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西方或打科索沃牌逼塞反俄

2022年08月03日18:19

參考消息網8月3日報導 俄羅斯《獨立報》8月2日發表題為《科索沃是迫使武契奇加入反俄製裁的工具》的文章,作者是 “巴爾幹主義者”項目主編奧列格·邦達連科。文章認為,武契奇領導下的塞爾維亞不會參與反俄製裁,這既是因為該國領導層客觀的親俄態度,也是因為該國民眾對俄真誠的喜愛,他們可能無法理解國家對莫斯科作出任何攻擊。但武契奇承受的壓力只會越來越大。全文摘編如下:

有這樣一種傳統,那就是一年想起一次(運氣不好則是兩次)科索沃的存在,因為那裡的軍事衝突一觸即發。2021年和2019年如此,2018年和2015年也是如此,再往前的2012年、2008年和2004年同樣如此。但這種關注通常持續兩週,隨後所有人長舒一口氣,並將科索沃拋到腦後。

普里什蒂納當局僅提前幾小時宣佈,從8月1日起拒絕承認塞爾維亞的證件和車牌,此事成為全球媒體關注的焦點。科索沃塞族人的迅速反應令事態擴大——他們開始在該國北部的所有教堂同時敲響警鍾,在科索沃的米特羅維察啟動空襲警報,並設置路障以阻擋從主要由阿爾巴尼亞人居住的科索沃地區進入主要由塞爾維亞人定居的科索沃北部。

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特種部隊通過幾十年的挑釁形成一套行動方式,他們經常恐嚇這個自行宣佈獨立的共和國裡的塞族居民。但這次,這些特種部隊表現得異常強硬——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就向平民開火。結果造成數名塞族人受傷。而手持衝鋒槍的部隊直到深夜才停止行動——更確切地說,是直到美國駐科索沃大使會見了科索沃總理阿爾賓·庫爾蒂和總統維約薩·奧斯馬尼,美方要求科索沃當局推遲一個月執行新規。就在那一刻,緊張局勢立即解除。特種部隊撤離,剛剛進入高度戰備狀態的科索沃和平實施部隊開始返回駐地。

這是否意味著和平?很可能不是。在過去,爆發真正戰爭的威脅可威懾關鍵決策中心,但在2022年2月24日後,整個世界反而都在靜候,哪裡是下一個燃起戰火的地方。台灣還是科索沃?中亞抑或中東?

對科索沃局勢感興趣的首先是英國,倫敦選擇巴爾幹地區作為與歐洲合作並與俄羅斯對抗的主要發力點。因此,在近期訪問波黑後,英國外交大臣利茲·特拉斯表示,倫敦將向該國派遣“網絡特種部隊”小分隊,這支隊伍負責“對抗莫斯科的影響力”。而俄羅斯實際上在該國並沒什麼影響力。

科索沃事件也是迫使塞爾維亞總統亞曆山大·武契奇加入對俄製裁的有效手段。看來政治和經濟的尋常手段已經用盡,該軍事挑釁上場了。儘管如此,我仍然堅持認為,武契奇領導下的塞爾維亞不會參與反俄製裁。這既是因為該國領導層客觀的親俄態度,也是因為該國民眾對俄真誠的喜愛,他們可能無法理解國家對莫斯科作出任何攻擊。但武契奇承受的壓力只會越來越大。

問題在另一個方面,科索沃問題顯然沒有軍事解決辦法。倘若模擬這樣一種局勢,即塞爾維亞將為保護塞族平民而被迫出兵科索沃北部地區塞族人聚居的萊波薩維奇、茲韋錢等地,那麼一切都不會結束,而只是剛剛開始。關鍵在於,塞爾維亞人不僅居住在科索沃北部,還有被稱為該國歷史地區的梅托希亞——這裏坐落著千餘座塞爾維亞東正教修道院,該國最南端則居住著約9000名塞爾維亞人。如果緊張局勢升級,塞爾維亞將無能為力。

在業已形成的局勢下,武契奇要怎麼辦?

唯一的方案是,尋找有能力勸說科索沃領導人的新調停者。在這方面,法國可能是為數不多的選擇之一,塞爾維亞與法國有著傳統的盟友關係。問題是,普里什蒂納是否會聽取埃馬紐埃爾·馬克龍總統的意見?還是只有華盛頓或倫敦的嗬斥才能阻止科索沃領導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