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美國的輿論場,絕了

2022年06月26日22:47

  自美國最高法院做出曆史性裁決,推翻有關女性在懷孕的前24周內享有的憲法保護的墮胎權的裁決後,美國社會出現了劇烈的爭議,墮胎權支持者和反對者在網上展開了激烈的論戰。

  在論戰開始的第二天,墮胎權支持者的網民很快就掌握了一個“絕招”。

墮胎權支持者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聯邦最高法院外抗議。圖源:新華社記者 劉傑 攝
墮胎權支持者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聯邦最高法院外抗議。圖源:新華社記者 劉傑 攝

  6月25日,美國著名演員約翰·福傑桑在個人社交媒體號上發佈推文稱:“只有在美國,才有人會支持死刑、戰爭、導彈、核武、AR-15步槍、酷刑……選出放任疫情擴散的總統的同時,還一邊說自己‘尊重生命’”。

圖片截取自推特
圖片截取自推特

  從“辯論”的角度來說,福傑桑這段話是非常犀利的。目前美國反對墮胎權的不少是保守派民眾,儘管他們很多人是出於宗教或者保守觀念的原因反對墮胎權,但他們對外一直打著“尊重生命”旗號。

  不過,支持墮胎權的自由派民眾卻發現,在保守派支持的其他政策里,就有提倡保留死刑、主張對外發動戰爭、擁護持槍等內容,這都和“尊重生命”看著非常不搭調。更重要的是,在美國疫情暴發後,這些人還曾經用“保護經濟”替美國疫情擴散、防控不力導致大量民眾感染後死亡來“洗地”,這無疑是對“尊重生命”最直接的諷刺。

  因此,當福傑桑這段話揪住保守派的“自相矛盾”後,許多自由派網民紛紛效仿,變著花樣地笑話保守派“自己打臉”。

  在拿疫情防控不力“打臉”保守派的人里,最有力的當數下面這位女網民。從描述看,她是在疫情中懷上了孩子,她批評道:“那些拿保護生命說事的共和黨支持者們,當初我擔心自己和未出生孩子感染新冠時,你們這些人都在哪裡?為什麼我在(採取防疫措施)保護孩子生命時,你們會指責我?”

  另外兩條類似的反駁則是從槍擊案、疫情、種族歧視和福利四個方面展開:“這些說自己‘尊重生命’的人,會一邊看著校園槍擊案一邊反對控槍,拒絕在疫情中戴好口罩,給屠殺手無寸鐵的黑人找藉口,而且還反對建立更廣泛的福利體系,這些人明明每天都在用行動不尊重生命!”

  類似這樣的帖子,在美國輿論場可謂要多少有多少,好些也確實深刻地指出了美國社會存在的許多問題,靠著讓人拍案叫絕的創意贏得了大量的轉發。

  只不過,這些在爭論中占了上風的美國自由派還是得正視這樣幾個問題:能在美國獲得通過的法案,都是擁有廣泛群眾支持的,只不過許多反對墮胎權的保守派沒有那麼能言善辯,顯得比較沉默而已。

  其次,上面這些話的雄辯全靠預設了反對墮胎權群體的立場,可事實上,也有不少反對持槍、支持做好防疫的美國選民在反對墮胎權,對這種在“尊重生命”上邏輯自洽的人,上面那些籠統的批評不僅顯得太傲慢、輕率,也會引起這批人的反感。

  最重要的是,不管自由派是否樂意,他們討厭的每一個保守派選民,都和他們一樣擁有同樣一張選票,這群數量龐大的人完全可以不搭理自由派的犀利言語,用行動促成自己想要的政策。

  換句話說,網絡辯論場上的勝利,根本不能解決美國社會陷入割裂的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