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種交通方式,一個香港人與大灣區共成長的16年

2022年07月02日09:28

原創 張銳 經濟觀察報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前,孫弘睿從廣州返回香港的交通方式有七種。這七種交通方式,是他往返兩地的人生軌跡,也是中國內地與香港交織發展的縮影。2020年,孫弘睿將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廣州南沙的港澳青年創業服務工作中。這是他“回”香港的第八種方式。導讀

壹 || 對於中學時期的孫弘睿而言,從香港過境到深圳,再乘坐11個小時的綠皮火車到湖南懷化參加交流、扶貧活動,中國內地在他的印象里是從綠皮火車開始的。

貳 || 大學期間,孫弘睿掙獎學金、打工創業,很大程度減輕了家裡的經濟負擔。他開始頻繁的往返廣州和香港兩地,城市和四季的變化,通過學校80元直通香港的大巴車窗戶在他眼中流轉。

叁 || 因為工作的原因,孫弘睿往返兩地、奔忙在珠三角。“有時候還坐學校大巴,或者廣九直通車,有時在(廣州)南沙坐船,有時候也坐廣深動車,廣東省內的交通越來越方便。”

肆 || 2018年9月、10月,廣深港高鐵、港珠澳大橋相繼開通運營,再次極大地方便兩地跨境流動。孫弘睿說,是以前沒有過的體驗,記憶里去中國台灣坐捷運(地鐵),火車都很晃。在高鐵上,他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港珠澳大橋一路都是風景,很震撼。

6月29日晚9時許,颱風“暹芭”生成前夕,入夜的廣州仍是散不去的潮悶感。孫弘睿從廣州多寶路的恒寶廣場走出去,一轉身就在暖黃色的街燈里不見了。

孫弘睿1985年在香港出生,成長於一個普通的香港基層家庭。2006年,孫弘睿在父母、親戚、同學的“一片不理解聲”中選擇到廣州讀大學。這一來,求學、戀愛、工作,起起落落、跌跌撞撞便是十六年,直至他成為一個不需要融入的“廣州人”。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前,他從廣州返回香港的交通方式有七種。這七種交通方式,是他往返兩地的人生軌跡,也是中國內地與香港交織發展的縮影。6月29日,他向經濟觀察報記者講述這段過往,呈現了一個香港基層家庭的孩子,如何一步一步與粵港澳大灣區共同成長。

“想給明天留一條路,也算是盡自己的微薄之力。”2020年,孫弘睿將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廣州南沙的港澳青年創業服務工作中。這是他“回”香港的第八種方式。

綠皮火車

孫弘睿爺爺那輩老家是湖南的。他聽家裡人說,爺爺十五六歲的時候,父母相繼離世,他就從湖南郴州一路走到廣東韶關討生活。

“大約1978年這樣,我的爸爸偷渡到了香港,我有記憶以來聽到他說起內地都是不滿。”孫弘睿說,去香港以後,父親做地盤工人,母親做出納工作,全家月收入大約是2萬元港幣,但有一半是要補貼養父母兩邊的家庭。

“這些錢都是辛苦用命換來的,每個月都沒有餘糧,到月底就看見他們特別惆悵,時常為了買菜錢而吵架。”孫弘睿說,他記憶里的兒時生活,離不開香港基層家庭的“窮”。

2000年前後,他在香港一所特殊性質的國際學校唸書。

“‘窮’的那一種,是當時香港政府為了緩解社會上的少數族裔問題,建設的社會實驗性學校。”孫弘睿回憶,這所學校的同學大部分是巴基斯坦、印度、泰國、菲律賓等地的南亞混血,整個學校可以容納1000人左右,實際招生400人。“我是那個年級里‘唯二’的中國人。”他說,這也是他第一次有意識地想:中國人是什麼意思?

從孫弘睿的視角,他能清晰的看到很多混血同學的尷尬。“比如菲律賓的同學,(菲律賓)對他來說不是國家,是地理位置,香港也不是他的家鄉,他不在這裏出生,也不是很認同中華文化。”孫弘睿說,在這所學校兩年多的時間,他看到人在那種環境下沒有歸屬、沒有未來的狀態。而這也成為他後來沒有選擇去國外唸書的原因之一。

“家裡並不是很寬裕,出國讀書四年大約是40萬左右,我去到國外可能會就像在之前國際學校的那些同學。”孫弘睿說,但那時候中國內地的經濟環境也並不是很好,選擇回內地讀書是一件“被罵很慘”的事,因為親戚們都認為,“好不容易出來了,回去幹什麼”。

那個時候的中國內地是什麼樣呢?對於中學時期的孫弘睿而言,從香港過境到深圳,再乘坐11個小時的綠皮火車到湖南懷化參加交流、扶貧活動,中國內地在他的印象里是從綠皮火車開始的。

“我們坐的是臥鋪,到了懷化是旅遊局長來接待,警車開路。”孫弘睿回憶說。

直通大巴

2006年,中學畢業的孫弘睿在家人反對聲中,堅定地選擇到廣州入讀暨南大學。

如今再回憶,孫弘睿覺得那時候的中國內地正值一個經濟發展的“交叉口”:黃金時代過去了,正好進入白銀時代。

“黃金年代是有勇氣就能賺到大錢,白銀時代要靠努力、腦力。”孫弘睿說。大學期間,他掙獎學金、打工創業,很大程度減輕了家裡的經濟負擔。他開始頻繁的往返廣州和香港兩地,城市和四季的變化,通過學校80元直通香港的大巴車窗戶在他眼中流轉。

他也去了更多內地的城市。

“淩晨五點的白雲機場,跑了大半年。”孫弘睿說起來有點不好意思。大學一年,他談了一個杭州的女朋友,很快學會用簡體字,覺得比繁體字更方便。儘管他自稱“很窮”,但差不多每個月會坐一次飛機去杭州看女朋友。

2008年,北京奧運會。這是孫弘睿印象中,中國內地經濟發展起飛的開始。

“我是學國際政治的,北京奧運會展示出政府資源調配的能力,是綜合國力的一種體現。”他說,雖然當時也有一些房地產的問題,但他認為出現在廣州市區的商場、奢侈品店回應了自己的看法。

“我那時候在酒吧,聽人家說北京怎麼樣、怎麼樣,很明顯感覺國民信心有了很大的提升,廣州街上看到大家消費名牌也越來越明顯,有了香港銅鑼灣的樣子。”當時的孫弘睿還好奇,大家不都是三四千的工資,怎麼敢買?

廣九直通車、船、廣深動車

2010年,大學畢業的孫弘睿再次面臨選擇的問題。

“當時家裡也有讓我回香港,但回去就公務員、保險和銀行三條路,但我都不想做,一眼看到頭。”孫弘睿一如既往地堅決,他選擇留在廣州。

2010年前後,他因為英語的優勢在一家進出口公司做酒類貿易工作。2011年,因為“禁酒令”(醉駕入罪)政策,酒品類的生意猛的掉下去一半,孫弘睿離開了這家公司。

2012年,廣州一家叫“歌莉婭”的女性服裝品牌,招聘渠道經理做電商拓展,主要佈局在京東、淘寶、亞馬遜等電商平台。孫弘睿寫了一封英文推薦信和一封中文推薦信,發給對方順利入職。“當時公司還在(廣州)嘉禾望崗(地鐵站)那邊,一個很‘村’的地方,去的路上很爛,還有一個殺豬場。”孫弘睿說,但是走進一個巨大廠房,看見漂亮的設計部,一下子感覺像“從非洲去了歐洲”。

孫弘睿在歌莉婭三年,記住了公司三個“雙十一”的成績:第一年3000多萬,第二年6000多萬,第三年8000多萬。

2014年,孫弘睿結婚生子,有了房貸壓力。然而,2015年上半年,公司因為股權、行業下滑問題裁員。“我是中高層,就被裁掉了,壓力一下就很大。”他說,有一個月的時間,上班就在麥當勞“思考人生”。

沒過多久,孫弘睿又得到一份創業邀請。“見證中國電子商務的崛起,積累了很多資源,這是在香港可能無法得到的。”孫弘睿說,他清楚記得2015年3月15日,一位朋友拉上合夥在廣州南沙創立一家線上線下跨境直購商場,他是核心團隊的第5人,做了運營中心副總經理。

“3月15日說要做,5月1日就要開業,開啟每天瘋狂工作模式。”孫弘睿住在廣州天河,到廣州南沙辦公室,單次通勤時間是2.5小時,每天往返就是5個小時,但他還是幹勁十足。他的努力也沒有被辜負。

“5月1日成功開業,這是第一次南沙有跨境直購商場,也是第一個需要限流排隊1小時以上才能進入的商場,一時風光無兩。”孫弘睿這樣描述,商場里有一個賣進口奶粉的小店,一個月賣了800萬。

2016年、2017年,孫弘睿考慮父母居住、孩子唸書,開始長時間居住在廣州。

“我就是在香港唸書、長大,我知道那邊是什麼樣子,內地的數學、中文教育絕對牛,英文差一點沒關係,我沒事和孩子練練口語就好了,也不是問題。”他說,從讀大學、工作、創業,他在內地一直沒有什麼融入的問題。

那幾年,因為工作的原因,孫弘睿往返兩地、奔忙在珠三角。“有時候還坐學校大巴,或者廣九直通車,有時在(廣州)南沙坐船,有時候也坐廣深動車,廣東省內的交通越來越方便。”他說,他剛到南沙時覺得“進港大道10車道太多,現在開始經常堵車了”。

廣深港高鐵、港珠澳大橋、創孵

2018年9月、10月,廣深港高鐵、港珠澳大橋相繼開通運營,再次極大地方便兩地跨境流動。

“(高鐵)快!超級快,很穩。”孫弘睿說,是以前沒有過的體驗,記憶里去中國台灣坐捷運(地鐵),火車都很晃。在高鐵上,他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港珠澳大橋一路都是風景,很震撼。

2019年,孫弘睿已經從廣州南沙的跨境直購商場的工作中退出,後來遇上了計劃在南沙開拓港澳青年創業基地的工作夥伴。

這一年,《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發展綱要》正式落地。孫弘睿很受觸動,他說自己是從香港基層家庭一步一步走出來的。“我太明白、太瞭解,香港人被什麼限制,尤其是基層市民。”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他趕在香港封關前夜回到廣州,便再也沒有返回香港,但他選擇了另一種方式“回”。

2020年,孫弘睿參與建立粵港澳(南沙城)國際青創社區,由創業者變成創業服務者,聚焦服務港澳青年創新創業,主要是為港澳青年提供創業扶持。2021年,他成為暨南大學創業學院校友會會長,為在校大學生、青年提供創業支持。

2021年9月28日,廣州地鐵18號線首通段(萬頃沙-冼村)正式開通試運營,設計時速160公里,實現南沙副中心至廣州中心城區30分鍾的時空目標。

“太誇張了,太快了,簡直可以說擊敗了絕大部分的火車。”孫弘睿說,雖然自己的實際通勤並不是30分鍾,但他原本2個半小時的通勤,被縮短到1個半小時,已經非常驚人。

“我還有一個妹妹在香港,她因為身體原因沒有完成學業,現在只能做麥當勞的工作。”孫弘睿說,他沒有把妹妹帶“上來”,因為已經來不及了。現在來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其實已經需要門檻了。

“大灣區對很多香港年輕人來說,是一個好的時機。”孫弘睿說,未來三年,我們應該抓住任何和內地重疊的機會。可能不是很多人能理解這種感受,看問題的視角,不應還停留在過去。

原標題:《一個香港人的大灣區生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