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了5毛物業費,成都一小區成立業委會抵製?

2022年06月30日18:29

  “我們要罷免業委會,目前已經有雙20%的業主簽名同意!”近日,因為上漲物業費一事,成都中海龍灣半島小區業主、業委會、物業公司發生了一場“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小區紛爭。

  部分業主質疑成立業委會是因為不滿物業漲價,為了換掉物業,業委會內部人員之間有公司關聯,可能存在利益輸送;業委會認為部分業主疑人偷斧,所謂的公司關聯分析過於荒謬,對業委會的工作存在誤解;中海物業則表示超過一半的業主同意漲價,已經按新價格收費,至於移交小區公區收益的129萬元等問題,還需業主共同表決決議。

  該小區2021年11月才正式成立首屆業委會,為何會引發業主啟動罷免程序?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進行了走訪調查。

  質疑1:

  小區成立業委會

  是為了更換物業?

  6月21日下午,記者來到位於成都市武侯區的中海龍灣半島小區,見到了部分反對業委會的業主代表。

  占地面積210畝的中海龍灣半島,分為龍園、紫園、宸園三個獨立園區,共有1992戶業主。據瞭解,從2006年小區陸續交房到2021年,該小區一直沒有成立業委會。

  為什麼“突然”成立業委會?業主代表認為“這是一小部分不滿意物業費上漲的業主攛掇著成立的,他們的目的應該是想把中海物業弄走。”

  據瞭解,該小區從交房起便是中海物業在服務。“我們對物業的服務總體上是滿意的,物業費一直是2.5元/平方米/月,大約從去年9月開始,物業提出每平米要上漲5毛錢。”業主對記者表示,多數業主是同意漲價的,“物業說已經有76%的業主按照3元的價格交了物業費,這其實就是用行動表示了認可嘛。但有一部分人一直不同意漲價,如果群裡有業主為物業說話,常常會有人用難聽的語言攻擊他們,像職業‘物鬧’一樣。”

  質疑2:

  業委會成員之間有利益關聯?

  業主發起罷免流程

  “其次,我們覺得業委會成立的流程也有問題,有些業主和我一樣投了棄權票,但是也被算作相當於同意的多數票。”一位業主稱《管理規約》中有明文規定“業主委員會候選人經社區環境和物業管理培訓評價,經雙二分之一以上的業主同意,選舉產生業主委員會作為執行機構”,“但我們全體人數是1992,而他們得票最高的人都沒達到這個數字的一半。”

  據業主提供的公告圖片,得票最高者所得票數為984。

  此外,《管理規約》中有一條規定:小區共有部分收益可按照《信託法》進行信託管理,不少業主質疑此條規定的合理性,認為業委會有可能在其中違規獲取個人收益。

  今年5月,有業主通過天眼查網站查詢出業委會成員名下的公司或任職的公司互相之間“有關聯”,並製作了文檔與長達8分鍾的視頻在業主群內傳播。一石激起千層浪,關於業委會成員之間有利益輸送的言論與質疑四起。“但業委會成員沒有正面解釋和澄清這件事,反而給物業發函要求物業提供業主的真實個人信息。”

  因為以上種種表現,部分業主對首屆業委會的成員並不信任,於是發起了罷免業委會流程。“簽名是線下的,資料保存在物業公司。目前,小區業主簽字戶數已超雙20%的法定啟動標準,下一步將是業主大會投票表決。”6月21日晚,一位業主告知記者他們已經啟動罷免程序。

  業委會回應1:

  業委會成員之間公司關聯、利益輸送?

  自證清白的事做不完

  6月23日,記者來到中海龍灣半島業主委員會辦公室,採訪了首屆業委會主任袁先生。

  中海龍灣半島業主大會辦公室門前有罷免業委會全體成員的宣傳資料,封面新聞記者攝於6月23日。

  據袁先生展示的中海龍灣半島業主大會首屆業委會選舉備案資料,2018年11月9日,武侯區紅牌樓街道辦事處收到小區開發商關於成立該小區業主大會與選舉首屆業委會的申請文件,根據相關規定組成籌備組(由街道辦事處代表、開發企業代表、業主成員共11名人員組成)。

  籌備組公告

  “籌備組成員是無法參與業委會成員競選的,反之亦然。業主質疑我們與籌備組勾結這一點,我可以明確表示否認。我在2019年才參與到業委會成員競選,對此前業委會籌備的事情並不清楚。”袁先生對記者表示。

  對於業主質疑業委會未來會將公區收益進行信託管理一事,袁先生稱,“《管理規約》《業主大會議事規則》《業主委員會工作規則》三大文件都是籌委會準備的,我們自己也並沒有要將公區收益進行信託管理的想法,業委會下半年的工作重點之一就是召開業主大會,重新修訂三大文件。”

  因為小區近期更換水泵一事,業主通過天眼查檢索,發現業委會推薦的水泵公司與袁主任所任職的公司之間有關聯,懷疑其中存在利益輸送。

  業主所示袁先生與水泵公司的關聯關係

  對此,袁先生解釋稱,“在業主提供的公司關聯關係圖中,一頭一尾兩個公司中間經過數個公司產生關聯,其中有兩家公司都與某結算公司有業務關係,就斷定這兩家公司是關聯公司。這就好比我和你都在同一家銀行存錢,就因此判定我們兩個人之間有關係一樣荒謬。”至於為什麼不用公告進行澄清,袁先生表示一方面這些所謂的分析過於荒謬,沒有特意去澄清的必要;另一方面自證清白的事情是做不完的,清者自清。

  業委會回應2:

  只是組織續聘表決

  並不是要換掉物業

  對於部分業主認為“突然”成立業委會是因為不滿物業漲價一事,袁先生解釋稱,他在2009年入住中海龍灣半島宸園,據他瞭解,多年前就有業主曾提過要成立業委會,但彼時業主參與度很低。近年來,隨著小區各種設備逐漸老舊損壞,涉及維修等具體問題,單個業主去向物業提需求,得到回應並解決的概率不高,近兩年才得以推動業委會籌備與成立。

  “所以業委會其實不是突然成立的,而且在籌委會成立時,物業還沒有提漲價的事情,所以契機也不是因為不滿物業漲價。”袁先生表示部分業主在前期籌備時對此事的參與和瞭解程度不夠,加上業委會成立期間遇到物業漲價一事,混淆了前後時間,產生了誤解。

  “同時業委會沒有權利也沒有想法要換掉中海物業,我們只是邀約物業提供服務方案,組織業主大會進行物業續聘表決。”袁先生說:“實際上我們主要做組織召開業主大會會議和會後跑腿落實兩件事,從法律上講,業委會只是業主大會的執行機構,執行業主大會的決定和決議,並不能越過業主大會自行決定。”

  針對業主質疑業委會安排“物鬧”“水軍”在微信群中攻擊業主一事,袁先生表示,業委會從未安排過這樣的事情。業主之間有不同看法在網絡空間里會有爭論,言辭過激不是單方面行為,雙方都出現過一些過激的言論。業委會對此持中立態度,業委會所表達的意見都是以業委會公告、微信公眾號文章等形式發佈的。

  中海物業:

  52.58%的業主同意漲價

  已按照3元/月收取費用

  在採訪中記者發現,儘管不少業主都表示對中海物業服務本身的認可,但也有部分業主認為,物業費漲價的程序不合規。6月28日,封面新聞記者採訪了中海物業龍灣半島片區經理。

  王經理表示,業主大會的表決方式有兩種:第一種方式通過書面徵求意見的方式,這個方式是絕大部分業主在進行表決的時候,都是參考的這種方式。第二種則是開業主大會的方式,但作為一個近2000人的小區,以及考慮到疫情,並沒有採取這種方式。

  為此,中海物業在2021年的9月,通過上門走訪、書面徵求意見以及短信投票等形式進行業主表決,共計1664人參與了投票,其中52.58%的人數同意漲價,並把結果進行公示後,正式啟動了3元/月的物業費。

  而與業委會之間,因為公區收益的移交等問題,物業與業委會開啟了長達一個多月的“拉鋸戰”。業委會認為,應當把中海龍灣半島2011-2020年度,利用公共部分產生的收益,扣除支出、物業提取酬金、企業所得稅後的可分配收入約129.36萬元,彙入業主大會賬戶。但對此,物業則認為,在成立業主大會前,根據《臨時管理規約》的約定,公區收益主要用於補充專項維修資金,若要彙入業主大會賬戶,則需要業主共同表決決議。

  因為又產生了業主罷免業委會的事件,截至目前,該小區種種問題仍未得到解決。

  專家呼籲:

  積極參與小區事務

  有效監督物業及業委會

  業委會是由小區業主選舉出的業主代表組成,通過執行業主大會的決定代表業主的利益,而通過採訪中海龍灣半島業主與業委會、業委會與物業之間的糾紛,或許是業主因為對物業管理條例的不清晰,前期參與度不夠等,與業委會形成了猜忌和懷疑,以及業委會和物業之間的拉鋸戰,讓一個本該好好執行業主大會權利的執行機構,步步掣肘。

  業委會的好處是可以對物業起到良好監督作用,可以讓小區共同收益變得更加透明,保障業主們的合法權益,但因業委會始終是一個民間機構,由大眾選舉出來的委員和主任,人員素質參差不齊,在辦事水平、溝通協調的能力無法盡善盡美,也有可能進一步加深內部矛盾。

  追根究底,業委會的權利目前是接受業主的監督,但諸如中海龍灣半島小區部分業主連業委會在哪,幹什麼,都並不清楚。何談監督?

  今年4月,深圳市住房和建設局發佈關於推進住宅小區業主委員會三年全覆蓋的通知。有物業領域專家認為,完善社區基層治理是大勢所趨,廣大的業主也應當行動起來,積極參與小區事務,對業委會、物業進行有效監督,才能讓大家有一個相對良性、和諧共生的小區生態。

  封面新聞記者 韓欽清 黃益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