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保重點支出不留缺口 中央安排4萬億直達資金

2022年07月02日02:15

  本報記者 杜麗娟 北京報導

  自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建立常態化財政資金直達機制並擴大範圍後,市縣基層惠企利民政策的實施便有了充足的財力支持。根據統計,2021年,共有2.8萬億元中央財政資金納入直達機制。

  在此基礎上,《國務院關於2021年中央決算的報告》明確,今年中央安排了約4萬億元直達資金,在完善財政資金直達機制要求下,財政部將盯緊直達資金的分配使用。

  在財稅人士看來,中央直達資金規模從2.8萬億元增至4萬億元後,其基本實現了中央財政民生補助資金的全覆蓋,這成為積極財政政策的一個重要舉措。“直達資金增加以後,對於財政部門來說,下一步的工作就需要加強資金調度和庫款監測,以及時發現和幫助基層解決實際困難,確保基層‘三保’不出問題。”一位財稅人士直言。

  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五次會議上,財政部部長劉昆指出,當前財政部對直達資金實施了單獨調撥,進一步優化了流程和監控體系,提高了資金的分配、撥付、使用和監管效率,從效果看,資金到達市縣基層的時間大幅縮短。

  財政部數據顯示,2021年各地通過直達資金安排項目約43.2萬個,累計支出占中央財政下達的95%,涉及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等多方面。

  但不可忽視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和烏克蘭局勢導致的風險挑戰增多,這加大了我國經濟發展環境的複雜性和嚴峻性,隨之而來的是,穩增長、穩就業、穩物價面臨新的挑戰。

  這種挑戰也直接反映在今年前5個月的財政收支數據上。

  財政部公佈的數據表明,1~5月累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86739億元,扣除留抵退稅因素後增長2.9%,按自然口徑計算下降10.1%。其中,中央、地方本級收入分別為40534億元、46205億元,扣除留抵退稅因素後分別增長2.3%、3.4%,按自然口徑計算分別下降11.4%、8.9%。

  財政部相關人士介紹,由於受國內疫情多點散發、4月份開始實施大規模留抵退稅等因素影響,4月、5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負增長,部分省份下降較多。值得注意的是,財政收入增速下降的背後,是財政支出進度的提速。

  1~5月累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99059億元,增長5.9%,其中民生等重點領域支出得到有力保障。“從全年來看,財政收支平衡壓力較大,完成預算需要付出艱苦努力。”劉昆說。

  基於此,財政部表示,下一步要加大宏觀政策調節力度,謀劃增量政策工具,靠前安排、加快節奏、適時加力,有效管控重點風險,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在上述財稅人士看來,當前財政部門要及時關注資金撥付使用進度,並開展直達資金數據分析,及時瞭解撥付進度落後縣區的具體原因,全面推動直達資金按時撥付,確保資金管理安全高效。

  按照財政部的要求,下一步財政部將繼續落實過緊日子要求,以節省資金用於支持基層“三保”。除此以外,政策靠前安排的力度也有望進一步加大。

  事實上,今年以來,財政部已多次明確要加大政策發力適當靠前的力度,而專項債作為落實積極財政政策的重要抓手,其發行進度也創曆史新高。財政部的統計顯示,當前用於項目建設的新增專項債券額度已全部下達,截至5月底,新增專項債的發行規模為2.03萬億元,完成下達額度的59%,比去年同期增加1.4萬億元。

  對比以往數據,今年專項債為應對經濟下行壓力所發揮的作用比較明顯。有關資料顯示,2020~2022年,財政部3年共安排新增專項債券額度11.05萬億元。今年以來,財政部採取更加積極的政策措施,在去年12月提前下達地方1.46萬億元專項債券額度後,今年全國“兩會”後又迅速下達剩餘額度。

  北京大嶽諮詢有限公司董事長金永祥認為,按照政策要求,目前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使用範圍也較之前有所擴大,專項債不僅對新型基礎設施領域進行支持,還向項目準備充分的地區重點傾斜,這對後期實物投資量的形成有積極作用。

  6月24日,財政部公佈《國務院關於2021年中央決算的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劉昆在《報告》中指出,要提高專項債券資金使用集中度,支持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推進交通、能源、水利等領域項目建設,盡快形成實物工作量。

  按照國務院要求,今年新增專項債券要在6月底前基本發行完畢,併力爭在8月底前基本使用完畢。為落實專項債的發行工作,財政部曾召開視頻會議進行部署,要求壓實地方責任,指導地方穩妥有序做好專項債券發行工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