錘殺性侵女兒的丈夫,法律該如何評價這位母親?

2022年06月30日12:35

  為防止13歲的女兒被二婚的丈夫蔣某銀性侵,重慶女子劉某會在2020年7月9日淩晨將正在睡覺的蔣某銀錘殺。

  重慶市二中院於6月23日一審宣判:蔣某銀欲姦淫繼女,但因遭阻止後未能得逞,隨後蔣某銀上床睡覺,意味著“不法侵害行為形成的現實、緊迫危險已消除”,劉某會“對不法侵害已經結束產生錯誤認識”,在蔣某銀已停止不法侵害時將其殺害,屬於“防衛不適時”,不具有防衛性質,判決劉某會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雖然,劉某會在獲得判三緩三的刑期之後,暫未提出上訴,事實上不需要重回監獄,但是“防衛不適時”的定性,還是引發了不小的爭議。在嚴謹的法律條文之外,邊緣女性的悲劇生活處境,值得審視和共情。

本案的一審判決書
本案的一審判決書

  死者劣跡斑斑,在長達8年的時間里暴力毆打劉某會及其子女,一家人長期處於其淫威之下。特別是蔣某銀在2019年就將黑手伸向當時六年級的繼女龍夢筱(化名),當時女孩拚命反抗,褲子被扯爛了,但是蔣某銀仍“用手侵犯她,導致她出血”。之後,身為繼父的他,一直毫無廉恥地要讓繼女做自己的“小老婆”。在案發前一晚,蔣某銀獸性大發,欲實施性侵,劉某會將其死死抱住,任其搧耳光、毆打。蔣某銀未能得逞,卻聲稱“一定要將她睡到”,“(次日)早晨要在門前公路上強姦龍夢筱給路人看”,便倒頭睡去。身為母親的劉某會,覺得“防得住今天,防不住明天”,當晚將其錘殺。

  蔣某銀實施的是強姦犯罪,按《刑法》的規定,適用無限防衛權,但是正當防衛只能施行於“正在發生”的不法侵害。當時蔣某銀已經躺下,被法院認定“不法侵害行為形成的現實、緊迫危險已消除”,那麼此時再以暴力反抗,就屬於“事後防衛”,不受法律保護。司法的定性是很嚴謹的,但這真是劉某會母女當時的處境嗎,當時不法侵害就消除了嗎?

  蔣某銀一覺醒來會不會繼續施暴?這在劉某會看來,幾乎是必然的,而且,作為母親她很清楚,當眾性侵,最大受害者是自己的女兒。兩高一部《關於依法適用正當防衛制度的指導意見》規定,對於不法侵害雖然暫時中斷或被暫時製止,但不法侵害人仍有繼續實施侵害的現實可能性的,應當認定為不法侵害仍在進行。

  其實,這樣專業的司法定性,距離劉某會的真實處境相當遙遠。劉某會是一個母親,是一個沒有接受過義務教育的文盲,是一個受到8年家暴沒有報警,得知女兒被性侵,卻害怕“家醜外揚”的農村婦女。劉某會用一種“錯誤”的方式保護了女兒,但是設身處地為她考慮一下:在當時當地,基於她的認知水平、能力,有沒有其他的選擇?“法律不能強人所難”。

  當然,劉某會的悲劇成因很複雜,不僅是因為她是文盲、法盲,還在於當地對女性的不友好的社區氛圍、價值標準、反家暴、反性侵執法不到位,讓劉某會感受到無形的壓力,也讓她的選擇越來越少,終於走向了絕路:寡婦就應該有個男人當依靠;繼父性侵女兒就是“家醜”,傳出去之後,受害者反而會被嚴厲凝視和“咀嚼”;報警之後,家暴者可能變本加厲……

  錘殺性侵女兒的丈夫,被認定“防衛不適時”,有其法律依據,但總讓人覺得:案發前,法律的保護離劉某會有一些遠,案發後,法律的審視又有一些近。司法判決不可能解決所有社會問題,但是,希望正義的判決能讓女孩更勇敢,能鼓勵更多的家暴受害者,能斬斷那些伸向幼女的肮髒黑手。法律在評價這位母親,這位母親也在評價著法律的力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