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編現代京劇《燕翼堂》在京亮相

2022年07月02日16:05

中新網北京7月2日電 (記者 高凱)7月1日晚,山東省京劇院創作演出的革命題材京劇《燕翼堂》亮相北京梅蘭芳大劇院,以山東文藝創作最新成果為黨的生日獻禮。

  新編現代京劇《燕翼堂》以臨沂蒙陰燕翼堂劉氏家族的早期共產黨人劉曉浦、劉一夢為探索民族解放、尋求救國救民之路而犧牲為背景,燕翼堂主事人劉合浦遵照其遺願“革命不勝利,絕不入土”而浮厝在桑行,劉合浦由奉行“中立求生”以期保護燕翼堂家族平安,逐漸認識到“無國便無家、國寧家才安”,只有共產黨才是國家和民族的希望,毅然毀家紓難,覺醒反抗,投身革命。“燕翼堂”家族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共有20多人參加革命,7人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據瞭解,《燕翼堂》是山東省京劇院在山東省文化和旅遊廳大力支持下,出品的一部現代京劇,該戲劇是山東文藝界參評第十六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的重要作品,也是齊魯大地過去幾年來注重紅色文藝創作的代表性劇目。《燕翼堂》曾作為第十二屆山東文化藝術節開幕大戲首演,併入選第九屆中國京劇節。

  在其後圍繞這部作品的專家研討會上,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原主席、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仲呈祥表示,《燕翼堂》在人物塑造上邏輯嚴密、不拘一格,其所呈現的劉合浦既不是革命現代戲慣常聚焦的“勞苦大眾”,也不是高、大、全的“革命者”。

  他認為,《燕翼堂》之所以能講好一個代表曆史變革、闡發民族精神的中國故事,原因有三。一是其事蹟真實,在遵循史實的基礎上進行藝術審美表現。二是角度新穎,故事從劉曉浦、劉一夢的犧牲講起,以劉合浦這位封建家族當家人的視角,展現了中國共產黨對社會各階層的團結引領。三是守本創新,堅持戲曲以虛代實、營造意象、注重程式化的美學特質,堅持運用“唱、念、做、打”的藝術手段塑造人物形象。

  中國戲劇家協會分黨組成員、秘書長,中國京劇藝術基金會副理事長、秘書長崔偉指出,曆史上,燕翼堂劉氏家族的子孫是最早追隨馬列主義,並以鮮血和生命在齊魯大地追求共產主義理想的一代先賢,他們的事蹟可歌可泣。

新編現代京劇《燕翼堂》在京亮相 山東省京劇院供圖
新編現代京劇《燕翼堂》在京亮相 山東省京劇院供圖

  崔偉表示,作為真實曆史事件,《燕翼堂》的情節不能悖離真實,但可貴在劇作者卻能從真實中營造起戲劇表達的生動效果。五場戲,起的悲喜跌宕劇烈,一系列的情理糾結、生死選擇、生離死別都具有強烈的戲劇性,確實達到了悲喜的跌宕、緊張的危機、合理的轉變、生死的拷問、榮辱的抉擇、親情的割捨,以致到最後的走向死亡對尊嚴的維護對家族的報答,一切都讓劇作在故事講述中選取的精準,營造的充分,效果和寓意昇華出感人、灼人的藝術力量。而這種強烈講述效果的背後則強烈體現了故事和人物的時代價值與精神震撼力。

  “如果說《燕翼堂》為什麼比某些新編現代京劇有著觀賞的親和感、吸引力,那麼其注重戲曲講述的本體效果,京劇呈現的獨特魅力的努力和追求則是製勝之本。”崔偉說。

  中國戲曲學會會長、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所長、研究員王馗稱,“燕翼”與“浮厝”兩個重要的題材意象,高度地集中了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要義,同時被賦予了現代革命的新內涵,表達著革命文化進入中國人的生活後,為生命的綿延與斷絕所帶來的意象擴容和思想轉化。劉合浦這個人物的典型性是《燕翼堂》戲劇題材內在規定的,其生動性在題材和文學表達中已然具備了的,顯然全劇將藝術視角幾乎全部聚焦在“燕翼堂”,舞台二度創作也以傳統的斗栱門樓來強化這一傳統文化空間,通過劉合浦和劉氏族人在這個空間中的生死抉擇,準確地傳達出了文化意象的涅槃重構。

  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所原所長王安奎指出,《燕翼堂》繼承弘揚了20世紀60年代以來京劇革新的經驗,使古老劇種在表現現代生活方面發揮了新的優勢,舞台呈現出新的面貌。唱腔音樂有時代特色而又韻味十足。表演上也擺脫了以前革命曆史題材戲的某些模式。(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