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之珠 再開新篇

2022年07月01日01:21

  原標題:東方之珠 再開新篇

  1997年7月1日,中國政府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至今年7月1日,香港回歸祖國滿25週年。

  25年來,“東方之珠”取得了若干矚目成就:連續多年被眾多國際機構評選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和最具競爭力的地區之一;法治指數位居世界前列;過去10年間,港交所在大多數年份里居全球IPO募資額首位;貿易量保持強勁增長,2021年香港商品貿易總額達102684億港元,創曆年新高……

  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研究總監方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回歸以後的實踐證明了,香港比回歸前做得更好,各方面在全球的地位進一步加強。

  25年間,香港也經曆過許多低穀與挑戰:亞洲金融危機、非典疫情、國際金融危機、非法“占中”、“修例風波”、新冠肺炎疫情……

  高低起伏、悲喜交錯、櫛風沐雨過後,香港各界正在凝聚共識——香港發展的最大機遇在內地,“東方之珠”的未來掌握在700多萬香港人的手裡。

  2020年,國家通過製定、頒布和實施《香港國安法》止暴製亂,結束了國家安全在香港“不設防”的曆史,對反中亂港分子形成了有力震懾。通過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確保“愛國者治港”原則得以落實。

  5月8日,香港特區第六任行政長官選舉圓滿完成,李家超高票當選。香港在由亂轉治、由治及興的轉折中,開啟新局。

  祖國始終是香港發展的堅強後盾

  過去25年里,在香港發展的若幹個關鍵節點,中央政府都全力支持,幫助香港攻堅克難,祖國始終是香港發展的堅強後盾,也是香港繁榮發展的巨大機遇所在。

  2003年,香港遭遇非典疫情的侵襲,為了讓香港早日恢復經濟增長,當年《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簽署,確定了兩地在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和貿易投資便利化3個領域的開放措施和實施目標,港產貨物零關稅進入內地,內地居民赴香港“個人遊”也是其中的措施之一,這些措施都成為促進香港經濟複蘇的催化劑。

  2008年下半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中央政府高度關注香港受到的影響,當年12月推出支持香港經濟金融穩定發展的14項政策措施;次年1月,中央政府再次推出中國人民銀行與香港金融管理局簽署2000億元人民幣貨幣互換協議等一系列政策舉措,此後又出台多項支持香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加強與內地交流合作的政策措施。一年多後,香港經濟就走出低穀,公共財政持續增長,失業率降至曆史低點。

  2009年9月,香港開始實施高中及大學新學製改革,以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逐步取代香港中學會考及香港高級程度會考,導致2012年香港出現兩屆高中生,約105000人同年畢業,學位競爭人數倍增。為緩解香港學生的升學壓力,中央自2012年起允許內地部分高校可根據DSE成績擇優錄取香港學生。今年,通過各種途徑報考內地高校的香港中學畢業生已達到13190人。

  2011年,國家“十二五”規劃綱要首次推出港澳專章,支持香港提升競爭優勢,促進兩地合作發展,助力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2014年,香港與內地迎來一項曆史性的金融合作。當年4月10日,中國證監會與香港證監會發佈聯合公告,批準開展滬港股票市場交易“滬港通”,消息公佈當天,恒生指數急升至23186點。

  今年春節以來,香港第五波新冠肺炎疫情暴發,關鍵時刻,中央為香港抗疫提供了全方位支援,幫助香港穩控疫情,確保了香港社會大局的穩定。

  香港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近日央視推出的《香江永奔流》專題片中,她表示,“有人說香港是一個福地,當然這個福地不是偶然的,因為有中央支持我們,有中央在背後為我們擋風雨。”

  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2017年,粵港澳大灣區正式被寫入當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上升為國家戰略。2019年2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印發實施。對香港而言,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為契機,持續深化與內地交流合作,成為了特區政府工作的一大重點。

  2021年9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其中也強調,開發建設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是支持香港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舉措,對增強香港同胞對祖國的向心力具有重要意義。

  無論是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戰略,還是深圳前海擴區與深化改革開放,以及中央政府推行的一系列便利港澳居民在內地發展的措施,背後都有一個一以貫之的邏輯,希望更好地利用國內大市場,通過整個大灣區的共同發展,幫助解決香港產業結構狹窄、就業市場錯配、年輕人向上機會不足等深層次的問題。

  2020年,香港服務業占GDP的比重高達93.5%,而製造業的占比僅約為1%。在過去數十年里,香港在互聯網、新經濟浪潮中有某種程度的“失落”。

  方舟表示,過去25年里,香港整體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同時也面臨著挑戰,產業結構過於集中於金融業、地產等少數資本密集型行業。年輕一代在接受了高等教育後,希望找到更好的工作,但因為產業結構的局限性,優質就業崗位集中於少數行業,造成了年輕一代向上的流動性減弱,這正是國家希望通過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解決的問題。

  香港自身也在致力於推動產業結構的調整,2016年提出“再工業化”概念,並於2018年設立了20億港元的“再工業化資助計劃”,以配對形式資助生產商在香港設立智能生產線。

  推動“再工業化”並非聚焦於複興傳統工業,而是以創新科技提升香港製造業的競爭力。2015年,香港成立創新及科技局;過去5年,香港特區政府史無前例地投入1500億港元,推動科技創新。

  成效正在顯現。香港從2017年一家科創獨角獸企業都沒有,到如今已經有了18家,本地的初創公司由2017年的2000多家增至2021年的3700多家,超過1.7萬人在香港科學園工作。

  中央也全力支持香港的科創發展。“十三五”期間,香港科學家作為責任專家或參與專家承擔14個項目課題,獲得中央財政資金支持超過1.2億元;香港設有16個國家重點實驗室及6個國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分中心;國家科研資金可以“過河”到港,香港的高校和科研機構也積極參與國家的科研項目。

  香港特區政府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恒近日表示,香港發展創新科技的優勢在於擁有多所基礎實力雄厚的大學,並擁有開放和國際化的視野。把握科創新機遇,一定要積極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與內地城市實現強強聯手,“大灣區就是我們最好的平台”。

  香港中文大學天石機器人研究所所長劉雲輝教授指出,“香港的發展必須要融入大灣區,必須要融入國家的發展大局。如果香港跟大灣區內地城市能夠形成一種很好的融合機制,人才、資金流動能夠更自由,這對科創發展有很大的推動作用。”

  “八中心”“兩樞紐”

  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香港也在全國的發展大局中始終扮演著重要角色。

  長期以來,香港是內地最大的外來直接投資來源地和最大的境外融資平台,同時也已成為內地最大的境外投資目的地,內地則是香港最大的出口市場和進口來源地。

  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支持香港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地位,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及風險管理中心功能。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亞太區國際法律及解決爭議服務中心、區域知識產權貿易中心,支持香港服務業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支持香港發展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

  在這“八中心”“兩樞紐”的定位中,有多個是首次納入國家規劃。

  去年8月,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黃柳權在香港出席“擁抱‘十四五’ 融入‘雙循環’”高峰論壇時強調,“香港在國家改革開放進程中的地位和作用非常特殊,地位獨特、貢獻重大,發揮的作用不可替代。”

  除了傳統的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等優勢之外,各界對香港在科創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也寄予了厚望。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郭萬達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當前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保障。過去一些重大的高端製造項目,包括集成電路、新能源汽車、新材料等,在香港的佈局較少,但香港是國家供應鏈保持國際循環暢通的戰略通道,國家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香港在產業鏈供應鏈體系中還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

  郭萬達指出,國家重大產業規劃和重大項目佈局應充分考慮香港,如“東數西算”工程,國家主要在內地規劃建設數據中心集群,而我國數字經濟的發展,迫切需要一個國際化的數據中心平台。“香港要作為產業鏈供應鏈的超級聯繫人,這是其他城市所難以替代的角色。”

  方舟也指出,香港在科創產業佈局中要把香港優勢和國家需求結合考慮,尤其在芯片設計和封裝、新能源和新材料、生物與醫藥技術、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四個方面,是香港具備一定基礎,也屬於國家重點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如果香港可以借助國家科技發展的巨大投入和市場規模來壯大本地科創產業,不僅可以協助國家加快在關鍵核心技術領域的攻關,亦可以讓香港的科創發展事半功倍,其意義重大。

  由治而興開新局

  2019年,香港發生“修例風波”,暴力活動衝擊香港的法治基石,重創經濟民生,也挑戰了“一國兩制”底線。2020年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作出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製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

  林鄭月娥近日指出,“過去5年,香港出現了一些問題,但現在看來,這些問題讓我們更深刻理解‘一國兩制’,讓香港重新回到‘一國兩制’的正確軌道。今天的香港比過去任何一個時期都擁有更加穩固的基礎,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

  香港特區政府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於5月底發表文章稱,香港國安法實施至今,新股集資額超過6500億港元,比實施前同一時期增加超過三成;港股平均每日成交額超過1500億港元,比實施前的12個月高出近六成;香港資產及財富管理業務總值於2020年底達到34.9萬億港元,比實施前增加了兩成;香港銀行最近的存款總額,達到15.3萬億港元,比實施前增加逾一成。

  隨著社會秩序的恢復,營商環境更加穩定,香港的空間佈局也迎來了全新機遇。其中,2021年北部都會區的提出,被經濟觀察人士視為香港曆史發展進程中的一大里程碑。

  北部都會區面積為300平方公里,約占香港特區面積的27%。北部都會區有四大策略目標,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完善港深融合模式以及構建香港第二個經濟引擎。

  目前北部都會區範圍內約有95萬人居住,根據特區政府的設想,整個北部都會區發展完成後,總住宅單位數目將達90.5萬至92.6萬個,將可容納約250萬人居住,並提供65萬個職位,包括15萬個科創產業相關職位。

  方舟指出,過去香港一直以維港都會區為城市核心,新界(尤其是新界北部)被視為香港的邊陲地帶。若新界北要成為香港的新城市中心,與南邊的港島金融中心並駕齊驅,將是香港開埠180年來城市空間格局最大的變化。

  過去25年里,香港更多扮演國家參與外循環的促進者的角色,隨著全國內需市場的擴大,香港也應該利用在外循環中的優勢,去吸引各種國際資源,包括金融、人才資源等,在參與和推動國內大循環的過程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