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集聚到疏解,北京以減量發展釋放增量風景

2022年06月28日02:37

從集聚到疏解,北京以減量發展釋放增量風景

  ■ 社論

  關注北京市第十三次黨代會系列評論

  北京在都與城、大與強、舍與得的思考與權衡中,找到了城市規劃發展的正確方向。

  6月27日,在北京市第十三次黨代會開幕會上,蔡奇同誌在報告中說,五年來,我們堅定不移疏解非首都功能,京津冀協同發展取得新突破。持續打好疏解整治促提升“組合拳”,一大批一般製造業企業、區域性專業市場和物流中心有序退出,拆除違法建設超2億平方米。嚴格落實“雙控”及“兩線三區”要求,實現城六區常住人口比2014年下降15%的目標,城鄉建設用地減量110平方公里,北京成為全國第一個減量發展的超大城市。

  從2017年《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獲批,北京開始瘦身健體,查補短板,實施“減量發展”。五年來,北京走出了一條高質量的減量發展之路。如今的北京,更加註重減量提質,更加註重內涵集約,更加註重宜居生活,城市發展實現了從集聚資源求增長轉向疏解功能謀發展的重大轉變。這樣的新思路、新轉變、新實踐,讓減量的北京不斷釋放增量的美麗。

  功能疏解說來容易,操作實難。現代城市多在追求集聚、增長上做文章,通過吸引人才、資金、項目,不斷做大城市、做全產業。而像北京這樣的超大城市,本身具有強大的吸納能力,斷然減量,無疑面臨著巨大的內部阻力和外部壓力。這中間,所牽動的,有城市發展長期以來形成的路徑依賴,也有涉及的各方人事和具體利益,艱難可想而知。

  五年來,北京疏解退出一般製造業企業近2000家、疏解提升區域性市場和物流中心640個,不僅影響著經濟運行數據,也關係到千千萬萬的從業人員。更不要說城六區常住人口連續下降,以及城鄉建設用地連續減量。可以說,非有透視歷史的視野和洞悉未來的決心,不可能在短短5年時間實現這樣“壯士斷腕式”的轉變。

  北京過去五年的成績單也表明,北京確實在都與城、大與強、舍與得的思考與權衡中,找到了城市規劃發展的正確方向。那就是,作為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的北京,應堅持以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為剛性約束條件,確定人口總量上限、生態控制線、城市開發邊界,實現由擴張性規劃轉向優化空間結構的規劃。該去的堅決去,該調的強力調,該轉的馬上轉。瘦身不是不發展了,而是為了追求更可持續的發展。

  以一度人潮湧動的“動批”“大紅門”為例。過去的天和白馬市場現在是北礦金融科技大廈,四達大廈改造後更名為新動力金融科技中心,世紀天樂市場變身北京金融科技中心……如今,靜下來的大紅門地區正打造南中軸國際文化科技園,營造具有國際競爭力和吸引力的首都商務新區。可見,北京通過疏解非首都功能,調整經濟結構和空間結構,已經走出一條內涵集約發展的新路子。

  北京的減量發展,也帶來多個增量。其一,是北京本地的高質量發展。權威信息顯示,目前,北京公共服務佈局更加優質均衡,一刻鍾社區服務圈覆蓋率提高到98%,建成區公園綠地500米服務半徑覆蓋率從2015年的67.2%提高到2020年的86.8%;2000萬平方米老舊小區得到綜合整治;科技、商務等高精尖產業新設市場主體佔比由2013年的40%升至2021年的62%,單位地區生產總值能耗比2015年降低24%,超額完成總規目標;2021年PM2.5年均濃度降至33微克/立方米,比2017年下降43.1%,空氣質量首次全面達標,市民享受到更多藍天白雲。

  其二,則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提速增效。2013年至2021年,天津來自北京地區的投資累計11355.89億元,占天津利用內資的比重為38.3%;截至2021年末,河北累計承接京津轉入法人單位2.9萬個、產業活動單位1.1萬個。三地瓣瓣同心,攜手下好“一盤棋”,協同發展不斷向縱深拓展。

  此外,作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重要承接地,河北雄安新區也取得新進展,“未來之城”的畫卷正徐徐鋪展。

  作為全國第一個減量發展的超大城市,北京的生動實踐也為全國乃至全球超大城市治理提供了可資借鑒的經驗。集聚什麼樣的產業,疏解什麼樣的功能,如何在轉變動力、創新模式、提升水平上下功夫,怎樣破除思維定勢,加大區域協同發展力度……在這些困擾超大城市發展的問題上,北京已經取得了理想的成績。接下來,理應乘勢而上,堅定不移疏解非首都功能,持續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完善治理能力,提升治理水平,逐步緩解北京的“大城市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