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汽油價格迫近4美元關口 “衰退交易”要占上風了嗎?

2022年08月04日00:11

  原標題:美國汽油價格迫近4美元關口 “衰退交易”要占上風了嗎?

  隨著近期歐美一系列經濟數據走軟,美聯儲仍決心大力抗通脹,市場對衰退的擔憂逐漸升溫。

  8月3日,美國汽油價格跌至4.163美元/加侖,逐漸迫近4美元關口,比一個月前下降逾60美分。對比來看,6月中旬美國汽油價格曾一度突破5美元,創下曆史新高。與此同時,布倫特原油期貨8月3日在100美元/桶關口附近震盪,WTI原油徘徊在95美元關口附近。

  另一方面,儘管近期汽油、原油價格有所回落,但其實仍處於相對高位。一年前美國汽油價格僅略高於3美元/加侖,布倫特原油價格僅約為70美元/桶。

  需要注意的是,在美國汽油價格一度突破5美元後,今年夏天駕車人數急劇下降,但近期汽油價格回調已經再度開始吸引美國司機重返公路。

  國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趙偉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商品市場通常由供需決定。銅的需求結構中過半與工業生產相關,均指向強週期因素;而原油需求中66%源自交運,弱化了油價對經濟週期的反映。因此,銅為代表的基本金屬,價格往往見頂於“滯漲”階段;油為代表的能源價格更晚見頂。

  衰退擔憂拖累油價高位回落

  在近期油價走勢疲軟背後,經濟衰退擔憂升溫是主要原因。

  上週美國公佈的第二季度實際GDP年化環比下滑0.9%,連續兩個季度錄得負值,標誌著美國經濟陷入“技術性衰退”。

  目前美國製造業已經展現疲態,美國7月ISM製造業指數為52.8,創下兩年多新低,新訂單指數僅為48,連續第二個月陷入萎縮,疊加庫存增加,令工廠減少生產。此外,受原油和金屬價格下挫推動,物價支付指數創兩年新低。另一方面,美國7月Markit服務業PMI更是直接從6月的52.7跌至47.0,已經陷入衰退。

  需要注意的是,美國經濟其實也釋放了一系列矛盾的信號,也有一些積極的信號。趙偉表示,“衰退交易”興起的同時,經濟的韌性與通脹攀高又帶給市場新的困惑。6月,美國非農新增就業人數37.2萬人,遠超市場預期的26.5萬人,美國零售銷售同比也高達8.94%,仍處高位,美國經濟基本面仍顯現了較強的韌性。與此同時,美國6月CPI高達9.1%、再創近40年新高。經濟到底處於“過熱”、“滯脹”還是“衰退”?近期的市場表現仍存疑惑。

  此外,美聯儲青睞的通脹指標:6月核心PCE價格指數同比上升4.8%,再次超出預期,仍維持在40年來高位附近,美國通脹率依舊居高不下。

  以目前的美國通脹走勢來看,美聯儲可能需要進一步加息,經濟增長還會進一步放緩。

  這一點也得到了美聯儲官員的呼應,8月2日多位美聯儲官員強調控製通脹的重要性,這預示著美聯儲或許並不會像此前市場預期的那樣迅速向政策寬鬆轉變。

  舊金山聯儲主席戴利認為,美聯儲“遠未”完成為通脹降溫的努力。美國通脹仍處於40年高位,要把通脹率拉回到2%左右的目標水平還有很多工作要做。雖然之前美聯儲一度連續兩次加息了75個基點,但不應該把這些大動作視為逐步減少加息的跡象。

  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則認為,在9月下次會議上加息50個基點是合適的,不過他依然為75個基點的更大幅度加息敞開了大門,認為這一加息幅度“可能也沒問題”。克利夫蘭聯儲主席梅斯特也表示,預計今年的經濟增長將低於趨勢水平,這對控製通脹是必要的。

  在趙偉看來,鑒於宏觀環境的不確定性抬升,美聯儲正弱化前瞻指引、重視實際數據。因此,美聯儲加息速度的見頂與否,仍需“通脹見頂”的數據驗證。中長期來看,即使通脹讀數階段性見頂,未來能否回歸2%的目標也面臨不確定性;考慮到美聯儲對增長放緩的容忍度有所提升,未來終點利率水平其實也存在不確定性。

  衰退交易要逐漸占上風了嗎?

  需要注意的是,本週美聯儲官員紛紛祭出鷹派發言,意味著抗通脹的決心比市場此前預期的更加堅定,經濟衰退的風險也在變大。

  利率市場現在預計美聯儲將在12月底前把基準利率上調至3.4%左右,比8月1日的預測提高了13個基點,市場對美聯儲明年第一季度降息的押注也正迅速降溫。美聯儲上週將基準利率上調75個基點至2.25%-2.5%。

  高盛認為,市場對貨幣政策會更為寬鬆的預期可能有些大意,而且過早地淡化了經濟衰退風險。如果未來通脹還是難以降溫,市場將更容易受到美聯儲意外“轉鷹”的影響。屆時,美國經濟活動將放緩,經濟衰退持續時間更長、程度更深。

  與此類似的是,瑞信集團短期利率策略全球主管Zoltan Pozsar也認為,美國經濟可能需要經曆更深和更長時間的衰退,通脹才會得到控製。在Pozsar看來,俄烏衝突和供應鏈瓶頸使通脹成為了一個結構性問題,而不是週期性問題。為了應對該難題,美聯儲現在可能不得不將利率提高至5%或6%,並保持在這一水平,從而使總需求大幅持續下降,跟上供應趨緊的局面。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目前的“衰退交易”已經穩固。趙偉解釋稱,油價為代表的能源價格與實際供需的“脫鉤”,以及韌性的經濟數據、高漲的通脹指標,顯示“衰退交易”似乎操之過急。與過往衰退交易中油價走勢相比,本輪市場更為“糾結”;近期油價隱含波動率的攀升,同樣顯現了市場對於衰退交易的疑慮。

  此外,美股財報也反映了市場的韌性,8月2日美國最大煉油廠馬拉松原油發佈財報,預計三季度汽油和航空燃油需求仍會很強,柴油的需求則會保持穩定。

  由於全球在煉油產能投資的長期不足,即便現有煉廠滿負荷生產也無法應對疫情後爆炸性反彈的需求。馬拉松原油表示,煉油業務的利潤在二季度達到每桶37.54美元,而過去幾年里一般都在15美元/桶左右。光是調整後歸母淨利潤這一項,馬拉松原油在今年二季度就進賬近57億美元,而去年同期僅為4.37億美元。

  中銀國際環球商品市場策略主管傅曉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目前“通脹交易”和“衰退交易”在交替出現,有時候市場的情緒更偏向通脹擔憂,有時候更偏向衰退,但“衰退交易”的趨勢似乎在逐漸升溫。接下來的關鍵可能是未來幾個月的經濟指標和美聯儲的加息速度。需要注意的是,即使衰退未來真的發生,也需要一段時間,不會立刻發生。

  從長期來看,衰退交易大概率將逐漸佔據上風。趙偉表示,從領先指標來看,曆史經驗顯示,美國製造業PMI新訂單指數一般領先於經濟走勢2-4個季度,該指標掉入50%的榮枯線以下後,GDP同比增速掉入負值區間的概率也會明顯上升。6月製造業PMI新訂單指數跌破50%,指向美國經濟步入“衰退”的時點或在今年底至明年初,“硬著陸”風險的市場影響不容忽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