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城市“洗牌”,上海廣州角逐智能車第一城

2022年08月04日14:13

  澎湃研究所研究員 朱玫潔

  汽車產業正在經曆變革。

  無論南北東西區域,汽車是諸多大城市的支柱性產業, 自2009年以來,中國已經連續10年成為全球最大汽車生產國。2018年,中國汽車產量全球占比達到30.4%。上海、廣州、長春、柳州、武漢、重慶、北京、合肥,這些都是年產量超百萬的汽車城市。

  產業變革推動著新一輪汽車城市洗牌。

  本次疫情期間,汽車產業再度作為支柱產業被提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明確:在常態化疫情防控的前提下,促進汽車製造、電子信息、新材料、生物醫藥等支柱產業恢復發展,穩住經濟基本盤。

  時下無無論國內外,智能網聯汽車、新能源汽車正是最矚目的兩個行業發展趨勢。

  連續三年蟬聯汽車產量第一城的廣州在近期發佈的《廣州市智能與新能源汽車創新發展“十四五”規劃》中表示,“十四五”時期是智能與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是廣州汽車產業由大變強、搶占發展製高點的關鍵突破期,並計劃以“智能+新能源”為方向打造一批具有核心競爭力的汽車企業。

  在國內,2015年,汽車“新四化”(電動化、聯網化、智能化和共享化)趨勢已在業內提出,隨後一批造車新勢力站穩腳跟,再塑國內汽車城市版圖。體現在產量上,合肥快速進階,重慶大幅起落,長春連續收縮。

  在此輪變革中,哪些汽車城市能站穩腳跟、競爭未來汽車之城的領頭羊?

  汽車生產基地再洗牌

  從2021年各地汽車產業來看,國內共有十省市年產汽車超百萬輛。

  其中,廣東、上海、吉林、湖北、重慶、廣西依舊是國內規模最大的汽車製造區域,六省市2021年汽車產量均已超過或接近200萬輛。安徽、北京、河北、山東四省市均已超過100萬輛。除此之外,浙江以99.37萬的產量距百萬大關一步之遙。

  2018年是國內汽車市場的一個關鍵節點,2017年中國汽車銷量達到曆史最高2888萬輛,2018年、2019年、2020年迎來汽車銷量三連降,汽車製造城市多少受到衝擊。比如上海汽車製造高地嘉定區,這三年汽車產量連續略微下滑,全區的工業增速、稅收增速都不算亮眼。重慶汽車產業則迎來“大換血”。

  重慶曾在2016年以316萬輛年產量奪得全國第一。地方龍頭企業長安汽車在2019年迎來長安福特銷量腰斬、長安鈴木退出中國。重慶發力於中低端市場的力帆、北汽銀翔更是元氣大傷,面臨破產重組。

  基於此,重慶汽車產業起伏波動很大,2019年全市年產量跌至138萬輛,2021年恢復到約200萬輛,暫居全國第五。

  同樣,隨著現代起亞、北京現代等汽車品牌銷量的萎縮,北京市汽車產量也從年產200多萬輛的高點收縮至135萬輛。

  近些年車企洗牌原因是多樣化的,除了企業自身的運營策略,從大環境看,一方面,國內汽車市場從首購為主,轉變為換購為主,對改善型汽車產品的需求增大。另一方面,經過多地上馬汽車生產項目,中低端汽車市場產能過剩,形成激烈競爭。

  新能源汽車作為新主流,其技術路徑、產品賣點與傳統燃油車大為不同,即使是通用、大眾等國際燃油車巨頭,轉型也並不容易。而智能網聯汽車作為業界前沿趨勢,對於企業的技術要求也較高。

  在此背景下,業界認為部分主要汽車生產基地將發生調整。“北京、重慶等過於依賴這些合資品牌的傳統汽車產業基地,其汽車產量極有可能在‘十四五’時期出現較大幅度下滑,而江蘇、浙江、四川等地區將有望借助新能源汽車及中國品牌的崛起成為中國新的主要整車生產區。”

  可看到,安徽、浙江等區域正在上升。合肥近年將蔚來等造車新勢力收入麾下,較為成功地實現傳統燃油車產業的轉型升級,造車實力不斷顯化,2021年安徽成為汽車年產超百萬輛省市中增速最高的地區,同比增速超65%。

  廣州、上海兩市抗衝擊力最強

  廣州、上海、長春一向被視為中國汽車城的第一梯隊,北京、重慶、武漢等市緊隨其後。在上一輪產業洗禮中,廣州、上海表現出的整體抗衝擊性最強,產業收縮幅度較小,恢復較快。

  2016年-2022年中,廣州於2017年取得年產約311萬輛汽車的最高點,2019年走至年產量最低點,依舊達到292萬輛,至2021年恢復至297萬輛,連續三年汽車產量居全國第一。

  上海於2018年取得年產約298萬輛汽車的最高點,2020年走至年產量最低點,依舊達到265萬輛。至2021年恢復至283萬輛,居全國第二。

數據來源:各地統計局、公開報導
數據來源:各地統計局、公開報導
數據來源:各地統計局、公開報導
數據來源:各地統計局、公開報導

  相比而言,如上文,北京汽車產量整體大幅收縮。長春仍在收縮,2019年長春汽車年產量達到288.9萬輛,2020年降至265.46萬輛,2021年繼續收縮至242萬輛,居全國第三,與第二位上海形成一定的產能距離。

  大浪淘沙,無論從產業規模還是產業韌性,廣州與上海當之無愧為國內汽車“雙雄”。

  廣州、上海都擁有大型國企汽車集團——廣汽與上汽,廣汽在2021年《財富》世界500強上位於176位,同比上升30位,是上升幅度最大的中國車企。上汽則是上述榜單排名最高的中國車企,居第60位。

  這兩家汽車集團都有實力強勁的合資品牌,如廣汽豐田、上汽大眾,也正在發展自主品牌如廣汽埃安、上汽榮威。產品線基本可以覆蓋中高端、中低端兩類。同時,廣州與上海也都誕生或引進了新能源造車企業,為地方產業注入新血液。比如廣州的小鵬、上海的特斯拉。

  也因此,面對產業新變,上海廣州兩市被給予了以新能源、智能車為突破口並代表中國汽車製造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的期待。

  2020年國家發改委發佈了《智能汽車創新發展戰略》,其中強調“智能汽車已成為全球汽車產業發展的戰略方向”。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已早早佈局國家層面的試點及平台,走在大部分其他汽車城市的前面。

  角逐2025年:上海120萬輛、廣州200萬輛

  上海和廣州在新能源汽車、智能網聯汽車方面進展如何?

  兩市新能源汽車年產量正在高速拉升。目前,上海顯著領先廣州。

  2016年,上海年產新能源汽車6.2萬輛,廣州則剛起步不久為0.48萬輛。至2021年,上海年產新能源汽車63.19萬輛,廣州則為14.98萬輛。

數據來源:各地統計局、公開報導
數據來源:各地統計局、公開報導

  究其原因,廣東雖擁有不少新能源汽車品牌,如小鵬、比亞迪,其主要工廠並不在廣州。總部位於深圳的比亞迪,在深圳坪山落地有工廠。小鵬總部雖在廣州,且是2021年造車新勢力的銷量冠軍,但其第一工廠落在廣東肇慶。

  到2020年9月,小鵬汽車的第二個整車製造基地——智能網聯汽車智造基地才在廣州奠基。這次落地明顯由廣州主動招引促成,伴隨而來地是由廣州開發區管委會全資企業——廣州凱得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提供40億人民幣融資以支持小鵬汽車加速拓展業務。

  這頗有幾分合肥招引蔚來的味道,不過相比蔚來總部來自上海,小鵬本就是廣州企業。廣州產業整體以市場導向為主,城市主動出手新能源整車製造項目的節奏稍慢一拍。上述小鵬新工廠預計在2022年底投入使用。

  另外,位於廣州番禺的廣汽埃安工廠也還在發展中,未來兩年,廣州新能源汽車產量有望大幅拉升。

  總體看,上海目標是2025年實現本地新能源汽車年產量超過120萬輛、新能源汽車產值突破3500億元、新能源汽車占全市汽車製造業產量35%以上。實際上,2021年上海新能源汽車產量占到全國的近18%,坊間對上海已有新能源汽車第一城的稱呼。

  廣州近期提出到2025年廣州新能源汽車產能超200萬輛,進入全國城市前三名。從兩市2025年目標看,廣州野心很大,其目標200萬輛遠超上海目標120萬輛。

  在智能汽車方面,上海、廣州正在緊鑼密鼓地的開展測試和技術攻關,期待搶先占領自動駕駛的山頭。整體看,上海擁有的國家級平台更多,開展自動駕駛測試較早、相關公共平台基礎好。廣州則有更活躍的市場實踐。

  例如去年引發業界關注的華為量產版“L4”級自動駕駛系統,其體驗車從上海華為研究所出發,這意味著上海是該系統研發的主要地區之一。但華為選擇的三個合作夥伴則分別北汽、長安汽車和廣汽集團(將分別打造三個子品牌),這三個商業化夥伴都不來自上海。

  較廣州,上海佈局有更多大型國家級的汽車公共服務平台包括汽車及零部件檢測、認證平台等等,研發條件更為有利。如國內首個“國家智能網聯汽車試點示範區”封閉測試區在2016年於上海嘉定開園。2017年,該試點示範區還舉行了全國首次L4無人駕駛貨運卡車公測。

  廣州雖未在早期佈局最領先的政策,但在有限的政策空間內依靠市場活力做出了特色,廣州在國內率先認可其他地區智能網聯汽車道路測試許可,也是目前全國單車封閉測試成本最低的城市。

  今年4月30日,廣州市首批自動駕駛便民線正式開放載客測試。同時,廣州市南沙區為小馬智行頒發國內首個給自動駕駛企業的出租車經營許可。廣州在公共巴士、自動駕駛出租車等領域率先開啟了商業化探索。

  廣州計劃在“十四五”時期實現智能化道路長度達800公里,與上海角逐未來汽車之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