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夢:更好的我,永遠在未來

2022年08月04日11:41

提到趙夢,很多人都會想到新褲子樂隊。參加綜藝《樂隊的夏天》後拿到冠軍,讓新褲子樂隊迎來了事業小高潮。那之後,作為樂隊貝斯手的趙夢也越發感覺到工作更密集了,“每天需要處理的事情更多了,這是一個積極的變化。”

從第一季的表演嘉賓,到這一季《乘風破浪》的參與者,趙夢試圖打破大家對她的固有印象。  受訪者供圖
從第一季的表演嘉賓,到這一季《乘風破浪》的參與者,趙夢試圖打破大家對她的固有印象。 受訪者供圖

不久前,趙夢又出現在了綜藝《乘風破浪》中。很多人會認為,參加節目的“姐姐”大多是為了翻紅,但在趙夢看來,不管對誰來說,“紅”“流量”都只是一個階段,誰也不能長盛不衰,“因為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

除了新褲子樂隊,趙夢更希望大家瞭解她的另一個身份,“很多人只知道我是新褲子樂隊的貝斯手,但我還有一個樂隊叫閃星,希望大家能看到更多不一樣的我。”

《乘風破浪》

想用自己的努力,打破固有印象

《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一季時,作為新褲子樂隊成員的趙夢就曾受邀擔任助演嘉賓。趙夢當時看過姐姐們訓練,被她們的努力感動,那個時候她就說過,如果有機會上節目她也能行。所以當今年年初《乘風破浪》向趙夢發出邀請時,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乘風破浪》對趙夢來說是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綜藝節目,雖然之前參加過《樂隊的夏天》,但那是以樂隊競演為主的,和《乘風破浪》完全展現個人的模式不同。第一次舞台亮相,趙夢選擇了閃星樂隊的原創歌曲《放開自己》,除了拿手的貝斯,她還秀了一把“甩麥絕技”。然而,這個舞台上也並不都是趙夢擅長的曲風。《乘風破浪》錄製時間長,每次公演結束後都要重新分組,短時間內就要完成一個舞台,如果是唱跳錶演,還要完成一個完整的舞蹈,這對趙夢而言是個極大的挑戰,“畢竟我之前沒有唱跳過。”

在第三次公演中,她所在的小組面臨的就是一首嫵媚柔美的《佳人》,這支主打唱跳的歌曲對一貫酷颯風格的趙夢來說難免有些棘手。隊長於文文特意問了趙夢,確定要選這首歌嗎?最終還是趙夢拍板決定的,並直言“這有什麼不行的”。

為了演繹《佳人》,趙夢除了挑戰唱跳,還嚐試了穿旗袍。  受訪者供圖
為了演繹《佳人》,趙夢除了挑戰唱跳,還嚐試了穿旗袍。 受訪者供圖

而平時不太會跳舞的她,在排練《佳人》時也確實遇到了困難。但跳不好可以練,那些日子她雖然身體上疲憊,對《佳人》的感情卻從起初的有些牴觸慢慢變成了喜歡。她也想用自己的努力打破觀眾對她的固有印象,包括表演《佳人》時穿的旗袍,雖然平時在音樂節的舞台上,她也經常穿裙子,但大多都是朋克或搖滾風。所以大家看到《佳人》中穿著旗袍、紮著高馬尾的趙夢,多少會有些詫異。

“但我是一個樂於接受變化和建議的人,不然也不會來《乘風破浪》。如果時間再多些,我可能會做得更好。但我當時表演完還是很暢快的,就是真正完成一個舞台後的那種開心盡興。”

她眼中的“姐姐”

吳莫愁、張天愛、譚維維,反差最大

趙夢自言不算是個懂得活躍氣氛的人,“但如果有在意的人,就不希望尷尬,我也會主動尋找一些話題。”因為這檔節目,她也認識了不少有趣的新朋友。讓她覺得反差最大的是吳莫愁、張天愛、譚維維,“本以為她們是那種繃著的女生,沒想到莫愁很可愛,天愛很小女生,維維姐絕了,好玩死了!”

因為參加《乘風破浪》,也讓趙夢收穫了許多好朋友。(左起:胡杏兒、唐詩逸、趙夢、張薔、於文文、許茹芸)

此外,讓趙夢印象深刻的還有許茹芸,來到節目的第一天,她就和許茹芸說,中學那會兒特喜歡她的《啤酒咖啡》,KTV必唱,到現在都還記得MV里她的樣子。第四次公演時兩人同組共住一屋,趙夢崴腳後行動不便,許茹芸就每天觀察她腳背腫脹的情況,把凳子搬到衛生間,方便趙夢坐著洗漱,早上還會給她泡各種湯湯水水,“那麼自立的我,哪受得住被這麼照顧。大家都說琇琇姐(許茹芸)的暖是悄悄的包裹你,對我像家人一樣的照顧。”

成長

下一個階段的我,肯定會更好

趙夢有兩支樂隊,在新褲子樂隊里她是貝斯手,而在閃星樂隊里她是主唱。

她從小就喜歡音樂,學習貝斯,是因為喜歡彩虹樂團,尤其喜歡樂隊里的貝斯手,初中她就開始玩樂隊了。後來,趙夢從山東來到北京,開始了音樂的求學生涯。那期間,她總是利用一切時間練習,別人都去食堂吃飯了,她還在琴房練琴。提到自己第一次上台的情景,雖然記憶已經模糊,但趙夢說,那就是她想要的感覺。多年以來,她從沒想過放棄音樂,但要一直保持住對音樂舞台不變的熱愛和激情,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在每個階段的狀態都不一樣,我希望自己能達到現階段的最好,這可能是處女座的一點小毛病,但我知道下一個階段的我肯定會更好。”

2009年生日當天,趙夢接到了新褲子樂隊當時經紀人的電話,問她願不願意去當貝斯手,第二天她就去排練了。那時她就覺得彭磊和龐寬都是很有個性、有特點的人,“到現在他倆依舊那麼另類、不一樣,我們之間也更像是會惦記著彼此的老朋友。”

趙夢說,因為在閃星樂隊和新褲子樂隊中擔任不同的工作,所以對待一些事情的看法也會有所變化。  受訪者供圖
趙夢說,因為在閃星樂隊和新褲子樂隊中擔任不同的工作,所以對待一些事情的看法也會有所變化。 受訪者供圖

雖然閃星和新褲子兩個樂隊的風格不同,但都是趙夢喜歡的。而做貝斯手和主唱在舞台上的感受也並不相同,貝斯手要收斂一點,主唱則需要表現力更強。在趙夢看來,主唱會比貝斯手扛的任務多,也更難一些,詞曲創作、唱功,現場體力維持、如何保護嗓子,甚至看待一首歌曲的角度也會有變化,“身份的改變讓我更加外放,也更接近內核的自己。”

生活

是女生都會有少女心

此前,新褲子樂隊三個人中,只有趙夢是全職樂手,大家都覺得只做樂隊很難養活自己。但趙夢不這麼認為,她說自己是個有多少錢就過什麼日子的人,不喜歡攀比。

世人對“女樂手”會有一些刻板印象,但趙夢不抽菸、不喝酒,唯一的缺點就是愛熬夜。“其實晚睡更多是因為有很多工作要處理,也會去思考很多問題。只能說每個人都不一樣。像我,熬夜就總改不了。晚上睡不著,大腦一直在想這想那的。”

別看趙夢總是身披一副“鎧甲”,但她也有害羞、小女生的一面。《乘風破浪》中,趙夢給姐姐們寫了一段旋律,唱給大家聽後獲得了誇獎,說得她臉都紅了。郭采潔曾說,趙夢在她心中是公主,甜的部分在內心裡。趙夢笑言,是女生都會有少女心。“我有很多面,現在我也搞不清楚自己。”就好似拿現在的她和20歲的時候相比,對於人生的理解漸漸成熟了,“以前更多在意別人,現在更多關心自己的內心,也在努力尋找自己。”

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首席編輯 吳冬妮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