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上高原

2022年08月04日05:04

楊燕是西藏軍區“高原戍邊模範營”駐地唯一的一名軍嫂。這裡海拔5371米,氧氣稀薄,四季如冬。下雪時白茫茫一片,雪化了就是禿黃四野。戰士們給食堂里掛上塑料綠植葉子,“就為了吃飯的時候能看到一點綠色”。

嚴重的高原反應讓楊燕心跳快到無法入睡,整夜失眠,但她在這裏還是住了快一個月了。

“她是第一個能在山上住這麼久的軍嫂。”上士孟建溁說,“就算是爬珠峰,也是先上到1500米適應,然後到3000米,再調養,隨後再以1000米為單位往上走。像她這樣一下就到5000米,一般人很難適應的。”

跟著戰士們參與了一次冰川巡邏之後,楊燕更懂得了丈夫王旭的不易。亂石灘,厚冰川,幾乎吹倒人的狂風……看著啃壓縮乾糧的戰士們,楊燕哭了:“都是一二十歲的小孩兒,太苦了!”回來後她自掏腰包,給戰士們買了一頭羊“改善夥食”。

西藏軍區“高原戍邊模範營”某連連長王旭從來沒有想過,楊燕會自駕艱險的川藏線,跨越2800公里,追到海拔5000多米的雪域高原上來領結婚證。

楊燕的表姐是一名軍嫂,之前苦口婆心勸她:“找男朋友不要找當兵的,真的一點兒都顧不了家裡。”但楊燕不在乎,“只要人好就行”。這個四川女生習慣了獨立的生活,“他顧不了,我照顧好家裡就行”。

她決定自駕去西藏。楊燕的駕齡僅有兩年,也從沒開過這麼遠的路,但她想帶的東西太多,坐不了飛機。她的小型越野車上拉滿了帶給王旭和戰士們的禮物,從後備廂一直堆到後排座位上來:豬頭肉、兔肉、火鍋底料、辣椒面……還有兩雙40碼的繡花鞋墊。這是四川阿壩當地的風俗,女子要給自己“認定的人”繡鞋墊。

楊燕出發後,王旭才得知未婚妻上高原的消息。他開始抓緊準備求婚的事宜,讓戰友幫忙採購了求婚要用的綵燈、掛件、蠟燭和禮花,找人設計好流程環節,甚至還找了“主持人”。

“主持人”孟建溁和連長並肩戰鬥了三年多,見證了5592觀察哨從無到有的過程。這裏山高路遠,買不到鮮花,他們只能準備一捧假花來代替。

精心準備的求婚因為忙碌,日期一再拖延,拖過了7月8日的領證日,又拖過了她第一天住到5592觀察哨的日子。直到7月15日晚上10點,王旭結束了任務,終於決定補上求婚儀式。

戰士們開始在食堂里手忙腳亂地佈置,打氣球的、擺桌子的、取花生的、拿飲料的,看上去比主人公還要激動。王旭在值班室里換上了禮服,去宿舍找楊燕。

“走!我給你求婚!”楊燕正打算睡覺,被他精心又直白的驚喜逗笑:“哪有這樣說的呀!”

進了飯堂,孟建溁精心策劃的開場白還沒來得及說,王旭就隨著繽紛散落的禮花單膝跪了下來。他打開了一個比戒指盒更大的方型盒子,看著楊燕,“工作太忙,我也沒有準備什麼,沒有求婚戒指,我只能把我軍旅生涯中最高的一個榮譽——我的二等功獎章,送給你,希望以後所有的榮譽,都有你陪我走過。”

野戰影音箱里正播放著王旭自己選的背景音樂,一首叫作《愛很簡單》的歌:“突然間發現自己已深深愛上你,真的很簡單……”楊燕一時哭得稀里嘩啦。

第二天,她下廚給官兵們做了一頓地道的川味火鍋魚。四川老鄉孟建溁對這個味道記憶深刻,他看到自己的連長——一個不吃辣的雲南男人吃得“滿頭大汗”,還跟自己的新婚妻子說,“不辣”。

進藏318國道上的艱險是楊燕沒有預想到的。她幾度缺氧,恍惚間險些衝下山崖。又遇到山邊落石,她縮在車里握緊方向盤,看著一塊一塊石頭砸下來,汗毛都豎了起來。“想哭又不敢哭”,只能小心翼翼地硬著頭皮往前開。想著三天兩夜後,就能見到未婚夫王旭,她就無所畏懼。

其實,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時,楊燕就對軍人有了“濾鏡”。她當時在水磨中學讀初中,地震時從二樓跳了下來。解放軍在餘震中運送救援物資,幫助學校恢復授課,為她們重建家園。

楊燕覺得軍人長著“一副什麼困難都能克服的樣子”,她甚至在心裡想過,“我嫁人就要嫁解放軍”。

今年2月,她在手機上看到了32歲的連長王旭接受採訪的一則新聞視頻,她確信自己找到了那個人。

她在網上查遍了王旭的信息,私信了發佈視頻的媒體,又托在日喀則當兵的朋友去打聽,終於通過中間人和王旭搭上了話。但王旭果斷拒絕了她,“他不想談戀愛”。

王旭沒有把這個突如其來的“衝動”的示愛者放在心上。他認為,“沒有一個女人願意陪我待在這麼荒涼的地方”。

但是楊燕願意。她決定從四川汶川老家飛過去找他,幾個小時後,王旭就錯愕地看到,一個穿著黑色毛衣和黑色喇叭褲的女孩站在西藏日喀則的街邊,“像個小迷妹一樣”看著自己。

兩人一起吃了頓飯。“我就是要追你”。川妹子楊燕的直截了當,讓有些拘謹的王旭一下緩不過神兒來,黝黑的臉龐憋得發紅。

王旭感受到了她的鄭重:“她衝動是衝動,但對我的喜歡也是真的喜歡。”王旭幾乎每天都忙到深夜,楊燕都在手機那頭等著。“不管你多忙,我都陪著你;你在哪兒,我在哪兒。”這是最讓王旭動心的一句話。

戀愛沒談多久,王旭就把自己的積蓄都給了楊燕。部隊結婚要交一份審批表,看著自己的《申請結婚報告表》從打印機出紙槽里“吐”了出來,王旭心想:“我不能把這個女生錯過。”

自駕到達王旭部隊的駐地,楊燕才意識到,與眼前的景象相比,自己在進藏路上的艱難“都是小事”。

駐守在海拔5000多米高原上的官兵都有共同的特徵:皮膚紅黑,嘴唇深紫。很快,她臉上也有了這兩種顏色。這裏的含氧量大約只有平原地區的40%,高原反應難以避免。

她是這裏唯一的女人。王旭為她搭了一間1平方米的女廁,在宿舍10米之外。即便如此,楊燕去一次廁所回來也要吸氧,“心跳得呼吸不過來”。

這對新人的“婚房”里,像樣的傢俱只有一張拚起來的雙人床、一對桌椅、一個臉盆架和一隻桶。這不是楊燕設想中安穩的“家”,卻讓她有種確信無疑的“歸屬感”。生活在這個偏遠的高山上,她覺得快樂都“比以前多很多”。

楊燕前些年曾去過拉薩,離開時她想,“不會再在高海拔的地方待了”。 如今卻又覺得,“他在的地方,我都能適應。”

即使來到了部隊駐地,兩人互相陪伴的時間也不多。王旭一如往常的忙碌,早晨7點半外出,常常到深夜才能回來。孟建溁回憶,剛建5592觀察哨時,連長忙起來一天一夜不闔眼。他讓戰士們去休息,自己還在工作。在這樣的海拔高度,熬一天夜“相當於兩天兩夜的疲勞程度”。

這兩週王旭患了感冒,反反複複不能好。“晚上一直咳到兩三點鍾才入睡,早上7點剛過又走了,人都看不到。”楊燕心疼丈夫,她總是等他回來才睡,“無論多晚推開門,總有一個人在等著他。”王旭一邊享受著這種幸福,一邊又勸楊燕回去,他跟妻子說的最多的話是“對不起,讓你跟著我在這裏吃苦了。”

楊燕打算在高原上住到10月,“陪他把身體養好了再走,西藏這邊生病不容易好。”回到四川,她計劃先去看看自己的腰椎間盤突出,之後考慮來日喀則找工作。

未來即使分離,也還會有一份溫暖陪著王旭。他已經把那雙繡花鞋墊放進了作戰靴里,寸步不離。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杜佳冰 通訊員 晏良 劉大輝 宋小理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8月04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