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映宇宙董事長奉佑生:“低試錯成本探路元宇宙”

2022年07月02日00:18

“你是個穩健的人嗎?”

面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的問題,映宇宙集團董事長奉佑生笑了笑說,“這是一種理解偏差。”

從映客節奏來看,小步快走似乎是種常態,可這家公司又在大步躍向新興的元宇宙。

6月中旬,映客互娛集團正式更名為映宇宙(英文名稱Inkeverse),業務全面向元宇宙進軍。

目前,映客已推出數款元宇宙的獨立場景及相關產品,包含映客直播的沉浸式KTV功能“全景K歌”及元宇宙戀愛社交產品“情侶星球”。另外,其也在研發打造海外3D虛擬形象社交產品The Place,主要面向歐美地區的Z世代用戶。

某種程度上這是一種世界性潮流。2021 年 3 月,Roblox 在美股上市,招股書中大量描述元宇宙概念和理解,並表示其目標打造元宇宙。Roblox 上市當天股價大漲 54%且後續表現穩定,引起資本市場對相關概念關注。

2021年10月,朱克伯格宣佈 ,Facebook改名Meta,並強調公司未來將以元宇宙為先,而不是以Facebook為先,將元宇宙熱度推至沸點。

但當視野回到全力躍向元宇宙的映客時,人們又很難不去質疑這是一種“蹭熱點”行為。

當下,該公司最大單一收入來源直播業務正遭遇市場增長與政策的雙重瓶頸,且在經曆近 10 年的高速發展後,移動互聯網、特別是中國移動互聯網用戶紅利逐漸接近尾聲。

映客必須尋求增量。

事實上,元宇宙市場也難稱成熟。其底層技術還不能夠支援想像中的各類體驗,在技術路線、所需時間、商業化效果等多方面都具有諸多不確定性。

中信證券甚至直指,目前階段,元宇宙以概念探索和營銷手段為主。

奉佑生亦並不諱言,元宇宙從願景上來看很美好,但“現實還是很殘酷的”。

“元宇宙現在的技術和基礎設施在初級階段,大家需要極強的耐心去試、去驗證。目前對元宇宙的理解可能就是虛擬和現實、VR和AR,現在還沒有好的硬件支撐。可能在明年或後年,頂級硬件產品真正發佈的時候,會讓元宇宙達到爆發。”他稱。

至少,奉佑生已踏出第一步。

《21世紀》:映客進軍元宇宙的實質是什麼?

奉佑生:大家理解元宇宙要用長遠的眼光,放在20年後來看。第一年的產品一定是非常初級狀態,在當下環境下,就用初級的狀態來做初級的事情,就像20多年前還是撥號上網年代,那個時候別想去看視頻,只能打開文字。現在, 想要完整的3D呈現也是不可能的,設備、寬帶速度都無法支援,可能很多都是偽3D,但人的交互方式和觀感也會和原來有區別的,這可能是淺層次對元宇宙的理解,把二維互聯網變成三維的互聯網去改造產品、驗證需求、驗證用戶體驗。映宇宙是由一個一個產品代表的小社交宇宙共同構成的。

《21世紀》:探路元宇宙,映客優勢在哪?

奉佑生:試錯成本低,可以投入有限的資金驗證需求。所有的互聯網產品都是從很小的產品去驗證,驗證完後,它會長大。如果它能創造很強的體驗,具有強社交性強、傳播性,可能瞬間會從10萬用戶膨脹到1000萬用戶。映客直播當年也從剛開始幾個月沒有人直播,只有三五個人,到突然一夜之間變成幾十萬人直播,然後變成全社交事件。所謂的社交產品它都是一個強爆發力,核心本質是能否真正做出強用戶體驗、強口碑、強傳播的產品。

《21世紀》:元宇宙的盈利模式是什麼?

奉佑生:這是一個動態嚐試的過程,元宇宙是一個更新的項目,核心判斷會依據數據變化做決策。可能在三五年之後,它會到達爆發點,但在這前幾年是要有積累、沉澱的。

《21世紀》:如何看待NFT?

奉佑生:元宇宙涵蓋很廣,比如web3.0、NFT、數字貨幣等,對於新興事物我們永遠保持擁抱的態度,也會積極嚐試,也會有自己的投入策略。

在元宇宙規劃路徑之下,未來也會有一系列產品發佈。NFT、數字藏品,是基於區塊鏈技術上對於很多數字產權的保護,有唯一性、不可篡改性,它已經驗證這個市場很大了。關鍵在於,數字藏品能不能在用戶人群中建立自己的信仰和追求,以及運營方能不能賦予它更多內涵和想像空間。

《21世紀》:目前硬件支撐有限,映客如何應對?

奉佑生:坦白來講,目前還很初期,我們從0-1,相當於元宇宙的創業公司。看產品究竟多有影響力,還是要等它真正發佈的時候,從用戶體驗來看,有可能它是成功的,也有可能是失敗的,這都是正常狀態,核心的還是要在大的方向下,做出正確選擇和資源投入,在元宇宙趨勢下,我們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產品去呈現和發佈,也有信心和能力把這些產品做出符合商業邏輯的生態。

《21世紀》:從直播時代到元宇宙階段,映客項目都顯得“小而美”,這是一種被動適應還是主動選擇?

奉佑生:任何大的產品都是從小產品做起,經過無數策略發展,有的產品成功了,有的產品流產了。大多時候,互聯網公司有兩套邏輯理論,一是先狂燒錢,做用戶規模,然後再考慮商業閉環,在這個過程中,大家能夠看到具有光環的頭部公司只有幾個,跑出了極少數的萬分之一,大量的都死掉了,燒掉的錢也是千億級。還有一種是,產品從規模很小的時候,就思考怎麼活下來,可能很多時候外部都沒有關注到它,但其實它活得非常好,也不會進入狂燒錢的階段。

目前,我們每個產品也會投入資金去驗證商業模型,映客有非常豐富的產品矩陣,很多產品可能外界還不是很瞭解,但商業模型都已經很成功。

《21世紀》:公司對於全球化是否已有時間表?

奉佑生:去年已經有四五個產品在海外上線,歐美地區有閱讀產品,越南和印度有社交產品,在中東也有一些。我們在海外已經摸索了一段時間,認為現在的時機成熟了,所以今年會投入更大的比例去做,希望三年時間,我們國內收入和海外收入有機會持平。目前投入都是清晰可控的。

《21世紀》:當下,映客到底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

奉佑生:這些年在直播之外,我們不斷孵化創新產品矩陣,已經產生預期中的效果,目前直播已經處於非常成熟的階段,很難再產生高速增長。我們的增長來自於社交、相親、海外市場。

我認為大家把映客定義為一家小微互聯網公司也挺好,中國很多小微企業,是有很強的創新能力。包括我們內部的願景也是做最高成功率的創業孵化平台。

核心邏輯是說,我們搭一個平台,讓有想法的年輕人借助平台的賦能做對社會上有價值的產品,實現個人理想。映客有創新的心和機制,幫助年輕人成長、成功。

《21世紀》:疫情對當下業務衝擊幾何?

奉佑生:疫情對整個直播行業都有一些影響,在整個經濟下行的情況下,我們也感覺到客觀影響,但映客核心都是在擴展非高額的精神消費。

《21世紀》:目前你個人時間如何分配?

奉佑生:第一是找優秀的人才;第二是關注新業務、前沿產品,這是決定導向的事情,方向對了,所有的資源就要去做匹配。

(作者:賀泓源 編輯:張偉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