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豬企業探索光伏發電,盤活資源還是概念炒作?

2022年06月28日18:09

5.42億商票逾期尚未解決,“缺錢”的正邦科技又要合作上馬400億光伏能源項目,此舉引來深交所關注。

根據正邦科技答覆,該項目前期主要由國家電投投資建設,正邦科技將通過租賃屋頂收取租金,不涉及資金流出,目的是加速現金回流,盤活資產。然而以目前公開的招投標案例來看,即便正邦科技將全部屋頂及土地用來光伏發電,其年租金收入可能也不足3億元,與公司負債規模相比可謂杯水車薪。

目前,牧原股份、新希望、天邦食品等頭部上市養豬企業均涉足光伏項目,試圖取得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不過從經濟效益角度看,有業內人士認為豬場光伏收入相對養殖效益來說不成比例,更多是概念炒作。

正邦科技“只收租不出錢”

正邦科技近期披露與國家電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簡稱“國家電投”)簽署合作協議。國家電投將對正邦科技的土地、能源進行統一規劃,加快佈局光伏、風電、綜合智慧能源等產業,力爭在三年內,建設生態光伏、風電、分佈式及集中式綜合智慧能源約1000萬千瓦,預計投資總額達到400億元左右。

雙方將推進實施分佈式太陽能光伏發電,推動農光互補、建築光伏一體化等模式。國家電投為正邦科技提供清潔能源電力,採取“自發自用、餘電上網”模式。正邦科技則支持國家電投在農業、光伏、風電、綜合智慧能源等新技術產業投資與佈局,優先篩選生態能源用地、養殖場等屋頂資源,與國家電投簽署屋頂租賃協議。

或受相關消息影響,正邦科技6月20日開盤後一字漲停。就在同日,深交所向正邦科技下發關注函,要求其說明與國家電投合作的具體方式,與公司現階段發展狀況及未來規劃是否匹配,結合公司經營、流動性狀況等說明公司是否存在資金不足等風險。

正邦科技6月22日回覆關注函稱,其與國家電投的合作目前主要以租賃形式推進,前期主要由國家電投投資建設,正邦科技將通過租賃屋頂的方式收取租金,前期不涉及資金流出,不構成經營資金壓力。另據正邦科技6月21日披露的新能源項目進展公告,其子公司東營正邦將免費為國家電投方面提供項目附屬設備占地,電能相關收益歸屬權歸國家電投方面所有。這意味著正邦科技更多是扮演“包租婆”角色,而非真正跨界光伏產業。

正邦科技也在回覆關注函時提到,2021年下半年以來生豬價格持續低位運行使公司承受了一定的經營業績壓力,現階段資金面臨一定緊張局面。本次與國家電投合作無資金流出,且可通過此項目收到租賃資金,加速現金回流,盤活資產。此外,正邦科技還計劃利用光伏發電等清潔能源降低養殖成本,未來進行碳交易,成為公司發展的第二曲線。

2021年虧損188.19億元的正邦科技,業績壓力與資金壓力可見一斑。截至2021年末,正邦科技資產負債率為92.6%,貨幣資金餘額共計51.33億元,同比減少60.65%,其中受限制的貨幣資金32.98 億元,同比增加147.61%。2022年6月8日,正邦科技披露公司及子公司因流動資金緊張出現部分商票逾期未兌付的情形,逾期未兌付餘額合計5.42億元。

多家養豬企業涉足光伏發電

正邦科技並不是唯一想要借助光伏項目收穫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的養豬企業。

2022年5月30日,“豬老大”牧原股份回應投資者稱,公司在豬舍和屠宰廠屋頂建設分佈式光伏發電項目,“優化能源使用結構,提升綠色發展水平”。目前,子公司內鄉牧原肉食光伏項目已投入運行。

根據牧原股份2021年企業社會責任報告,內鄉牧原肉食光伏項目年發電量約591萬kW·h,相當於每年減少1970噸標煤燃燒。公司2022年分佈式光伏發電設施計劃裝機量50MW,項目建成後年發電量可達5000萬kW·h,每年可節省1.67萬噸標煤,減排溫室氣體2.91萬噸二氧化碳當量。

新希望也是業內較早佈局光伏發電的養豬企業。2021年企業社會責任報告顯示,新希望沂水分公司引進了太陽能項目,運行一年節省標準煤480噸;北京千喜鶴、遼寧千喜鶴、河北千喜鶴分別增設太陽能光伏發電設施,年發電量總計379萬kW·h。

除牧原、新希望外,天邦食品今年4月與國家能源集團江蘇電力有限公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天邦食品創始人張邦輝現場表示,光伏發電可以充分利用公司豬場屋面等資源,同時降低用電成本,尤其是公司阜陽臨泉工廠系亞洲單體最大的一體化屠宰加工基地,能耗巨大。

溫氏股份也在5月31日答覆投資者稱,公司在推進屋頂光伏發電、農光互補等光伏發電項目,已於前期進行試點,處於探索階段,現已成立光伏項目工作小組,“目前未參股綠色電力行業”。另一上市養豬企業唐人神6月20日在互動平台表示,子公司龍華農牧部分豬場已在屋頂安裝光伏發電設備,並已運行。目前公司正與能源單位初步洽談,盤活屋頂閑置資源。

據艾格產業投資合夥人劉曉東瞭解,大型豬場建設光伏項目在過去並不多見,僅有少量試點。從企業角度看,豬場雖有能源消耗,但用電費用占比較小,不是成本大項,而生豬養殖本身是重資產投資,自行建設光伏項目無疑增加了資產投資,沒有明顯效益,所以養豬企業一般不會主動去做,需要有一定經濟刺激,比如出租閑置屋頂收租金,與電力企業共享發電收益等。

6月27日,新京報記者以投資者身份從牧原股份方面瞭解到,除內鄉牧原外,牧原股份其他子公司也在陸續開展光伏發電項目,主要目的是“節約電力資源”,項目建設方式與其他養豬企業類似。

溫氏股份方面同日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公司光伏項目還在探索階段,沒有大規模開展,行業內模式“一般是企業有地,主要是豬場屋頂,然後電力公司投資。”

出租收益與養豬效益“不成比例”

排除節電、碳減排等效益不談,出租屋頂用於光伏發電能給養豬企業帶來多少收益?

中國政府採購網公佈的屋頂分佈式光伏項目中標公告顯示,某項目屋頂租金中標價格為2.8元/平方米/年,另一項目20年土地租金為500元/畝/年。另據國家能源網今年2月消息,國家電投集團浙江新能源有限公司中標的江西省龍南市屋頂分佈式光伏開發試點建設項目,租金報價為4元/平方米/年。

根據正邦科技對深交所關注函的回覆,目前正邦科技已在江西、四川、江蘇、廣東等20多個省份擁有大量生豬養殖、飼料加工等基地,擁有屋頂面積2000多萬平方米,土地資源30餘萬畝。若按4元/平方米/年的屋頂租金、500元/畝/年的土地租金計算,則正邦科技每年靠光伏發電項目可拿到2.3億元租金。不過與正邦科技121.48億元短期借款和一年內到期的40.11億元非流動負債(截至2022年一季度)相比,這些租金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其債務壓力。

中國生豬預警網首席分析師馮永輝認為,近兩年養豬企業虧損,沒有資金投建光伏項目,因此與電力公司合作是比較常見的模式。由於養豬企業土地不可能100%投入光伏建設,租金收益並沒有那麼多。另一方面,由於養豬有糞汙問題且是免稅行業,前幾年在一些地區“不受待見”,借助光伏發電則可以與能源戰略、碳減排等政策相結合。以400億元投資規模來看,馮永輝推測正邦科技與國家電投可能會有屋頂租賃外的其他合作。正邦科技也在回覆深交所關注函時稱,後期將與國家電投逐步探索股權合作等其他模式。

與多數養豬企業只是利用屋頂資源“收租”不同,飼料企業通威股份2015年通過併購永祥股份、通威新能源踏入光伏產業,並將水下養殖與光伏發電相結合推出“漁光一體”項目。截至2021年底建成“漁光一體”光伏電站48座,全年結算電量30.9億度。不過通威股份早在2020年財報中就曾提醒,光伏發電已全面進入平價時代,公司將圍繞成本目標,逐步實現“漁光一體”規模化佈局。

“我不認為豬場建光伏是標配。”劉曉東稱,相對於經濟效益來說,光伏電板是一種運營型發電設施,養豬排泄物的揮發可能會對光伏板產生一定腐蝕作用,增加光伏企業的運營成本。而清潔光伏板產生的廢水、廢液可能會對豬場環境和運營造成一定影響,“一年能發多少電?租金能有多少?豬場建光伏的收入相對養殖效益來說是不成比例的,我認為更多是噱頭和概念炒作。”

新京報首席記者 郭鐵

編輯 祝鳳嵐

校對 柳寶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