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U創業風口乍現,創業者詳解機會和挑戰

2022年06月29日22:02

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江月 上海報導 CPU設計,是一種風險和利潤雙高的創業“風口”。近期,隨著第一家國產CPU公司龍芯中科在6月24日成功登陸上海證交所科創板,CPU設計吸引了眾多目光。

這個行業壟斷性強、技術壁壘高,又充斥著經驗老道的巨頭玩家。然而與此同時,手機、電腦、服務器的消耗與日俱增,依然在推動CPU產值持續走高。

2021年下半年,數支CPU創業團隊同時在市場上出現。為何選擇在這一時點進入“賽道”?行業內外均有不少好奇的疑問。

其中一支創業團隊成立了此芯科技,總部位於上海臨港新片區。成立半年以來,該公司已經完成多輪融資,敲定了一批商業夥伴,正向個人電腦、平板電腦、智能網聯汽車與雲計算的CPU進行重點研發。

此芯科技總經理助理任清源在接受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專訪時表示,全球CPU行業出現了新一輪硬件和軟件的技術顛覆,形成了創業“風口”。他還認為,CPU創業離不開生態建立,芯片上下遊需共同努力。

技術變革帶來創業機遇

過去數十年來,全球芯片從業者圍繞CPU展開過無數激烈競奪,最終形成了“贏家通吃”的格局。在創業者眼中,機遇源於何處呢?

任清源向記者介紹,在市場篤信個別技術時,行業格局堅不可摧,但近年來的全球技術進步,正帶來顛覆性的改變。

CPU全稱為Central Processing Unit,即“中央處理器”。多年以來,CPU被大量運用於電腦、手機中,形成了個別強勢的巨頭玩家。

其中,英特爾位於“行業霸主”地位。在電腦CPU市場上,英特爾至今佔據約80%的市場份額。

“奔騰(Pentium)橫空出世後,迅速佔據了整個市場,也令X86架構迅速打敗了其他各種架構。”任清源解釋,指令集架構在1990年代已經展現出“分水嶺”的重要地位。

指令集架構也被稱為計算機體系結構,它是軟硬件間的結構抽像。得到市場認可的指令集包括Alpha、Arm、MIPS、Power、RISC-V、X86等,但在1990年代起的20多年時間里,X86架構帶來了更高性能和用戶體驗,受到了更多的市場青睞。

“驅動這個行業向前發展的,正是消費者的需求。”任清源稱。消費者對電子產品不斷提出更快、更好的需求,驅動供應市場的發明者和製造商進行技術升級的競逐。

不過,市場上不斷有“新來者”挑戰英特爾的權威。2007年,第一款iPhone問世,帶領Arm架構在手機CPU上打敗了X86。現如今,全球超過90%的手機CPU都基於Arm架構進行設計。

與此同時,“雲服務”也悄然擴散,成為了全球數字經濟的“大基建”項目。服務器和製冷系統、配電系統成為“雲基建”的三大龍頭領域,而X86和Arm也展開了對服務器市場的激烈競奪。

隨後,Arm架構更是在電腦端進行滲透,正要顛覆X86已經持續約30年的霸主地位。

“近年來,Arm架構先後在服務器和電腦端得到了反複驗證,和X86架構相比具有明顯的技術優勢。”任清源稱,Arm架構下的電腦和服務器,不僅維持了高性能,而且保持了低能耗。換言之,消費者將用上續航能力更強的電腦,企業公司則能用上更低成本的雲服務。

基於對上述技術顛覆的認知,此芯科技計劃基於Arm架構,向三類業務進行拓展,包括桌面(電腦)CPU、Pad(平板電腦)CPU,以及網聯汽車、雲計算陣列服務器的運算模塊。

任清源介紹,公司團隊在以上場景的技術方面具備充分競爭優勢,公司創始人團隊主要來自全球知名的電腦CPU設計龍頭公司,其中CEO孫文劍曾擔任AMD芯片設計總監及客戶定製部門中國區負責人,領導端到端研發團隊深入對接全球重點客戶,完成多款業界領先的智能CPU芯片的定義、設計和量產交付;CTO劉芳曾任Meta(Facebook)首席SoC架構師、AMD的SoC架構師、Apple核心架構師,曾負責研發Apple6代CPU、2代GPU、2代SoC的架構設計。

推動行業生態建設

以此芯科技為代表,數家團隊均正在推進國產CPU的技術突破和市場建設。國產CPU公司能否令國人實現“CPU自主”的夢想?在此芯科技看來,終端生產商渠道建設和軟件生態,是CPU領域成功的關鍵。

“首先要實現對終端場景的掌握。”任清源認為。“在產業鏈上和我們關係最密切的環節是下遊客戶,需要首先進行場景落地。”

任清源指出,此芯科技有意向多家電腦、服務器生產商以及汽車生產研發商銷售產品,目前已經進行了行業接洽。他稱,客戶目標並不僅限於中國電子設備生產商,而是瞄準了全球市場。

目前,此芯科技正在推動第一代產品研發,預計將在2023年實現產品交付。“芯片研發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任清源稱。

其次,CPU硬件的落地需要操作系統的配合,軟件生態還需長期的建設。“我們正在與操作系統開發者進行聯動,希望最終交付給客戶的是系統級解決方案。”任清源稱。

事實上,與操作系統結為“聯盟”,也是此前英特爾的成功手段之一。當初,英特爾與桌面操作系統開發商微軟形成了“Wintel”聯盟,微軟一次次升級Windows系統,也促使消費者不得不購買新款X86處理器的電腦,如此一來,實現了市場的通吃。

對於國產CPU生產商,結成“類Wintel”聯盟顯然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任清源指出,軟件開發者也希望提升產品利用率,而不是只為了某一個硬件耗費研發投入。為此,此芯科技將繼續與其餘芯片硬件開發商聯動,推動產業的更多參與者使用新的平台。

值得留意的是,此芯科技推動的軟件生態,是基於Arm的軟件生態。談及“CPU自主”,市場上不少人士認為,媲美Arm的自主架構是國產CPU的第一步,希望推動“國產架構+國產操作系統”的軟硬件聯盟。

對於上述問題,任清源認為,國產CPU可以面向不同市場發力。“我們面向的是全球消費者市場,挑選架構時首先考慮的是消費者是否買單。”他稱,首先要找到產品落地,進行原始積累後才會考慮向其他市場進發。

(作者:江月 編輯:陶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