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社論:日元持續貶值凸顯日本經濟面臨的兩難困境

2022年06月28日00:06

  原標題:社論丨日元持續貶值凸顯日本經濟面臨的兩難困境

  日本產品在國際上與中國企業較少競爭,兩國金融聯繫也不緊密。但是,日本具有引發國際金融市場波動的關鍵能力,我們應該做好研究和應對。

  在發達國家進入緊縮貨幣政策通道後,日元大幅貶值,日本銀行(日本央行)仍堅持貨幣寬鬆政策正在讓自己陷入進退兩難的險境。

  日元貶值源於美聯儲自3月啟動的加息進程,不斷擴大了兩國貨幣利差,造成美元對日元彙率從114左右一路升值到目前的135左右。隨著美聯儲本月單次加息75個基點以及7月可能繼續重複執行,同時日本銀行宣佈繼續通過無限量購買來捍衛0.25%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限,日元正在面臨巨大的不確定風險。

  日本一直為通縮苦惱,現在,全球大宗商品漲價以及日元貶值的組合,會導致該國以進口為主的能源、食品等與日本民眾生活息息相關的生活品價格持續上漲,打破通縮“魔咒”。理論上日元貶值可以吸引遊客並促進出口,事實上,疫情下日元貶值無法帶來更多遊客。日元貶值對具有國際競爭優勢的大型企業出口有利,中低端產業大都在海外基地生產,但是,成本上漲也會侵蝕中小企業和居民利益。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年初以來就大力宣傳自己的新資本主義路線,強調分配和增長兩手都要抓,要給工人漲工資,縮小貧富差距。通脹飆升給了企業漲工資的壓力,日本一些大企業已經同意增加工資,岸田文雄趁機宣佈會盡快將最低小時工資提高到1000日元以上,顯然,提升工資成為日元貶值過程中的一個主要目標。

  現在,日本5月份的CPI同比上漲2.1%,連續第二個月高於日本央行2%的目標。與此同時,岸田文雄也向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表達了對日元急劇貶值的擔憂,黑田東彥稱日元貶值會給企業的經營計劃帶來各種不確定性,表示“並不希望這樣(持續貶值)”,這引發市場關於日本可能調整政策的猜測。但是,市場發現,即使日本通脹起來後,日本銀行能夠調整的空間也很小。

  在6月的會議上,日本央行堅持其超低利率政策,表示不會放棄收益率曲線控製(YCC)政策。這暴露了日本央行面臨“不可能三角”的挑戰,它絕不可能放棄“資本自由流動”的目標,因此,必須在控製住國債收益率與彙率之間選擇其一。日本目前不敢放棄YCC政策,所以,對日元貶值也無可奈何。

  截至2021年底,日本債務負擔率為177%,其中約50%的國債是由央行持有。日本銀行為避免10年期利率超過0.25%的上限,大規模持續購入國債。一旦放棄YCC而導致債券收益率上升,意味著日本政府將支付更多的利息以及金融機構的巨虧,這幾乎是打開潘多拉盒子。因此,日本央行很難選擇緊縮政策應對通脹的抬頭。

  但是,如果日本銀行為了控製收益率而不斷購入債券,同時,全球通脹居高不下且日本CPI持續超過2%,那麼,可能會有越來越多的日本境內外機構拋售債券,從而逼迫日本銀行繼續購入,強化日元貶值的幅度,進一步推高日本通脹,並擴大貿易逆差,這將是一個危險的循環。

  至於日元貶值將可能引起亞洲貨幣競爭性貶值和第二次“亞洲金融危機”的論調則並不客觀,因為日本在亞洲的金融影響力相比當年已有所削弱,而亞洲經濟體大都實行了浮動彙率以及擁有安全的外彙儲備。而且,日本產品在國際上與中國企業較少競爭,兩國金融聯繫也不緊密。但是,日本具有引發國際金融市場波動的關鍵能力,我們應該做好研究和應對,並從日本長期的貨幣政策中吸取教訓,避免重蹈赤字貨幣化風險的覆轍。

  日本的風險在於央行寬鬆政策已經缺乏可持續性。一旦利率被迫上行,可能會重創大規模的日元利差交易,引發全球金融動盪。如果日本政府為應對國內流動性危機而不得不拋售美債,那麼,就會將風險傳導至美國金融市場,引起一系列不可控的反應。目前,日本政府面臨兩條路線的博弈,黑田東彥繼續奉行“安倍經濟學”的寬鬆路線,而推行新資本主義的岸田文雄以及財務省則對此引起的日元貶值感到擔憂,在議會即將進入選舉期的背景下,日本貨幣政策的取向可能會處於徘徊期,這也意味著風險在積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