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趙福全:零部件企業與整車企業同等重要,企業應深度綁定關鍵供應商

2022年06月29日13:00

零部件企業實際與整車企業同等重要,兩者都是汽車強國內涵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宋豆豆 武漢報導

“沒有零部件產業,就沒有汽車產業;零部件產業強,則汽車產業強。我們之前總是誤以為‘供必應求’,但現在整車企業還是不是甲方,真不好說。不少整車企業的老總們,都和我講過心裡話,說現在是真難,不得不去找芯片企業‘公關’,因為沒有芯片就沒有產量,沒有產量就沒有銷量,企業怎麼運營?從‘供必應求’到‘供不應求’,一字之差,天地之別。”

6月28日,清華大學車輛與運載學院教授、汽車產業與技術戰略研究院院長趙福全在2022中國汽車供應鏈大會上強調,當前汽車產業必須要重新審視汽車供應鏈的重要性和戰略價值。

“去年缺芯,今年很有可能是既缺芯又少電,明年可能還會有新的情況,所以供應鏈問題將是未來整個汽車產業面臨的一個巨大挑戰,這已經不只是汽車產業自身,而是整個國家乃至全世界都不得不面臨的一個巨大挑戰。”

事實上,自2020年初開始,汽車行業供應鏈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從新冠疫情、芯片緊張、原材料價格上漲到地緣政治衝突,汽車供應鏈屢受衝擊,龐大的製造體系暴露出脆弱的一面,供應鏈安全問題成為穩定經濟和健康運行的重要威脅。

根據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截至2020年末,我國規模以上汽車零部件製造企業共計14028家,較2011年增加5622家,2020年我國汽車零部件製造業營收規模為3.63萬億元。如何保證供應鏈穩定通暢成為全行業的當務之急。

趙福全表示,零部件企業實際與整車企業同等重要,兩者都是汽車強國內涵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汽車強國戰略需要國家製定並推行,並通過本土企業的做強最終實現。而要釐清供應鏈與汽車強國的關係,首先要明確汽車強國的三個標誌。

一是擁有世界級的本土整車企業,包括擁有優秀的品牌和有競爭力強的產品,要掌控核心技術以支撐產品和品牌,要在世界範圍內擁有一定的市場份額;二是擁有以本土企業為主、掌握關鍵技術的完整的供應鏈體系;三是具有科學、穩定、統一的汽車產業法製管理體系。

在趙福全看來,從表象上看,當前問題主要是疫情等原因導致很多企業停擺,但更深層次的原因有兩點:第一是國際形勢的不確定性,未來不確定性將會成為一種“新常態”。汽車零部件數以千計,各國可能採取的區域化政策,對全球化的汽車產業影響是最大的。

第二是汽車產業的重構,汽車的生產要素將從硬件向軟件轉化,未來數據將是新的最大的生產要素,這一點將使整個產業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未來的汽車既要有硬件,還要有軟件,只有硬件是行尸走肉,只有軟件是孤魂野鬼,硬件和軟件加在一起,那才是靈魂的昇華。由此,整個汽車產業將變得與此前完全不同,成為具有生命力、能夠自我進化的產業。”

而汽車產業重構也對傳統供應鏈的管理模式帶來影響,給整車和供應鏈企業之間的關繫帶來一定挑戰。趙福全表示,我們要徹底改變原來那種只追求效率和成本的供應鏈管控模式,未來安全必須成為核心的考慮要素。

“整車和供應鏈企業之間簡單的買賣肯定不行了,關鍵供應商一定要深度綁定,一定要聯合開發、數據共享。整車和供應鏈企業需要對賭,沒有這種精神就沒有辦法建立真正意義上的戰略互信,而離開了信任,簽什麼合同都沒有用。”

趙福全建議,高風險零部件在關鍵市場應進行多點多地的組合佈局,同一個產品應在不同的地方設不同的工廠,或者在不同的地方使用不同的供應商。此外,JIT零庫存管理模式必須適度,要構建儲備庫存,並減少供應層級。

此外,簡單的訂單式管理,被動應急不再適用,一定要建立敏捷的供應鏈。核心是整車企業對於供應鏈的管控,要建立在對供應鏈科學預測的基礎上。趙福全認為,最重要的是把內部資源產供銷研打通,這就需要實施數字化轉型;在此基礎上還要和外部成為一體,充分使用內外部資源。

最後,應該重新構建供應鏈管理理論。原來的供應鏈理論必須要改變,成本、效率、質量、物流、倉儲等要素依然重要,但必須增加新的要素,圍繞著國際形勢、區域市場、產業重構、科技生態和產品迭代等放在一起綜合考慮。

“怎麼解決供應鏈的問題?一定要標本兼治,短期解決‘保供’的問題,長期要加快打造軟硬融合、強韌性、高安全,同時又兼顧效率和成本等指標的供應鏈,這應該是國家和企業當前最大的戰略之一。絕不能只盯著眼前的‘保供’,覺得建設供應鏈是國家該操心的事,和企業無關,這樣的企業是很難確保可持續發展的。”

趙福全最後強調,要摒棄那種“車到山前必有路”的錯誤想法,要努力實現供應鏈體系的長治久安。這需要產業實踐和理論創新雙管齊下,在多點供應與命運共同體,訂單式管理與內外部資源聯動,核心技術受控與開發生態,以及高效率、低成本與高安全、強韌性之間,尋找最合理的平衡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