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塑造司法影響深遠

2022年06月26日03:00
最高法院六名保守派法官,(下排左至右)戈薩奇、卡瓦諾、巴雷特由特朗普任命。

【星島日報報道】

(星島日報報道)美國前總統特朗普雖已卸任,但他在任內提名的三位保守派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上周五在最高法院作出的裁決,終結了全國原受憲法保障的墮胎權,凸顯特朗普在司法層面的提名安排產生深遠影響。

  特朗普二○一六年當選總統時,一些福音派基督徒選擇忍耐他的生活方式和舉止,相信他能在司法這個關鍵戰場上得勝。如今,最高法院推翻墮胎權的憲法保障,讓他們得償所願。特朗普雖已卸任,但他在任內提名的大法官讓美國基督徒得到了他們想要的結果。特朗普在聲明中說,這項歷史性裁定「是因為我履行所有承諾才可能實現」。霍士新聞在訪談中詢問此一結果是否應歸功於他時,極少上教堂、也鮮以謙虛為人所知的特朗普答道:「上帝做了決定。」

任內提名三保守派大法官

  在共和黨內外,無論支持或批評他的人都會同意,特朗普影響最持久的施政結果之一就是重新塑造了司法。特朗普在四年任期中提名了三名最高法院大法官,佔全數九名的三分之一。賓夕凡尼亞大學歷史教授栢利表示,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相對年輕,因此他很可能在法庭留下長遠的影響。栢利說:「我們所了解的特朗普是,即使他許下的承諾有些十分離譜,他通常會努力兌現,這和許多政治人物不一樣。」

  在最高法院作此裁決之際,特朗普正處於關鍵時刻,他有意角逐二○二四年總統大選,近期在共和黨內的民調卻出現下滑。同時,眾議院調查去年一月六日國會遇襲案,他在此案扮演的角色,於接連數場聽證會中受到嚴格審視。

  在特朗普任內擔任國務卿的蓬佩奧是福音派基督徒,他推文對特朗普說,「你會留名青史」,「已出世或尚未出世的美國人未來數十年都會受益」。不過,曾任民主黨籍參議員幕僚長的拜爾說:「特朗普可能會期待政治上的回報,但這項災難性的裁定也將刺激那些支持婦女權利的各黨派選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