烏克蘭“插隊”多國意難平,這一國最受傷!

2022年06月26日16:56

  “烏克蘭的未來在歐盟”。這是當地時間6月23日,歐洲理事會同意給予烏克蘭歐盟候選成員國地位後,烏總統澤連斯基的第一反應。

  目前看,澤連斯基表示滿意,不少國家卻意難平了。比如,在一票申請加入歐盟的國家中,唯一沒有“被看到”的國家——波黑。

  不過,烏克蘭加塞只是一個開始,畢竟在它前面,還有五個國家在排隊,最長的已經排了23年!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

  歐盟發信號 普京表態

  不久前,法、德、意、羅馬尼亞四國領導人到訪基輔,給澤連斯基送上好消息,包括四國自己在內,一些歐盟國家打算“敞開懷抱”接納烏克蘭了。

  隨後,歐盟委員會和歐洲理事會果然“蓋章認證”。

  按法國總統馬克龍的說法,從俄軍入烏第一天起,歐洲國家就成了“一條船上的螞蚱”,休戚與共了。歐洲各國從經濟、軍事和財政等多方面支持烏克蘭,現在輪到政治了。

  馬克龍直接挑明了說,這是“一種政治姿態”,是對俄羅斯發出“強烈信號”。大概率來說,對烏克蘭的接納是出於反俄“政治正確”。新加坡《聯合早報》認為,這個牽動地緣政治的大膽動作,料將“激怒”俄羅斯。

  不過,俄外長拉夫羅夫評論稱,歐盟不是軍事政治組織,烏克蘭和歐盟發展關係,“不會給俄羅斯帶來任何風險和威脅”。俄總統普京17日也做出類似表態,稱俄方不反對烏克蘭加入歐盟。

  莫斯科的平靜反應讓歐盟揮出一拳,如同撲了個空。不知馬克龍對此作何感想?

  “轉正”過程漫長

  對烏、摩來說,拿到候選國資格只是漫長征途的開始,並非結局。在這一層面上,歐盟給自己留足了操作空間。與俄烏衝突初期讓烏火速入歐的承諾相比,歐盟畫的“餅”已經縮水。

  換言之,烏克蘭仍面臨不確定性,可能很快登堂入室,也可能遲遲達不到標準,和“前輩們”一樣,在預備席上一坐就是好多年。

資料圖:2019年2月,馬其頓正式更名北馬其頓,北希邊境標牌撤換。
資料圖:2019年2月,馬其頓正式更名北馬其頓,北希邊境標牌撤換。

  拿到歐盟候選成員國資格,但還沒轉正的是以巴爾幹半島國家為主的這五國:土耳其、黑山、塞爾維亞、北馬其頓、阿爾巴尼亞。

  北馬其頓為入歐,甚至按成員國希臘訴求改掉了自己原本的國名“馬其頓”,然而,他們期盼的奇蹟沒有發生。

  烏克蘭正常排隊要等多少年?一些數字可供參考:↓↓

  ·土耳其已在候選國身份上停留了23年之久。而且,2021年5月歐洲議會通過提議暫停土入歐談判,原因是該國必須“立即改變法治方針”。

  ·阿爾巴尼亞總理埃迪·拉馬忠告:北馬其頓17年前就成了歐盟候選國;阿爾巴尼亞8年前成為歐盟候選國。

  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和克羅地亞入歐,花了10至12年。

  與現在不同,馬克龍和德國總理朔爾茨之前說過:烏克蘭加入歐盟“不是幾個月或幾年”,或需“數十年”。

  法國歐洲事務部長伯納曾估計:15年或20年內,烏克蘭入歐都無法敲定。

  烏克蘭難達標

  入歐幾乎每一階段,烏克蘭和摩爾多瓦都需歐盟27個成員國全體同意。反對烏入歐的,大有人在。

  荷蘭首相呂特之前就表示,給予烏入歐“快速通道”,將對土耳其和黑山等國不公平。

  丹麥指出烏克蘭自身諸多“痛點”:民主、法治、人權、保護少數群體和反腐敗政策等等。總之,烏克蘭必須來一場“刮骨療毒”式的改革,才能入歐盟法眼。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則稱,烏克蘭已落實約70%的歐盟標準,但在法治、寡頭、反腐和基本權利等領域,要做的還有很多。

  正如葡萄牙總理科斯塔所指出的那樣,正和俄羅斯處於衝突當中的烏克蘭,不符合入歐要求。1993年製定的“哥本哈根標準”規定,申請國需要政治穩定、市場經濟運作良好。

  不夠格但有潛力?

  除了“插隊”買票的烏克蘭、跟風成功的摩爾多瓦,還有第三個國家,格魯吉亞。在歐盟眼中,這個國家夠不上門檻,但還是有潛力的。

  這一回,歐洲理事會給眼巴巴望著的格魯吉亞展望了一下前景——格魯吉亞,你想上車坐下,不是不可以,但需要解決“懸而未決的優先事項”,滿足若干條件。

資料圖:格魯吉亞舉行閱兵活動紀念獨立日。
資料圖:格魯吉亞舉行閱兵活動紀念獨立日。

  當天,格魯吉亞總統祖拉比什維利表達了決心。她認為,自己的國家將採取必要措施來滿足歐盟要求。她給出的時間框架,是“未來幾個月”。這與歐盟委員會此前稱將在2022年年底前評估該國情況的說法,較為吻合。

  格魯吉亞與俄羅斯千絲萬縷的關係,眾所周知,即使經過成年累月的“考察”,歐盟始終不能放心。

  這一國最受傷!

  與格魯吉亞狀況類似的是波黑。至少格魯吉亞終於被歐盟“看到了”,而波黑仍是被落下的那一個。

  在到底誰能拿到“入場券”,誰不能的問題上,歐盟內部經曆了激烈討論。奧地利、斯洛文尼亞、捷克和匈牙利要求歐盟,必須給予波黑候選國資格。

2022年5月30日,匈牙利總理歐爾班抵達歐盟領導人峰會時聽取媒體提問。
2022年5月30日,匈牙利總理歐爾班抵達歐盟領導人峰會時聽取媒體提問。

  這些國家認為,歐盟程序存在邏輯漏洞:當波黑必須滿足一系列條件才能成為候選國時,烏克蘭和摩爾多瓦卻能先獲提名,再滿足條件。

  土耳其從申請到獲得歐盟成員國資格花了12年,而澤連斯基政府只用了4個月。

  德國《世界報》將討論後的結果稱之為“布魯塞爾式的劣質妥協”。這是因為,歐盟打算在10月峰會上,儘可能確定波黑成為候選國的時間。但一切建立在一個前提之上,就是波黑能在這之前完成達到標準的改革,尤其是選舉法改革。

  專家分析,波黑國內局勢緊張,10月初又將舉行總統和議會選舉,入歐前景相當黯淡。也就是說,歐盟在要求波黑完成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波黑主席團成員紮菲羅維奇就批評,波黑90年代同樣遭受了戰火,多年來卻一直沒獲得歐盟候選國地位,不像烏克蘭。

  路透社指出,烏克蘭迅速成為候選國,只會強化巴爾幹地區國家被邊緣化的感覺,給歐盟帶來了俄羅斯可能擴大在巴爾幹地區影響力的風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