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臨安鄉村“龍門秘境”體驗記:從賣風光到賣生活

2022年07月02日20:16

中新網杭州7月2日電 題:杭州臨安鄉村“龍門秘境”體驗記:從賣風光到賣生活

  記者 童笑雨

  鄉村旅遊有多少種“打開方式”?在很多人眼裡,無非是看看田園景,吃頓農家飯,買點土特產,住次民宿,僅此而已,很少會再來第二次。但在杭州“龍門秘境”,這一遊玩“套路”被打破。當回頭客,是記者體驗後最深刻的感受。

  日前,臨安“天目村落”品牌推廣暨長三角鄉村運營論壇在浙江杭州舉行。作為臨安鄉村運營“模範生”,“龍門秘境”村落景區成為與會專家考察與打卡點。

“龍門秘境”村落景區露營基地。 臨安區文化和廣電旅遊體育局提供

  “龍門秘境”村落景區由石門村、龍上村、大山村三個行政村組合而成。海拔從200米到1170米不等,全部分佈在10餘公里彎彎曲曲的公路段上。

  從駛入盤山公路那一刻起,目之所及便是綠色,它們是竹海、梯田和果園。往山下望去,是潺潺的溪流,有“山之麓,河之曲,一灣秀色盤虛穀”之感。

  車輛在“龍門秘境”第一站石門村停下。這是個始建於南宋的古村落,老街上仍留存著舊時“前店後坊”的店舖遺址。剛下車,就看到多輛大巴在遊客中心門口停下。遊客下車、參觀,原本靜謐的老街一下子變得熙熙攘攘起來。

“龍門秘境”的石門老街。 臨安區文化和廣電旅遊體育局提供

  江南不乏古鎮、古村,為何要到石門村旅遊?一位遊客大爺的答案是“好玩”。怎麼好玩?用“龍門秘境”運營商婁敏的話來說,即將鄉村旅遊模式從賣風光轉變為賣生活。

  入駐鄉村之初,她就根據這三個村的自然稟賦確定了定位:石門村探古之旅、龍上村暢玩之旅和大山村康養、研學之旅。

  記者發現,這三個村莊距離非常近,開車四五分鍾即可到達。它們是獨立的村莊,也是一個旅遊集群。走進秘境,孩子們能嬉水、研學、親近自然;年輕人可攀岩、玩水、暢享啤酒音樂;老年人能康養、休閑、享受綠色健康生活。

  沒人能想到,在還未運營前,這是個旅遊資源荒廢、無人問津的村莊。

“龍門秘境”小木屋。 杜煥祺 攝
“龍門秘境”小木屋。 杜煥祺 攝

  在龍上村,溪水川流不息,一座美麗的龍鱗壩橫跨其上。壩上,有家長帶著孩子拿起水槍,展開了一場玩水大戰,也有年輕人擺出各類姿勢,打卡留念。

  遺憾的是,因時間不湊巧,記者未能趕上當地的菊花文化節、秘醬文化節等活動,不能體驗當地民俗文化。但這一遺憾,很快就被鄉村的夜所彌補。

  夜宿山鄉,許多人的體驗是幽靜而清新,不出門也能聽取蟲鳴蛙聲一片。但農村的夜晚,好像是凝固的,好像除了在房間聊天、看書,就沒有更多的娛樂項目。

  但在“龍門秘境”,還有“仲夏夜之夢”可以“打卡”。草坪上,啤酒屋燈火通明,燒烤架旁音樂為伴。這是婁敏在城市之外,為遊客打造的夜生活。溯溪而行,還能嬉水納涼。婁敏說,過幾天,“龍門秘境”還將放飛數萬隻螢火蟲。

  住宿,是在依山而建的小木屋。小木屋掩映在幽靜山林,在夜幕中遠遠望去,明黃的燈光,三角形的屋頂,架空的建築,好似日本動畫導演宮崎駿作品中的場景。小木屋中的早晨,是被窗外的鳥鳴聲喚醒的。清晨步行至大山村觀日出,遠眺雲海,更是一種奇妙的體驗。

  下山時遇上幾條村里的狗。有的趴在村民門口,看到人只是懶洋洋地抬起頭;有的搖著尾巴迎面而上,在腳邊轉圈。一位大爺從一旁經過,笑著說,遊客多了,狗也不叫了。

“龍門秘境”龍鱗壩。 杜煥祺 攝
“龍門秘境”龍鱗壩。 杜煥祺 攝

  “龍門秘境”的遊客多到什麼程度?一組數據可以說明:2021年國慶黃金週,“龍門秘境”一天接待遊客最高達2萬人次。

  婁敏說,旺季時,停車場“車滿為患”,自駕車綿延幾公里,戲水區遊客排長隊,農家樂、民宿和森林小木屋更是一房難求。如今小木屋的“檔期”也被排到了8月以後。

  今年因疫情影響,遊客少了,但她對鄉村旅遊市場的信心並未消失,趁著這段時間“韜光養晦”,對旅遊產品改造升級。

  針對當下的健身熱,她推出康養操;電視劇《夢華錄》熱播帶火傳統文化,村里的點茶、香道體驗也隨之展開;夏天來臨,一邊泡溫泉一邊看星星、做spa,或者在星空下露營,都將成為“龍門秘境”這個夏季的主打產品。

“龍門秘境”特色產品。 單倩霞 攝
“龍門秘境”特色產品。 單倩霞 攝

  婁敏說,鄉村不僅是用來旅遊的,也可以是用來工作的。“龍門秘境”就是這個打造目標:老百姓都住景區里,遊客就像住家裡。

  “過幾天放飛螢火蟲了,你們再過來玩。”送至村口,婁敏熱情邀約。“下次來,下下次還來。”記者說。(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