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稱中國是“系統性挑戰”,北約心中的矛盾與糾結

2022年07月03日00:18

  中新網北京7月3日電 題:宣稱中國是“系統性挑戰”,北約心中的矛盾與糾結

  為期3天的北約峰會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結束了。

  峰會最大的成果,就是出爐了一份概述北約未來10年優先事項的“戰略概念文件”。

當地時間6月29日,北約領導人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的北約峰會上合影留念。
當地時間6月29日,北約領導人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的北約峰會上合影留念。

  俄羅斯和中國雖未到場,卻無處不在。在這份10多頁的文件中,一個成了“威脅”,一個成了“挑戰”。

  不得不感歎一句真是時過境遷。要知道,2010年發佈的上一個版本中沒有提及中國,而當時俄羅斯也還被稱為“合作夥伴”。

  12年後,俄羅斯再次回到了北約的對立面,成為了對北約成員國安全“最重要和最直接的威脅”。而中國也成為出現在北約所謂的“戰略概念文件”里,第一個在地理位置上遠離北約成員國的國家。

  自稱防禦性組織的北約一面搆陷中國形成“系統性挑戰”,一面又稱仍願與中國進行“建設性接觸”。

  一份報告中呈現兩種態度,北約意欲何在?

  面孔一:霸權焦慮

  據悉,2022戰略概念為北約設定了未來十年的三大核心任務:威懾和防禦、危機預防與管理、合作安全。

  除了毫無新意的核心任務外,“中國”在文件中頻頻出現。新加坡《聯合早報》對此評論稱,對北約而言,在戰略構想納入“對中陳述”,無疑已是一大突破。

資料圖: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
資料圖: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則在接受德國《明鏡週刊》訪問時強調,“中國不是北約的對手,但中國崛起對北約的利益、安全和價值是挑戰。”

  可笑的是,從地理位置上來看,中國和北約盟國離得十萬八千里,並無國土接壤,最近的兩點在直線距離上,也需要跨越亞歐大陸才能到達。

  自稱“防禦性組織”的北約,為何會將一個主權國家的和平崛起視為挑戰?

  “儘管中國和北約在地理上是分割的,但在北約的認知中,中國在一些領域仍構成挑戰。”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所長崔洪建對中新網表示。

  “北約對於安全的認識主要有兩個維度,一個是地理維度,另一個是領域維度,而且後者的擴張速度遠高於前者。”崔洪建說,“北約認為在網絡空間、技術競爭、軍備控製和氣候變化等領域的安全問題突破了地理界限。”

  崔洪建指出,中國一貫堅持和平發展道路和防禦性國防政策,始終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公共產品的提供者。這些中方在安全方面表達的意願,恰恰證明中國不對任何國家或組織構成“系統性挑戰”。

  目前,北約對中國的定位很大程度上受到美國對華競爭的影響。崔洪建認為,中國的迅速發展引發美國所謂的“霸權焦慮”,使其自然而然地將中國視為競爭對手,從而進一步推動北約配合美國的對華策略。

  面孔二:親仁善鄰?

  在這份更新的戰略概念文件中,共有49段文字,其中第13和14段集中描繪中國。

  北約前腳將中國形容為“系統性挑戰”,後腳又緊接著稱仍願意與中國進行“建設性接觸”。

  一邊害怕、防備,一邊又想親近,北約的兩副面孔赫然顯現。

  “北約實際上想沿用它之前處理對俄關係的老套路,在對華的認知分裂中尋找一個平衡點,一面加強其安全防範和遏製,另一面則是採取接觸策略,向中國提出對話。”崔洪建分析認為,北約擺出“兩副面孔”,實際上是其慣用手段。

  崔洪建說,在北約的想像中,來自中國的“系統性挑戰”需要加以長期和全面應對,以“增進軍事透明度”為藉口的“對話”也可以成為北約輸出其價值觀念和制度的工具。

  “北約提出對話也是想在外交上對中方施壓:如果中方不願意與其對話,它便可以將責任推到中方頭上。”崔洪建稱。

  從這份稍有矛盾的文件中,也可以看出北約成員國之間在如何對待中國方面仍然存在分歧。

資料圖:美國總統拜登。
資料圖:美國總統拜登。

  美媒分析認為,一些歐洲的成員國依然“鍾情”於俄羅斯,而試圖在北約“當家作主”的美國,則將中國視為其最大競爭對手。

  讓這些歐洲成員國無法對中國施展強硬態度的最大因素就是經濟——他們多與中國有密切的貿易往來,無法切斷聯繫。例如,中國連續6年成為德國最大的貿易夥伴。

  崔洪建也認為,北約將中國視為歐洲國家能夠接受的“挑戰”而不是美國更願意促成的“威脅”,本身已經是其成員國之間平衡和妥協的產物。

  國際秩序的真正威脅

  中國駐歐盟使團發言人6月29日晚表示,北約作為冷戰產物和全球最大軍事聯盟,冷戰結束30年後仍未改變製造“敵人”、搞陣營對抗的思維和做法。北約所謂“戰略概念文件”聲稱別國帶來挑戰,實際上恰恰是北約自己在世界各地製造麻煩。

  北約為何會成為今天的北約?

  崔洪建指出,一方面,北約是冷戰的產物,冷戰結束後,北約為生存逐漸向政治化過渡,從而進一步向世界灌輸其“價值觀”。

  另一方面,北約的安全觀是集體安全觀,這更適用於冷戰時期,而不是現在的全球化時代。北約企圖搞排他性小圈子,與世界潮流相悖。

當地時間6月29日,法國總統馬克龍抵達北約峰會現場。
當地時間6月29日,法國總統馬克龍抵達北約峰會現場。

  總體來看,北約的兩副面孔實際上揭露了其內部意見和利益並沒有真正統一。

  北約所謂“戰略構想”中的涉華表述,實際上是美國想借此平台,在國際舞台上對中國指手畫腳。

  而北約作為“服務於美國的霸權工具”,才是試圖挑戰國際秩序的真正威脅。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6月30日指出,渲染炒作所謂“中國威脅”完全是徒勞的。北約應該立即停止針對中方的無端指責和挑釁言論,放棄冷戰思維、零和博弈的過時理念,放棄迷信軍事武力、謀求絕對安全的錯誤做法,放棄搞亂歐洲、搞亂亞太的危險行徑,他們應該做的是為歐洲和世界安全穩定做些好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