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碳交易一週年|排放交易制度成為國際氣候治理進程助推器

2022年07月12日14:25

  2022年7月16日,在中國碳市場上線交易啟動一週年之際,澎湃新聞推出特別專題,結合即將出版的《中國碳市場手記》一書,在回顧曆史的同時,從不同維度發掘碳市場的深層價值。

  自1827年法國數學家傅里葉(Joseph Fourier)首次提出溫室效應以來,科學界對於人類經濟活動對氣候的影響研究在幾代科學家的努力下,不斷獲得新的發現。而氣候變化由科學研究逐步上升為國際氣候治理的全球議題,則起始於1979年2月12日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首次世界氣候大會。會上,科學家提出大氣二氧化碳濃度增加將導致地球升溫,氣候變化首次作為一個重要的問題被提上國際議事日程。

  此後,聯合國又陸續召開了多次有關氣候議題的重要會議。其中,1988年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決定由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和世界氣象組織(WMO)共同成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1992年達成《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以下簡稱“公約”)——國際社會在應對全球氣候變化問題上進行國際合作的基本框架,開啟了人類社會氣候治理的偉大進程。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會談現場 來源:UNFCCC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會談現場 來源:UNFCCC

  《公約》確立了國際合作應對氣候變化的基本原則,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根據這一原則,公約對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規定的義務以及履行義務的程序有所區別。具體來說,要求發達國家作為溫室氣體的排放大戶,採取具體措施限制溫室氣體排放,並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以支付他們履行公約義務所需的成本。而發展中國家不承擔有法律約束力的減排義務。

  減排義務之爭助推排放交易的全球應用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出於提高自身在國際市場競爭力的考量,一些發達國家對於繼續簽訂具有法律約束力的量化減排目標,以及對發展中國家不具有減排責任的條約表現出越來越強烈的反對態度。因而在後續的氣候變化談判中,開始在《公約》的基礎上試圖為發展中國家也規定某種形式的減排義務。

  而對於發展中國家來說,在上個世紀90年代,人類社會主要以碳氫為主體能源,在風能、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技術未得到發展的前提下,減排溫室氣體則意味著降低GDP增長速度。

  為了引導發展中國家進入溫室氣體控製的軌道,起初,發達國家試圖通過補償發展中國家的方式換取發展中國家降低碳排放增長速率。從《公約》規定來看,發展中國家締約方能在多大程度上有效履行其在《公約》下的承諾,取決於發達國家對其資金和技術轉讓承諾的有效履行。

  發展中國家為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做出的努力,比如提供信息等,發達國家要承擔相關的資金支持。但實際上,雖然《公約》專門就資金機制進行了約定,但措辭十分籠統,並無任何約束力。而這些模糊性和未定量化的約定,導致履約的過程中難免出現供需之間巨大差距,從而導致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兩大陣營在碳減排問題上存在巨大爭議和分歧,讓談判多次陷入僵局。

  因此,以發達國家為代表的談判各方迫切需要尋求一種切實有效的辦法來解決這一難題,而當時正在美國全國開展的二氧化硫總量控製與交易工作,即運用市場手段進行低成本減排,恰為人們提供了一個新的解決思路。一方面,通過交易,它為發展中國家提供了減排所需的資金、技術,補償了發展中國家因為減排所受到的經濟影響。另一方面,也使得發達國家能夠以更低的成本實現其減排任務,並同時達到了推動發展中國家切實減排的目的。

  可以說排放交易制度的適時出現,恰好滿足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不同訴求,從而在推進國際氣候談判和合作的過程中扮演了關鍵角色。

  清潔發展機制成為各國尋求合作的關鍵

  最終,《公約》締約方曆時兩年,在1997年達成了《京都議定書》——全球氣候變化談判及合作的重要成果。它堅持了“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並就溫室氣體減排設定了三個靈活的履約機制——“國際排放貿易機制”(International Emissions Trading,IET)、“聯合履約機制”(Joint Implementation,JI)和“清潔發展機制”(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CDM)。其中“清潔發展機制”是指發達國家通過提供資金和技術的方式在發展清潔能源、控製溫室氣體排放等方面與發展中國家進行項目合作,獲得的“經核證的減排量”,即“Certified Emission Reductions CER”,可以用於發達國家履行《京都議定書》所規定的減排任務。

  可以說,“清潔發展機制”是世界各國尋求氣候合作的關鍵,即解決資金和公平問題的一個重要嚐試,它解決了氣候談判面臨的主要障礙,在關鍵時刻推動了全球氣候治理進程向前發展。根據《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從2001年到2018年,全球有140個國家通過“清潔發展機制”開展了減排合作,共有3038億美元被投資在氣候和可持續發展項目中,在發展中國家減少了大約20億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溫室氣體排放。

“清潔發展機制”項目 來源:UNFCCC
“清潔發展機制”項目 來源:UNFCCC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政府也積極參與到國際社會推動可持續發展的行動中。根據當時的國際預測,中國被認為擁有很多實施CDM項目的有利條件,如技術能力強、國家風險低、比較容易獲取項目投資等。到2010年的5年間,發達國家通過京都三機制實現《京都議定書》減排目標的市場需求大約是每年7.2億噸CO2,其中的23%需要通過CDM來完成,而中國約佔據整個CDM市場份額的近50%,即近8000萬噸CO2。而截至2012年6月初,我國成功在聯合國清潔發展機制執行理事會(EB)註冊的CDM項目達到2013個,占註冊項目總數的48.47%,CO2減排量約3.8億噸,占註冊項目預計減排總量的64.29%。有大量CDM項目排隊等待進行交易。

  應該說,CDM機制對於中國低碳可持續發展具有重大的積極意義。一方面,它為中國提供大量資金和技術,在促進能源產業的技術進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同時,也改善了當地環境。另一方面,通過參與CDM機制,中央、地方和企業的相關人員建立了碳交易的意識和理念,製定和實施了交易機制的配套政策和管理體系,也為中國培養了一大批碳交易相關的專業人員。

  然而隨著《京都議定書》第一承諾期在2012年到期,依附於這個全球減排法律文件起到“過渡”作用的CDM機制,也面臨著或改革或徹底終結的命運。根據當時全球氣候談判的趨勢來看,即使CDM存續,對CDM項目的審核也將越來越嚴格。在這種情況下,如何妥善處理已經批複的CDM項目,並繼續鼓勵節能減排項目的開展和實施,是中國政府需要思考的一個問題。而建立中國自己的國內碳市場,似乎是最為恰當的選擇。

  哥本哈根會議——中國開啟低碳發展之路

  鑒於《京都議定書》第一承諾期將於2012年底截止,國際社會提前啟動了新一輪談判來確定後京都議定書時期各締約方將如何進行溫室氣體減排。其中,2009年於丹麥首都哥本哈根舉行的《公約》第15次會議被各方寄予了厚望。

哥本哈根大會現場 來源:UNFCCC
哥本哈根大會現場 來源:UNFCCC

  然而中國的哥本哈根之旅並不輕鬆,在會議中,發達國家再次就要求“先進的發展中國家”,如中國、印度、巴西等國也承擔量化的減排義務而展開爭論。

  由於各國在談判中出現的巨大分歧,此次會議最終沒有達成任何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文件。然而儘管如此,哥本哈根大會卻將國際社會對氣候變化問題的關注提升到空前的高度,也讓中國意識到,隨著經濟的發展和排放量的上升,我國將面臨國際上越來越多的減排壓力,未來將不可避免地被納入全球氣候變化進程中,承擔起溫室氣體減排的任務和責任。

  這從側面堅定了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決心,並將氣候變化和低碳發展從“要我做”主動轉變為“我要做”,更加積極主動地參與到氣候變化國際合作中,走出一條中國自己的低碳化發展道路。可以說,哥本哈根會議結束後,中國國內應對氣候變化工作開啟了新的篇章。

  (作者係《中國碳市場手記》編寫組成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