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代表王全:最後一個任期 讓北溝村再上新台階

2022年06月26日22:30

今年62歲的北京市懷柔區渤海鎮北溝村黨支部書記王全,已經是連續三次參加北京市黨代會的老代表。相比2017年,他的村子人均年收入從2.6萬元增至3萬元,村容村貌、村民俗旅遊又有了提高。6月25日下午,他出現在北京市第十三次黨代會代表報到處,他告訴記者,“五年一次黨代會,時間很快,村里發展得也很快。作為村幹部,我完成了組織和鄉親們交給的任務,最後一個村支書任期內,我將再接再厲。”

北京市黨代表王全。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攝
北京市黨代表王全。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攝

五年來 村里前進一大步

王全告訴記者,五年時間,北溝村進步很大。這個長城下僅有150餘戶人的村子,如今有30餘家精品民宿,全村旅遊綜合年收入達3000餘萬元;村里還建了數字影院、美術館、老年人活動驛站;本月初,村里成立了北京郊區首家宿集民宿中心,為京郊民宿旅遊業發展蹚出了一條由鬆散型運營轉向集約化運營的新發展路徑。

2021年,村民人均年收入達3萬元,而在2004年,村民人均年收入只有4500多元,是貧窮落後的“北旮旯”。王全在這一年,離開自己多年經營的企業,回村里擔任黨支部書記,決定要把北溝村建設為“花園式新農村”。

1978年,19歲的王全去外地當兵,他看到外面世界在改革開放春風下,已經日新月異,心裡有些焦急,“都改革開放了,為什麼北溝村人還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

1981年,王全從部隊退伍後,先是回村里做生產隊隊長,後又擔任鄉鎮企業廠長、鎮辦公室主任,離開政府後自己又幾次三番進企業、創業,直到2004年,45歲的他回村當選為北溝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我這一生幹了很多工作,很幸運,職業生涯的最後一站是北溝村黨支部書記。這得感謝組織和鄉親的信任。”

黨建引領 村里邁向全面振興

北溝村位於大山腳下的溝穀里,外來人不容易找到。但村里有許多民宿,既有傳統復古的中式院落,也有充滿現代風格的精緻民居,大塊的玻璃,在深山小村中,分外顯眼。更讓人驚奇的是,村里有近70人是其他地方過來打工的,甚至有一些外國人在村里居住、工作。

“北旮旯”是怎麼變成的“人氣村”“國際村”?王全總結經驗說,首先是靠黨建引領,要有一個好班子起到帶頭作用;其次就是要發展產業,讓村民們富起來;再然後,就是要在村里文化設施建設、生態環境提高等方面下功夫,全面提高鄉親們的幸福指數。

目前村兩委班子成員有4名,村黨員有35名。王全在十多年時間里,不斷規範班子運行決策機制、細化責任分工和獎懲措施,他還要求村幹部以及家屬不能以任何理由承包和參與村內任何工程。每月5日為黨員活動日,全村黨員都要參與起來,給村民服好務。

“目前村民們主要有三類收入,一是種板栗,二是在村里從事民俗旅遊等工作,三是去外面務工。”王全心裡給村民們算過賬,種板栗和出去務工都很難富起來,“對鄉親們來說,利用好慕田峪長城這個條件,好好做精品旅遊,才是最實際的。”

據介紹,6月16日上午,京郊首家宿集民宿中心在懷柔區渤海鎮北溝村成立。它的成立,將有利於實現民宿戶抱團取暖,抑製無序競爭,促進鄉村振興,促進農民共同富裕。

“做村書記的最後一任,仍會為鄉親們站好崗”

“等我幹滿這一屆村支書,就要67歲了。”王全告訴記者,自己已經在培養新一任村書記接班人了,“一個好的村幹部,做事就要公平公正公開透明;做人就要心裡總裝著鄉親們,把鄉親們的事辦好,才是自己最大的事。”

村里近些年,積攢起不少人氣。有全國文明村鎮、全國鄉村旅遊重點村、中國最有魅力休閑鄉村等榮譽紛至遝來,也有周邊村鎮的年輕人,大學畢業後來北溝村工作。平常時候,王全能見到面龐陌生的年輕人,專程來村里的球場上打球,來村里美術館參觀。

但他還是對在外面務工的70餘本村人,有些放心不下。“我們還是要繼續努力,利用好國家政策,做大做強鄉村綠色旅遊產業。”王全計劃,將村里的產業水平和人居環境再上一個台階,讓北溝村變得更宜居更具人才吸引力。

“這是我做村書記的最後一任。還在任上,就要做好本職工作。不在任上了,就要做一個好村民,擁護組織政策、團結鄰里鄉親。”作為連續三次參加北京市黨代會的老代表,王全見證了京郊大地的蝶變,“是鄉村振興,給咱農民吃了定心丸。”

代表寄語

我始終是一個農民,在組織和鄉親們信任下,做了十多年的村黨支部書記。一個村里發展,離不開好的帶頭人和班子,所以村幹部應該做事公平公開公正透明,這樣辦的事才讓群眾服氣。另外,村帶頭人還要有魄力有見識,在黨建引領下大力發展產業,得讓村里人氣旺起來。

新京報記者 趙利新

編輯 唐崢 校對 盧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