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萬遊客滯留三亞,回程機票暴漲,“就很離譜”

2022年08月07日10:03

  澎湃新聞記者 陳悅 鞏漢語 鄒佳雯 陳斯斯 徐禎曜 陳逸欣

  消息來得很突然。8月6日淩晨3:52,“三亞發佈”發出通知:自2022年8月6日淩晨6時起,全市實行臨時性全域靜態管理,除保障社會基本運行服務、疫情防控和緊急特殊情況外,全市範圍限制人員流動,暫停城市公共交通。恢復時間另行通告。

  躺在酒店床上刷手機的蔡女士直接“彈”了起來,趕緊喊醒正在熟睡的孩子,又去另一個房間把父母叫起——“必須馬上走”,這是當時她腦海中最強烈的念頭。

  許多遊客在早晨醒來後,緊急退房、奔赴機場。有人在國道上與上百人一同被攔住,有人在機場等待幾小時後被告知航班全部取消,還有人已經坐上飛機,卻聽到機組廣播讓大家下飛機。(→此前報導)

  據海南省衛健委8月7日最新消息,8月6日0-24時,海南省新增本土確診病例297例(含無症狀轉確診病例26例),其中三亞市240例(含無症狀轉確診病例23例)、儋州市11例、東方市10例、臨高縣10例、陵水縣10例(含無症狀轉確診病例2例)、萬寧市9例、海口市3例、瓊海市2例、澄邁縣1例、樂東縣1例(為無症狀轉確診病例);新增本土無症狀感染者186例,其中三亞市173例、陵水縣4例、瓊海市4例、樂東縣2例、五指山市2例、萬寧市1例。

  2022年8月1日0時至8月6日24時,本輪疫情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723例(三亞市615例、儋州市27例、東方市22例、陵水縣20例、臨高縣15例、萬寧市9例、樂東縣5例、海口市4例、瓊海市2例、五指山市2例、澄邁縣2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237例(三亞市212例、陵水縣13例、瓊海市4例、樂東縣3例、五指山市2例、儋州市1例、臨高縣1例、萬寧市1例)。

  被滯留的遊客何去何從?

  8月6日下午舉行的三亞市新冠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介紹,目前估算大概有8萬多名的遊客留在三亞,其中約3.2萬人屬於滯留在酒店的遊客,針對這些酒店的在住遊客,自2022年8月6日淩晨6時起實行臨時性全域靜態管理,酒店為旅客提供半價優惠的續住服務。遊客在完成7天風險排查(即7天內第1、2、3、5、7天核酸檢測陰性)後,經評估後可離島。

  目前,滯留機場的遊客陸續被送往酒店、回到已經退房的民宿或投奔當地朋友家。也有少部分“幸運的旅客”,提前改簽機票,在8月6日前離開了海南;或者臨時更改出行目的地,繞開三亞,前往海南其他地方,希望能順利搭乘航班回家。

  航班取消

  登上飛機又下來了

  7月27日,蔡女士帶著父母、孩子一家五口從上海出發到三亞渡假。剛開始幾天,大家遊島、潛水、衝浪玩得很開心。

  8月1日,三亞開始出現新冠確診病例,但“好像對遊客沒影響,該玩的還都在玩”。3日起,路上戴口罩的人越來越多,各項遊玩受到限制,蔡女士感受到三亞疫情形勢逐漸緊張起來。

  原本,蔡女士一家打算在8月4日早上返回上海,但在3日晚,三亞方面發佈要求——進入機場必須有48小時兩次核酸陰性證明。“根本來不及做!”只有一次核酸證明的一家人,只得退了機票,重新訂好酒店,再訂上6日上午返滬的機票。等待回上海的這兩天,一家人除排隊做核酸外,哪兒也不敢去。核酸隊伍很長,一次要排兩個小時。就在這兩天,酒店的健身房、泳池、堂食陸續關閉,外賣也幾乎消失。

  8月5日晚,蔡女士一夜不敢闔眼,刷著手機,就看到“三亞全域靜態管理”的消息。8月6日淩晨4時,蔡女士帶著一家人從酒店出發前往三亞鳳凰機場——她們訂的上午11:15起飛的航班還未取消。

  打車到機場、出示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成功取票,一切都很順利。6日10時許,蔡女士一家成功坐上飛機,艙門關閉,“身體能感覺到飛機正在發動”。忽然一切停止,廣播里喊著讓大家下飛機。“三亞防疫政策發生變化,不讓我們走了。”蔡女士說,飛機上大概200多名乘客,一度沒人願意下去,因為無處可去,酒店已經退房,是集中隔離還是自己找住處都不清楚。在三亞出差的王爾,在去往機場的路上就被攔住了。就在8月5日晚7點,他還與同事一同致電當地12345確認是否能飛離海南,得到的答覆是:持有機票以及核酸符合要求的前提下可以離開。8月6日早上,他們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坐上約好的車,駛向三亞鳳凰國際機場。10時50分,他們在國道上與上百人一同被攔住,一直等到12點多,眼見沒有被放行的可能,失落地回到了民宿。當日早上10點半,王女士一家四口也持有48小時內兩次核酸陰性記錄,從陵水途經高速公路,抵達三亞鳳凰機場。抵達前,王女士收到短信提示,航班因天氣原因延誤一小時。在候機大廳等待時,有工作人員突然告知,今日航班全部取消,而航班信息大屏幕上的信息較為滯後,還沒更新。機場里,還在期待著離開的遊客忽然變得茫然,“大部分人還懵著,不知道該怎麼辦。”王女士說,許多遊客手足無措,希望機場給出解決辦法,甚至想坐高鐵離開三亞。當天下午,根據鐵路12306網站信息,鐵路部門已對三亞地區列車票全部做禁售處理,市民不能通過鐵路離開三亞。

  尋找住處

  回到酒店、投奔朋友

  確認航班取消後,王女士和丈夫沒有太多猶豫,立刻想辦法解決住宿和交通問題。她緊急聯繫到三亞的一家酒店,接線人員稱仍有空房間,但遊客需要自行解決交通問題,酒店無法派車接送。一位三亞的朋友向他們一家發出邀請,考慮到滯留時間的不確定性和酒店費用問題,一家人決定先去朋友家暫住。她還找到此前聯繫的租車朋友,輾轉解決了交通問題。“街上出租車肯定打不到了,我看到幾輛滴滴,沒見到出租車。”她說,中途想給車輛加油,一連找了好幾家才加到油,“加油站都不營業了,說警察不讓營業。”朋友所在的小區只進不出,王女士一家現已順利進入,安頓下來。小區物業告訴她,目前可以叫買菜配送,外賣也許可以叫肯德基、麥當勞,不過王女士在路上沒怎麼看見外賣騎手。

  當日14時左右,在飛機上僵持的蔡女士一家和200名乘客走下飛機,分批前往候機樓等待。

  蔡女士有些不滿,8月3日晚上10時許,三亞發佈新政策,要求進入機場需提供48小時兩次核酸陰性證明,因此錯過了4日早晨的航班;6日終於符合要求坐上飛機,卻遭遇航班取消。“兩次政策變動都是發生在晚上,不給人留有緩衝的餘地。”

  6日下午17時許,蔡女士一家接受相關部門安排入住隔離酒店,暫定集中隔離七日。18時許,“三亞發佈”通告顯示,全市社區(村、居)、小區、企事業單位實行封閉式管理,居民原則上居家,非必要不出門、不流動、不聚集。

  隔離酒店此時還沒有限制遊客外出,蔡女士一家人前往超市採購物資,許多人的購物車里滿載食物,方便麵貨架幾乎已經空了,即便入住酒店了她還是希望多儲備些物資,“不打無準備之仗”。後來,她還叫了外賣,酒店也供應了盒飯。

  滯留等待

  或繞開三亞

  看到三亞航班大面積取消的消息後,黃女士慶幸自己有每天做核酸的習慣,持有48小時內兩次核酸檢測證明於8月5日提前返滬。

  黃女士一家在三亞遊玩,原計劃8月6日下午4時飛回上海虹橋。但是,多變的防疫政策讓她一度擔憂,於是將回程機票提前至8月5日下午。“我們原先在攜程上訂的機票,改簽要4200元一人,乾脆退訂,重新購買了8月5日的回滬機票,約3000元一人。”她介紹。8月5日下午,一家人準備登機時,候機室的人已經很多,沒有空座。黃女士說,當時許多飛往上海浦東的航班都取消了,前往杭州、北京、武漢的航班也有部分被取消,好在她搭乘的航班僅延誤一小時,最終順利抵達上海虹橋機場。對比之下,滯留三亞、焦灼等待的人則有些無奈。王爾和同事回到了退訂的民宿,雖然民宿不再對外開放預訂,但看著去而複返的遊客,老闆還是重新“收留”了他們。王爾也向家人、朋友報了平安。

  一時間,他覺得“心裡都有點涼,又因為人在島上,有種孤立無援的彷惶感”。他提到,機票的價格在不斷上升,“之前看三亞回上海的機票,一般在1600元、1700元左右,昨天(8月5日)等我們訂時,已是2486元了,晚一點再看,價格到了2800元左右,今天(8月6日)看到的價格就不談了,更離譜。”

  澎湃新聞記者6日上午查詢相關訂票軟件發現,當天三亞直飛上海的經濟艙票飆到了全價,公務艙回程機票高達一萬多元。7日、8日三亞直飛上海的經濟艙幾乎都為全價票,7日票價(含公務艙)從3000多元到1萬多元不等。8日票價從1000多元到3000多元不等。6日中午,飛常準顯示,當日三亞鳳凰機場近8成進出港航班被取消(含提前取消)。

  根據三亞市最新防疫規定,遊客需完成7天風險排查(即7天內第1、2、3、5、7天核酸檢測陰性),經評估後可離島。正在陵水遊玩的夏女士與女兒,8月4日在三亞落地,之後在陵水遊玩,原計劃於8月9日從三亞鳳凰國際機場返滬。8月6日,得知三亞、陵水進入靜態管理的消息後,她們迅速前往萬寧,計劃從海口輾轉返滬。目前,兩人已在萬寧一家酒店登記入住。夏女士說:“9號從海口美蘭機場出發回上海,因為那邊情況相對好一點,我們也沒有去過中高風險地區,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不會被取消航班。”

  曹同學是一名在滬讀書的大學生,暑假回三亞探親,眼下她也焦慮起來。她說,當地發佈全域靜態管理的消息後,公共交通已經暫停,少見到能看到出租車,自家的私家車因為沒有通行證也無法上路。

  原本,她訂了8月9日的機票回上海,花了3000多元,前兩天看著三亞的疫情形勢越來越嚴峻,她臨時改簽到8月7日,就在明天下午2時10分。

  “9月份學校要開學了,我本來想再提前點回上海。”曹同學很擔憂,她身邊也有人想返滬,但現在很多人走不了。

  曹同學查詢瞭解到,根據上海最新的防疫政策,她作為來自中風險地區的人,需要居家隔離7天,“這些我都能接受,我現在只希望明天的航班不要取消,我這裏距離鳳凰機場10多公里,如果實在不行,我就想著帶著核酸報告,騎自行車去機場。”

  8月6日近17時,曹同學再次發來消息:“明天的航班取消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