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藏武警某部:守護怒江天塹上的“兩橋一墩”

2022年08月04日21:17

中新網拉薩8月4日電 (王彧 廖善輝)在西藏自治區八宿縣境內的大峽穀,洶湧奔騰的怒江川流不息,懸崖峭壁之間,川藏公路蜿蜒穿行。從八宿啟程往芒康方向行進不久,便能欣賞到“兩橋一墩”的奇景,過往司旅時常在新橋上駐足,驚歎於新老兩座怒江大橋的雄偉。

  負責這段公路養護的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某支隊官兵每次路過大橋都要鳴笛致意,每逢清明都要在橋欄上點一根菸、上一炷香,面向老橋水泥橋墩莊嚴肅立。這座橋墩像一座豐碑,為過往的行人講述著當年十八軍將士修築川藏公路時的英雄故事。

圖為老怒江大橋全貌。資料圖 王彧供圖
圖為老怒江大橋全貌。資料圖 王彧供圖

  1950年,新中國成立初始,十八軍向西藏挺進。在沒有一張完整地圖、沒有任何地質水文資料的情況下,11萬軍民經過4年的浴血奮戰,以平均每公里犧牲一人的巨大代價,在平均海拔4000米的高原上築成了進出西藏的“大動脈”——川藏公路。

  在修築怒江橋時,一位戰士因連續作業身體疲勞,不慎掉進正在灌注水泥的橋墩里,戰友們想盡一切辦法也未能將他救起,最後只能含淚將他築進了橋墩。

圖為怒江大橋老橋墩。資料圖 王彧 攝
圖為怒江大橋老橋墩。資料圖 王彧 攝

  如今,新怒江大橋雖已修建而成,但為了紀念這位烈士,這座特殊的橋墩被保留下來,成為聳立在滔滔江水中的一座豐碑。每逢清明節,當地群眾都會在橋上繫上潔白的哈達,紀念為邊疆建設和民族團結獻身的築路英雄。

  1953年,怒江大橋建成時是一座便橋,1972年改建為水泥混凝土拱橋。

  1996年起,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某支隊官兵擔負起川藏公路竹巴籠至東久橋段780餘公里道路的養護保通、搶險救援任務。當時的怒江大橋,雖然長度僅幾十米,但飛架於峭壁之間、橫跨在怒江之上,是川藏公路的“咽喉”。這裏陡峭荒涼,自然災害頻發,年久失修的大橋急需改建和維護。

圖為官兵在執勤哨位講述守橋歲月。 王彧 攝
圖為官兵在執勤哨位講述守橋歲月。 王彧 攝

  2013年12月,為確保大橋安全通行,該支隊官兵採取“橋背橋”方式,在原怒江大橋之上架設起一座鋼架橋,並擔負起橋樑守護任務。多年來,官兵們默默堅守,與連綿的崇山,荒蕪的大地日夜為伴。

  “怒江大橋是川藏線的咽喉要道,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因此,我們的堅守責任重大。”曾經的守橋戰士,有著8年兵齡的該支隊某中隊戰士向剛說。

圖為官兵在舊橋上參觀怒江隧道。 王彧 攝
圖為官兵在舊橋上參觀怒江隧道。 王彧 攝

  修建於2013年12月的怒江大橋保通鋼架橋,由於受到大型車輛荷載的長期作用,已經接近使用壽命,承載能力下降。

  為確保川藏公路的安全暢通,新怒江大橋的修建計劃被提上日程,2018年正式建成通車,道路通行能力得到大幅提升。同年,隨著軍隊調整改革和使命任務變化,該支隊不再擔負守橋任務,但養護保通、搶險救援的重任仍在繼續。

圖為官兵養護怒江大橋。 廖善輝 攝
圖為官兵養護怒江大橋。 廖善輝 攝

  2022年7月以來,藏東南地區連續暴雨,川藏線怒江溝段山體塌方、泥石流災害持續不斷,致使該段道路多次發生交通中斷。時值西藏旅遊黃金期,進出藏車輛和人員達到年度高峰值,每次道路受災,往來車輛都能堵上數公里。

  7月下旬,怒江溝段再次爆發30餘處大面積泥石流、塌方、路基垮塌災害,近千輛車被困滯留。災情發生後,該中隊官兵迅速投入戰鬥,多輛大型救援開赴一線。災害現場,官兵們首先安撫好滯留群眾情緒,隨即採取“多點作業、先通後擴”的戰法搶通道路。

  道路恢復通行後,有序排隊通過的車輛和群眾,紛紛鳴笛揮手向官兵致謝。

圖為官兵奮戰搶險保通一線。 廖善輝 攝
圖為官兵奮戰搶險保通一線。 廖善輝 攝

  這樣的搶險救援,在怒江溝段還有很多,在整個川藏線更是家常便飯。多年來,該支隊官兵傳承發揚“兩路”“老西藏”精神,他們隨時保持箭在弦上、引而待發的備戰狀態,為這條“咽喉要道”的暢通時刻準備著。

  “曆經滄桑的怒江大橋老橋墩,是川藏公路修築曆史的最好見證,更是革命先輩犧牲奉獻的英雄豐碑,每一次鳴笛致意都是我們這些後輩們銘記曆史的一種方式。如今,我們不再擔負老橋的守護,但保通川藏線的使命仍在,我們將接過革命先輩肩上的重擔,義無反顧、不辱使命,為‘生命線’的暢通和過往旅客的生命安全貢獻力量。”該中隊上等兵範龍仁說。(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