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丨漂浮基礎設施建設將不可避免成為全球趨勢

2022年07月04日08:15

2022年4月,韓國最大的港口城市釜山表示,它已與聯合國人類住區規劃署(人居署)及海上城市開發企業奧西尼克斯公司(Oceanix)合作,將在釜山港口附近建造漂浮在海上的城市原型——奧西尼克斯-釜山(Oceanix-Busan)。

6月30日晚,新京報記者專訪奧西尼克斯公司聯合創始人伊泰·馬達蒙貝(Itai Madamombe)。馬達蒙貝表示,海平面上升是世界各地沿海城市和島嶼國家都需要準備面對的現實,希望漂浮城市能提供新思路。“無論是出於擔心海平面上升的原因,還是出於研究消遣等目的,我們相信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將目光轉向海洋。漂浮基礎設施建設將不可避免成為全球趨勢。”

新京報記者專訪奧西尼克斯公司聯合創始人伊泰·馬達蒙貝(Itai Madamombe)。新京報地球連線出品

“釜山是綜合多項因素考慮後的選擇”

新京報:幾十年來,設計師和開發商一直夢想著建造水上人工島和漂浮城市,但遲遲未成功,從想像到具體落實建設漂浮城市,主要存在哪些困難?

馬達蒙貝:人們多年來一直夢想著建造漂浮城市。在這方面,我們並非首創。橫亙在想像和現實之間最大的挑戰並不是技術工程問題。多年來,這些問題已逐步得到解決。其中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得到其他國家政府的同意,進而在某地進行實際部署建設。如果是作為已有沿海城市拓展建設的一部分,那就必須要與政府合作。

奧西尼克斯公司聯合創始人伊泰·馬達蒙貝。受訪者供圖
奧西尼克斯公司聯合創始人伊泰·馬達蒙貝。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2018年,你與馬克·柯林斯·陳(Marc Collins Chen)聯合創辦了奧西尼克斯公司。此前,你曾是聯合國秘書長的高級顧問。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你想要建立一家專注於漂浮城市建設的公司?

馬達蒙貝:這主要是因為我們非常擔心海平面上升對沿海城市的影響。此外,我們還發現沿海城市存在土地短缺問題。所以想要提出一個可以滿足多方條件的方案。既可以幫助土地短缺的沿海城市打造新土地,又可以應對海平面上升問題,適應氣候變化,然後我們把重點轉向了建設漂浮城市。

實現可持續發展與自我維繫是設計難點

新京報:一共花費了多長時間籌備建設,在設計原型漂浮城市時,遇到了哪些挑戰?

馬達蒙貝:整體而言,我們在研究設計各種系統方面花了4年的時間。

設計挑戰並非來自工程方面。在世界多地都有漂浮建築設計,只是不如釜山建設更具規模,但這都證明了漂浮科技可行。其中最大的挑戰在於,我們希望實現閉環系統,達到真正的可持續發展和自我維繫。

新京報:漂浮城市建成之後,它們在抵禦、適應氣候變化方面有哪些具體的優勢?

馬達蒙貝:漂浮城市部分沒入水中,被靈活地錨定在海床上。這意味著,它們既可以被錨定不從原有位置漂浮至他處,又可以隨水位上下移動,不會被洪水淹沒。

另外,漂浮城市可以被重構。隨著漂浮城市的不斷髮展,如果出現了不同需求,或是某部分運作得不好,需要被重新安排到其他位置,漂浮城市的建築平台可以從現有位置拔出,並移動到別處。

新京報:有民眾擔心在海上建造漂浮城市會帶來二次汙染,目前採取了哪些措施來避免汙染產生?

馬達蒙貝:整體建築並不是在水上建設,而是在陸地上建好之後,被拖到水中。理想狀態下,奧西尼克斯-釜山可以幫助生態系統實現再生,對海洋環境產生積極影響。當奧西尼克斯-釜山漂浮在水上之時,水下的生命依舊可以和諧存在。在技術上,我們使用了3D海水養殖和生物岩(Biorock),生物岩還可以幫助再生珊瑚礁。因為城市系統實現了閉環系統,我們致力於不讓漂浮城市上的一滴水流入海洋。

漂浮城市住房可購性也是考量重點

新京報:在你們的預想之中,漂浮城市建成後會吸引什麼樣的人入住?

馬達蒙貝:我們希望這將來會是一個國際化的創新社區。我想會有很多來自其他國家,對藍色科技創新和藍色經濟感興趣的人加入這個社區,他們可以通過實際居住在這裏獲得相關經驗。另外,這個社區也會吸引一些釜山民眾前來居住。

新京報:但建設漂浮城市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在漂浮城市中居住的成本如何?

馬達蒙貝:在成本方面,我們努力與在漂浮城市所在地區保持可比性。奧西尼克斯-釜山並不想成為釜山最貴的地方。我們也與聯合國人居署合作,著重關注可購性問題。我們希望未來的漂浮城市住房可以滿足所有人的需求。

新京報:你能否介紹下居住在漂浮城市中的生活?

馬達蒙貝:漂浮城市會實現“無車出行”。一方面,鼓勵民眾外出步行。另一方面,漂浮城市中也配備了電動交通工具,以方便人們遠距離移動以及運輸貨物。在奧西尼克斯-釜山和陸地之間由一個漂浮的橋樑連接,方便人們來回。

漂浮城市中的日常生活與陸地生活並無太大不同。它只是作為釜山擴展建設的一部分,它仍受當地政府管理。

所有漂浮基礎設施項目共同助推行業發展

新京報:目前奧西尼克斯-釜山的工作進展如何?

馬達蒙貝:在接下來的12個月裡,我們將與釜山政府以及首爾政府合作,以獲得行政許可。與此同時,我們也會深化設計工作,希望能在明年年底前開始建設,全部建設工作需要2.5年至3年才能完成,耗資2億美元。

新京報:韓國釜山即將建造漂浮城市,馬爾代夫同樣有漂浮城市項目。從整體水平而言,目前世界上關於漂浮城市的研究進展處於什麼階段?

馬達蒙貝:在漂浮城市的曆史上,我們正處於一個非常激動人心的階段。一切不再是純理論性或科幻小說式的討論,聯合國也參與其中並認真對待這一行業,這些都為推動該領域的發展做出了很大貢獻。除奧西尼克斯公司外,漂浮基礎設施建設在其他地區也有進展,所有項目都有助於推動行業向前發展。這些都是積極的進步,意味著我們超越理論,走向建設。

新京報:奧西尼克斯-釜山的類似項目可以被推廣應用到其他地區嗎?

馬達蒙貝:我們相信奧西尼克斯-釜山採用的技術可以被複製到其他地區,尤其是那些最容易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國家,我們正在與聯合國進行合作。具體項目落實需要根據當地環境條件進行調整。

新京報:奧西尼克斯-釜山整體耗資2億美元,對於最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國家而言,他們能負擔起建造漂浮城市的成本嗎?

馬達蒙貝:任何科技最初的應用都很昂貴,持續改進後,技術會越來越普及,不久,所有人都可以負擔得起。我們希望在漂浮基礎設施建設上也是如此。

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將目光轉向海洋

新京報:你如何看待漂浮城市未來的發展?有哪些方面需要進一步改善?

馬達蒙貝:整體來看,未來漂浮城市需要在如何建立真正一體化的城市方面進行改善,打造完整的系統、完整的社區,解決可持續發展問題,致力於與自然和水下生命和諧相處,而不只是建設個別住房。

我們認為,漂浮基礎設施建設不可避免地會成為全球趨勢,地球上71%以上的部分是由水構成的。與其將人類居住的星球稱作地球,不如稱為“海洋星球”。無論人們是出於擔心海平面上升的原因,還是出於研究消遣等目的,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將目光轉向海洋。

新京報:你如何看待未來沿海城市和島嶼國家的出路?打造漂浮城市是唯一的答案嗎?

馬達蒙貝:相比於內陸城市,島嶼國家和沿海城市面臨著獨特的挑戰。如果這些地區出現土地短缺問題,他們將很難應對,因為搬到內陸居住並不總是一個可行的選擇。

另外,同樣也有大量的人正在搬往紐約、舊金山等沿海都市城市尋找機會,所以沿海城市需要解決很多問題,在土地沒有增長的情況下,想辦法容納所有搬入的民眾。這正是漂浮基礎設施建設能做的,它們可以打造新陸地,把倉儲空間挪到水上,以提供更多陸地空間,或是直接在水上建造房屋、機場等。

需要提及的一點是,漂浮城市並非是應對氣候變化的唯一方案。還有許多國家為抵禦氣候危機,建立高牆和堤壩,每一個國家和城市都需要考慮適用於他們情況的解決方案,漂浮基礎設施可以作為相互補充的方案。

新京報記者 欒若曦 姚遠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張彥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