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馬斯克”被打假!蔚來連夜回應,網友:該不該信?

2022年06月30日14:16

“中國馬斯克”李斌,再迎至暗時刻!

被奧迪起訴、出墜車事故、遭灰熊做空、股價跳水、銷量承壓……一連串負面事件,令李斌頭大,尤其灰熊的做空突襲,令香港、新加坡和美國三地上市的蔚來遭遇沉重一擊,尚未從墜車陰霾中走出的蔚來,不得不面對一系列新難題:

已經申請新交所暫停交易的蔚來,會重蹈瑞幸覆轍嗎?

造車新勢力中,銷量與交付量均墊底,誰能拯救蔚來的業績?

與合肥的《對賭協議》或大概率失敗,蔚來還有明朗的未來嗎?

灰熊的“陰謀”?

2022年6月28日晚,知名做空機構Grizzly Research(灰熊)發佈沽空報告,直指蔚來大玩“財會遊戲”、李斌與“瑞幸造假”關鍵人物有染……一石激起千層浪,該消息很快引發蔚來股市震盪:

當日美股盤中直線跳水,以大跌2.57%收盤,6月29日港股開盤一度暴跌超12%,截至收盤,報165.500港元/股,跌幅11.36%,美股、港股慘不忍睹之際,蔚來緊急在新加坡交易所發佈公告,申請暫停交易……

輿論嘩然之際,蔚來也進行了緊急回應,稱灰熊的這份報告存在大量的不實信息和誤讀,會啟動相關程式應對,並考慮發佈補充說明,但蔚來的回應並未能一解網友的困惑。

灰熊曾在2020年2月發佈針對58同城的做空報告,直指58同城虛增收入、併購趕集網為虛假交易和管理層進行利益輸送,2020年9月18日,58同城結束7年上市生涯,從紐交所退市,此番灰熊劍指蔚來,大有梅開二度之意,也因此,引發了普遍關注。

灰熊在報告中指出,蔚來董事長李斌與愉悅資本及其創始合夥人劉二海關係密切,而劉二海正是被渾水打假的瑞幸咖啡案核心人物之一,劉二海、陸正耀和李輝共同構成了瑞幸股東“鐵三角”,尤其是有著中國互聯網出行“隱形教父”之稱的李二海,堪稱李斌連續創業路上的良師益友。

李斌實控的易車公司,劉二海自2005年以來就擔任易車董事,2011年任獨立董事;

另有報導稱,劉二海同時還是蔚來汽車和摩拜單車的早期投資人,此外,蔚來資本和愉悅資本還曾聯合投資優信3.15億美元,值得一提的是,做空機構JCap曾在2019年的一份沽空報告中披露優信財務造假;

當然,筆者認為,哪怕李斌與屢涉財務造假風波的關鍵人物私交甚好,也不能證明李斌必然有財務造假的動機。

在灰熊看來,蔚來把電池組業務剝離出來並拆分成獨立公司蔚能是基於財務造假等目的,比如可以通過這種操作實現一次性將用戶未來數年的訂閱費計入當期的財報;製造一個願意超額購買電池的第三方;從資產負債表中移出電池減值費用。

灰熊還能過測算稱,2021財年前三季度蔚來通過這種方式虛增了11.47億元的營收,淨虧損實際上也應該是30億人民幣的規模。

從灰熊的沽空報告中不難看出,他們認為蔚來與武漢蔚能(電池)存在明顯利益關聯的依據是,武漢蔚能的兩位高管同時也是蔚來汽車的副總裁和電池運營主管經理,蔚來應對武漢蔚能具有控制權。

灰熊的報告中還指出,根據他們從英屬維爾京群島獲得的文件判斷。

2019年1月,蔚來創始人李斌將5000萬股股份轉讓給蔚來用戶信託,但是這部分蔚來用戶信託已經於2021年6月28日被李斌質押給了瑞銀集團以獲得個人貸款,而但蔚來並未明確披露這一重要情況,鑒於蔚來汽車的股票自質押以來也下跌了50%以上,蔚來股東將在不知不覺中,面臨對該信託追加保證金的風險,有關這一指控,蔚來尚未回應。

鑒於蔚來正在加班加點收集數據或材料自證清白的路上,相關部門也未對蔚來進行調查,所以,蔚來會不會重蹈瑞幸覆轍,言之尚早!

李斌的“勝算”

李斌曾在走投無路之際,獲得了家鄉合肥的大力支援,也正是風投名城合肥的超百億滾燙資金,讓李斌的蔚來“起死回生”,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合肥的錢不是白給的,李斌當初為了拿到投資,是簽訂了《對賭協議》的,如今時間已過半,留給李斌的機會還有多少?

該對賭協議要求:

蔚來中國必須在2024年實現1200億元的營收並上市6~8款車型;

蔚來中國在2020年至2025年實現總營收4200億元;

蔚來中國在2025年前在科創板上市;

據蔚來財報數據,2021年剛剛實現總營收破360億大關,再有2年實現1200億的營收,以蔚來目前的勢頭來看,有些天方夜譚,2020年和2021年,蔚來分別實現營收162.58億元、

361.36億元,合計523.94億元,也即 2022年~2025年,蔚來要完成至少3700億的績效,否則,蔚來要以8.5%的年利率回購股份。

目前的蔚來汽車目前仍處於嚴重虧損狀態,2019年~2021年,蔚來汽車淨利潤分別為-114.13億、-56.11億及-105.72億,加上2022年Q1的淨虧損18.25億。近三年多左右,蔚來汽車虧損總額接近300億,要在下一個2年,3年,5年創造逆天奇蹟,概率得有多低?

另外,擺在蔚來面前的還有一道難題,毛利率持續下滑,交付量新勢力中墊底:

蔚來的毛利潤和毛利率也在不斷下降,也值得警惕,報告期內蔚來汽車毛利為14.468億元,同比下降6.9%,環比下降14.9%,毛利率18.1%,環比同比均下降近3個百分點,Q1蔚來公司毛利率14.6%,相比上年同期的19.5%,銳降近5個百分點。

新勢力三強中,理想Q1毛利率高達22.6%,小鵬Q1毛利率也漲至12.2%,唯有蔚來是下滑狀態;與此風時,Q1小鵬交付3.45萬輛、理想交付3.17萬輛,蔚來交付雖創造了自己的歷史新高達2.57萬輛,但跟小鵬和理想比,仍然是墊底的成績。

2022年6月1日,蔚來公佈的5月份交付量數據顯示,共交付新車7024台,同期,理想汽車交付11496輛,哪吒汽車交付了11009輛,小鵬汽車交付了10125輛,零跑汽車交付了10069輛,蔚來再次墊底。

高端車難賣動,自身造血能力仍不充沛成了蔚來營收增幅疲軟的終極原因,形勢所迫,蔚來已經在加快佈局中高端ALPS產品線,但最終能否奏效,尚待時日觀察。

除了營收增速放緩,持續虧損,高端銷量不佳之外,蔚來還不得不面對一系列頭疼的事件:

2022年一季報(6月9日)發佈前後,包括花旗銀行、大和、德意誌銀行和摩根士丹利在內的多家機構,皆對蔚來進行了評級下調,如果結合灰熊的沽空報告來看,灰熊的指控倒不全是空穴來風。

2022年6月中旬,著名汽車品牌奧迪正式在慕尼黑當地起訴蔚來,直指蔚來旗下的ES6和ES8兩款明星車型侵犯了奧迪S6和S8的商標權,彼時有關蔚來碰瓷奧迪的論調不斷,但截至目前,蔚來未進行正式回應。

2022年6月22日,一場飛來橫禍再次將蔚來送進輿情漩渦,2名試車員乘座的疑似蔚來ET7型號的汽車,從蔚來三樓衝出墜落,釀成車毀人亡的慘劇,可事件發生後,蔚來的回應卻被指極度冷血,其團隊公關水平飽受全網質疑,但蔚來公關總監馬麟似乎仍不消停,在隨後的回應中,還內涵“是有水軍在搞蔚來”,令人大跌眼鏡。

ET7是蔚來搶灘歐洲市場的主打車型之一,如果安全得不到保障,勢必將會直接影響銷量。

2022年6月上旬,蔚來車主在蔚來社區發帖稱“蔚來ET7行駛過程中趴窩,我該怎麼辦”,文中描述稱,才提了13天的ET7就在行駛中趴窩,突然整車斷電,刹車失靈,電氣設備全部失靈,雙閃都沒法打開……

據相關媒體報導,有相同遭遇的ET7用戶不在少數,蔚來稱會通過刷新固件的方式修復此問題,但依舊難打消部分準車主的疑慮。

業績承壓,壞消息不斷,蔚來想衝出泥潭,怕是不容易!

我們仍然堅信,暫時陷入困境的蔚來會及時調整方向,轉危為機,在新能源江湖,繼續書寫著傳奇……

參考資料:

信源綜合上遊新聞、貝殼財經、澎湃新聞、汽車頭條、說財貓、天眼查等,圖源網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