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劇《五星出東方》深圳演出,用喜劇元素演文物曆史丨主創談

2022年08月05日15:02

新京報訊(記者劉臻)入圍第十七屆文華大獎終評作品名單,由北京演藝集團製作,北京歌劇舞劇院演出的舞劇《五星出東方》於8月5日至6日,在深圳大劇院上演,並開啟文華獎評選前的全國巡演。8月4日,在中國情人節——七夕這一天,深圳大劇院特別策劃了一場名為“共赴一場跨越千年的浪漫之旅”舞劇《五星出東方》分享會,北京演藝集團副總經理、舞劇《五星出東方》製作人董寧,攜總導演王舸,劇中精絕首領之女“春君”的飾演者青年舞蹈家古麗米娜·麥麥提(以下稱“古麗米娜”)、漢朝戍邊將領“奉”的飾演者羅昱文、北人首領之子建特的飾演者索朗群旦到場,為現場百餘名觀眾分享了舞劇創作台前幕後的故事,讓觀眾在濃厚的傳統文化氛圍里感受這部民族情誼動人的舞劇。

主演在分享會上與觀眾互動。

《五星出東方》是由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和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宣傳部共同出品的舞劇,國家一級導演王舸擔任總編導,北京舞蹈學院副院長許銳擔任編劇。該劇以國家一級文物“五星出東方利中國”漢代織錦護臂為題材,講述考古人員發現這塊織錦護臂後,在風沙中進入時空隧道的故事,生動詮釋了各族人民“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結成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的主題。據悉,舞劇《五星出東方》結束深圳站演出之後,還將前往重慶、新疆和田、烏魯木齊等地進行巡演。

《五星出東方》體現了民族融合

舞劇《五星出東方》於2021年6月在北京首演,這部作品多個舞蹈片段如展現大國威儀的漢韻舞蹈《錦繡》,曾同時登上今年河南衛視和B站的元宵晚會,圈粉無數;而帶有濃鬱西域風情、婀娜嫵媚的燈舞《遠古的呼喚》,也已先後亮相於央視《國家寶藏·展演季》和陝西衛視2022年絲路春晚,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本次分享會以古麗米娜、羅昱文、索朗群旦三位主演一段精彩絕倫的“送花舞”開場,他們在台上的表演引得現場觀眾陣陣掌聲。《五星出東方》是以獨舞見長的青年舞蹈家古麗米娜出演的首部舞劇,她認為,演舞劇對於舞者而言,非常考驗自身的綜合能力,除了需要過硬的專業技能外,在人物塑造、情感表達,情節表達等各個方面都有一定的要求。在劇中,“春君”實際年齡大約在16歲,實為一名情竇初開的少女,但觀眾絲毫也看不出如今已為人母,頭頂中央民族大學舞蹈學院副教授光環的古麗米娜已在學校任教15年了。對於她來說,從年齡上“春君”與現實生活中的自己雖有差距,但回顧整個創作過程,古麗米娜依然覺得自己很享受,也很快樂。“我特別享受‘春君’這個角色,因為她的古靈精怪、活潑善良的性格,也讓我有了重返青春、放飛自我的感覺。這次整個舞劇是以現當代舞蹈語彙為主,與我以往所跳的民族民間舞很不同,尤其演繹的是兩千年前新疆的故事,讓我有種穿越感,突然進入到一個童話般的世界,帶領著他們二人逛大美新疆。”

羅昱文、古麗米娜在分享會現場展示開場舞。

青年舞者羅昱文所飾演的漢朝戍邊將領“奉”與自己的實際年齡相仿,但他認為“奉”的經曆與肩負的責任都比自己要成熟得多,“奉”的責任感與號召力也一直是自己不斷打磨的表演方向。在羅昱文看來,古麗米娜與索朗群旦兩位老師經驗豐富,排練過程中給過自己很多的幫助與鼓勵,他認為《五星出東方》是一個體現民族融合的劇,在選角上,從維吾爾族、藏族到漢族,他們三人其實已經完成了民族融合:“我們三人這一年多的磨合,已經完成了默契培養,如今已經可以很從容地互相在舞台上飆戲,盡情享受著每一場演出。”

雖然索朗群旦飾演的北人首領之子“建特”在劇中是個反派角色,但在索朗群旦眼中,這個角色也有純真的一面,他從“建特”身上能感受到另一種愛:“剛開始大家眼裡的‘建特’是野蠻的代表,與‘奉’的大愛形成了鮮明對比。當他感受到了精絕古城裡面老百姓的真情與愛,性格也改變了。”

用喜劇的方式展現那段厚重的曆史

舞劇《五星出東方》的構想和題材來源於在古絲綢之路新疆和田段出土的“五星出東方利中國”漢代織錦護臂。1995年10月,中日尼雅遺址學術考察隊成員在和田地區民豐縣尼雅遺址一處古墓中發現織錦“五星出東方利中國”,該織錦長18.5釐米,寬12.5釐米,上有八個篆體漢字:“五星出東方利中國”。織錦現為國家一級文物,“五星出東方利中國”的出土不僅被譽為20世紀中國考古學最偉大的發現之一,也被列入中國首批64件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之一。

舞劇《五星出東方》總導演王舸(左)分享創作感受。

面對如此特殊的創作題材,主創團隊在藝術形式的選擇上十分謹慎,力求找到最完美的表達語言。北京演藝集團副總經理、舞劇《五星出東方》製作人董寧回憶:“當我們瞭解到織錦護臂背後的曆史故事後,更為深刻地領悟到文化自信由何而來。我們有悠久的曆史,有實實在在的寶物在觸動著我們。這件織錦護臂不僅僅是一件珍貴文物,作為文藝工作者,我們也想要將其變成一部文藝作品。”

北京演藝集團旗下共有九大院團、十二個藝術門類,在表現形式的選擇上,董寧最初覺得用歌劇、舞劇、音樂劇展現這一題材或許都有可能。但“五星出東方利中國”漢代織錦護臂並沒有太多的史料支撐,因此需要填補更多的藝術想像,最終選擇用舞劇形式表現,董寧覺得,是因為舞劇雖然拙於敘事,但長於抒情,而這件出土的漢代織錦護臂特別需要情感的注入。“我們不僅僅希望通過一件文物去講一個故事,也希望我們講的這個故事能成為一台優秀的舞劇,這個關係非常重要。又要有政治意涵,又要有文化曆史含量,又要有藝術本體的特質,當這些因素交織在一起時,才能與觀眾產生共鳴。”

北京歌劇舞劇院演員現場展示經典舞段《錦繡》。

除了“五星出東方利中國”織錦護臂外,一片從尼雅遺址中出土竹簡上“奉謹以琅一致問春君,幸毋相忘”的寥寥數語,成為主創人員展開創作的全部線索。為了挖掘更多素材,主創團隊深入新疆採風並做了大量曆史研究,十二易其稿、反複修改錘煉。剛剛憑藉《五星出東方》入圍第十七屆文華導演獎“提名人選”名單的總導演王舸覺得,《五星出東方》好看的一個重要因素在於,創作團隊嚐試用喜劇的方式展現這段厚重的曆史,通過輕鬆、幽默的表演方式展現劇中的文化碰撞與交流,這在過往的舞劇中並不多見。在王舸看來,長久以來,中國的舞劇太過於嚴肅,多年來鮮有人從另一個角度與創作方式去展現具有文化性質的舞台作品。“其實任何一個題材作品都可以用詼諧輕鬆的方式表現,這樣也能給觀眾以新奇的感受。”

王舸還表示,劇中所有舞蹈演員都非常的辛苦,他們不僅要在劇情高速運轉中不斷在各民族身份間進行角色互換,自首輪巡演開始以來,《五星出東方》每到一個城市演出,演員必須從落地開始就進入工作狀態,不能有任何的懈怠:“他們不敢有任何的不舒服或情緒上的波動,每個人如同走在鋼索上。因此觀眾從《五星出東方》這部作品中,不僅能看到精彩的舞蹈與詼諧的劇情,也能看到每一位舞蹈演員背後,多年來潛心鑽研刻苦訓練的痕跡。”

編輯 田偲妮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