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啟剛:香港迎來發展新起點,對外傳播中國文化是香港的使命與責任

2022年06月30日19:10

  南財對話·東方之珠再開新篇丨專訪霍啟剛:香港迎來發展新起點,對外傳播中國文化是香港的使命與責任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施詩報導 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前夕,18歲的霍啟剛請假回到香港,跟奶奶一起,在家中電視機前觀看現場直播。看著中國國旗和香港特區區旗高高飄揚,霍啟剛說自己內心無比激動,對香港的未來充滿希望。

  回歸25年來,背靠祖國,香港成功應對各種風險挑戰,保持繁榮穩定。霍啟剛也完成了身份轉換,從彼時的一名學生成長為香港如今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今年1月,身為霍英東集團副總裁及澳門霍英東基金會信託委員的霍啟剛成為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

  霍啟剛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表示,“回歸祖國25週年是香港發展的新起點,我們正在迎來屬於每一個香港人的大時代。”

  作為香港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的立法會議員,霍啟剛希望,作為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香港能夠實現中華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進一步融入國家的發展大局,讓世界欣賞一個充滿文化活力的中國香港。“這是香港的優勢,亦是曆史使命。”

  他還指出,體育於團結社會的作用毋庸置疑。“體育運動對我們的意義不只是精神上團結各界,更重要是推進健康建設,提高運動的氛圍,成為真正的‘體育強國’。”

  講好中國故事,香港義不容辭

  《21世紀》:25年前香港回歸祖國。您對香港回歸這個“大事件”有哪些印象?

  霍啟剛:1997年我仍在英國留學,當時特意請假趕在香港回歸交接儀式前從英國回港,與家人一同見證曆史時刻。6月30日晚上細雨淅瀝,我與奶奶坐在電視機前觀看回歸交接儀式直播,看到國旗與區旗在樂聲中徐徐升起,兩面旗幟隨風飄揚,心情無比激動,感覺猶如親手揭開曆史新一頁。坐在我旁邊的奶奶雙眼泛著淚光,強忍著激動的心情輕聲唸著:“回歸了,我們回歸了。”

  香港回歸祖國已經25年,期間有起有跌,在國家的支持下,我們跨過一個又一個難關:擊退美國金融大鱷索羅斯、抵禦金融風暴、戰勝非典型肺炎疫情、平安度過金融海嘯、結束社會事件暴力衝突、逐步走出新冠肺炎疫情⋯⋯每一個重要時刻,總能夠看到國家的身影伴隨著我們。

  《21世紀》:站在新的起點,香港應該如何在“國家所需、香港所長”中找到結合點,繼續走向新高度?

  霍啟剛:今年是香港回歸祖國25週年,香港政治民生與內地的聯繫愈加緊密,文化藝術亦不例外。在過去和文化藝術界朋友們溝通的過程中,聽到很多心聲,希望有更多機會能進入大灣區內地城市發展,融入國家的發展大局之中。因此,我也期待新成立的文化體育及旅遊局有清晰明確的方向和途徑,協助相關品牌走進內地及國際市場,令香港與內地有更好互動與合作,共同並船出海,講好中國故事。

  文化對一個城市、一個國家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站在回歸25週年的曆史節點上,香港作為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更肩負重任。正如去年7月,國家文化和旅遊部張旭副部長來港講話指出,要發揮中西文化交流的紐帶作用,積極主動開展國際人文思想交流,講好當代中國故事,講好“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香港故事,要把優秀傳統文化中具有當代價值、世界意義的文化精髓提煉出來、展示出來,為促進世界文明交流互鑒、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中國智慧。

  這是香港的優勢,亦是曆史使命。回歸25週年,我們正站在一個承前啟後的新的曆史節點,我很期待將成立的文化體育及旅遊局以及一個具視野、跨地域的藍圖,能夠釋放本地的創意和潛力,讓年輕人有更多的發揮空間,實現中華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更進一步融入國家的發展大局,讓世界欣賞一個充滿文化活力的中國香港。

  製定發展藍圖 共繪文化長卷

  《21世紀》:在“十四五”規劃中,香港被賦予了承擔起對外傳播中國文化軟實力的重任。那麼,香港在這方面可以發揮哪些優勢?

  霍啟剛:香港絕對是一塊文化福地。“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和“區域知識產權貿易中心”,是國家賦予香港在“一國兩制”制度優勢下新的使命和機遇。這幾年,我們更是迎來文化藝術的“大時代”,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香港會員總會在港成立,國家藝術基金自2021年起對港澳全面開放,萬眾期待的文化體育及旅遊局終於擺上議程,為香港的文化藝術界新發展帶來曙光。

  今時今日,香港要發展文化藝術,不僅僅是從自身角度出發,而是要從區域的定位,從長遠投資的眼光去考量,因此,一個長遠的文化藝術政策及發展藍圖是必須的,去幫助業界打造健康發展的跨區域生態圈,為行業人才提供教育途徑並可持續發展,讓他們在文化生態圈內找到出路、有足夠的晉陞發展空間。

  《21世紀》:在您看來,如果要保障文化產業可持續發展,應進行哪些改革?

  霍啟剛:文化政策藍圖需要協助業界建立完整的行業生態,在提高文化藝術教育和欣賞同時,協助業界數字化轉型。文化藝術的數字化轉型是全球的大趨勢。國家在“十四五”規劃中明確指出要發展數字經濟、推進產業數字化。今年5月,中央印發了《關於推進實施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的意見》,特區政府亦跟隨國家步伐在《施政報告》中提出了積極推動和支持藝術科技的發展,先後為業界撥款超過1億元,並建立跨部門藝術科技專責小組。這是值得業界鼓舞的。然而,要推進業界成功轉型,並非單單將藝術加上科技元素,例如拍攝舞台劇後放到網絡平台,而是要有一系列上下遊產業配套,讓科技可以用於加強生產力及增強觀眾體驗。

  早在“十三五”時期,國家文化部已定明“支援數字文化產業雙創平台建設,構建數字文化產業創新生態體系”。就像內地的手機遊戲產業成功,是因為有完善的電子支付系統,配合美術、編碼人才,而不是單方面對遊戲開發商提供政策誘因。

  此外,應強化知識產權的保護。知識產權是支持文化產業長遠發展的重要一環,只要有適當的保護知識產權,才可以鼓勵創作者進行創作,並讓更多投資者願意來港進行知識產權買賣,讓文化出海真正實現。香港是各類知識產權服務的主要交易市場,“十四五”規劃賦予了香港區域知識產權貿易中心的定位,進一步協助文化藝術落實產業化,讓它成為香港的新經濟增長動力。接下來,《版權條例》將會進行修訂,逐步與國際看齊。不過,在串流平台的保護、加長版權期限等事宜上仍未有共識,應適時作檢討。建議在藍圖中,必須加入持續探討知識產權國際法規,讓香港在這方面不再落後,甚至成為領先全球的領頭羊,為業界發展提供更完善的支援。

  香港體育發展新篇章

  《21世紀》:霍家與體育有著不解之緣。霍英東先生成為第一批回內地投資的香港企業家,積極幫助內地發展經濟,並熱衷教育與體育事業。您如今又當選為代表香港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的立法會議員。您怎麼看待體育在香港回歸初期的意義?

  霍啟剛:我爺爺、父親和我在體育發展有不同程度的參與。回歸25年來,體育對國家、對社會發展的意義一直在變化。回歸初期,我的爺爺和父親繼續為北京申辦奧運奔走,在不同的國際體育平台上為國家發聲,爭取其他國家的支持,希望透過舉辦奧運,讓世界認識中國,讓中國走向世界,向世界展現中華民族的風采和智慧、中國人民熱愛和平的形象和決心。

  北京奧運國家隊金牌運動員訪港,全城氣氛高漲,多場表演門票一票難求,現場座無虛席,香港市民為一睹國家隊運動員的風采而興奮,為國家體育成就而驕傲,濃情盡現。體育於團結社會的作用毋庸置疑。經曆北京奧運後,香港人的國民身份認同感產生新飛躍。

  到了我們這一代,國家更重視全民健康、全民參與運動,體育運動對我們的意義不只是精神上團結各界,更重要是推進健康建設,提高運動的氣氛及氛圍,成為真正的“體育強國”。

  《21世紀》:2020東京奧運中國香港代表隊取得曆來最好的成績,包括擊劍運動員張家朗奪得回歸後首面金牌。怎麼評價這枚金牌的意義?您如何展望未來的香港體育產業?

  霍啟剛: 2020東京奧運中國香港代表隊取得曆來最好的成績,當中包括劍擊運動員奪得回歸後首面金牌,奧運會場上首次同時奏國歌、升區旗,令香港人無比興奮、無比自豪;同時社會對體育界及運動員的關注達至前所未有的高度,至今熱情仍然未有冷卻。

  東京奧運會中國香港代表隊亮麗的成績可說是自2002年政府提出“普及化、精英化、盛事化”的回報,然而時代正在轉變,我們更加需要在“三化”之上加上“產業化”及“專業化”,釋放資源投入體育界,全面推進全民健康進程,並藉社會氣氛帶動香港體育產業發展,進一步完善產業鏈,令運動員及運動相關專才有更好的待遇及更廣闊的出路。

  香港回歸祖國25週年是香港發展的新起點,我們正在迎來屬於每一個香港人的大時代,期望未來在新一屆政府的帶領下,一起以結果為目標,打開香港體育發展新篇章。

  (作者:施詩 編輯:李豔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