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奧運冠軍品牌起家到“一人獨大” 康力源衝刺創業板歷史沿革尚待解答

2022年08月09日00:15

近日,深交所創業板上市委公告稱,將於8月11日審議江蘇康力源體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康力源”)首發上會事宜。

此次IPO公司擬募資6.26億元分別用於康力源智能健身器材製造、研發中心建設、智能數字化工廠建設和補充流動資金。

公開資料顯示,康力源是1998年5月以中國第一位奧運會長跑金牌得主王軍霞名字命名起家,二十年發展,公司已全然演變成衡墩建一人獨大的公司,目前衡墩建直接持有康力源98.07%股份,為公司的絕對實控人。

從集體所有製企業到個人絕對控股,康力源的歷史沿革充滿疑問,深交所先後兩次在問詢環節重點質疑。

這家專業從事健身器材的研發、製造和銷售的擬上市公司背後隱藏著什麼經營秘密,在即將上會之際仍然籠罩著迷霧。

歷史沿革

康力源主要從事健身器材的研發、製造和銷售,產品包括無氧健身器材、有氧健身器材、室外全民健身器材等多系列產品。

工商資料顯示,康力源最早前身為1998年5月由徐州健身器材總廠、徐州健身器材總廠工會委員會、王軍霞共同出資設立的徐州軍霞健身器材有限公司(簡稱“軍霞健身”),註冊資本320萬元,各自的持股比例分別為50.31%、43.44%和6.25%。

王軍霞為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女子5000米冠軍,公司前身以王軍霞名字命名,並用該名註冊了“JX”“軍霞”牌商標。

公司設立歷史來看,康力源前身是國資主導下的集體制企業,目前已經成為衡墩建一人獨大的絕對控股企業,截至公司2020年11月股份製改製時,其直接持有98.07%股份。

康力源是如何從集體持股企業轉變為個人絕對控股公司的,其中是否存在國有、集體資產流失問題,對此深交所多次要求康力源詳細說明股權的歷史沿革。

康力源回覆函中表示,徐州健身器材總廠工會委員會持有的公司股權系替徐州健身器材總廠44名經營骨幹代持,時任徐州健身器材總廠廠長的衡墩建以王軍霞名義進行了出資,軍霞健身設立時的出資由衡墩建繳納,王軍霞對該部分股權不擁有任何權利。2001年,軍霞健身全部股權恢復至44名經營骨幹名下。

值得注意的是,軍霞健身設立時,衡墩建借用王軍霞名義進行出資並未獲得王軍霞本人同意或許可,王軍霞甚至對出資事項並不知情。2001年11月,衡墩建未取得王軍霞授權的情況下代為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書》,將王軍霞名義持有的公司股權恢復自己名下。

據康力源回覆問詢函透露,公司上述出資和股權轉讓問題,直至2017年11月公司準備上市前夕,才獲得王軍霞本人的授權書協議書,明確了王軍霞對軍霞健身對應股權不擁有任何權利。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查閱資料發現,奧運冠軍王軍霞僅在1996年5月向徐州健身器材總廠出具了《授權書》,同意其產品商標可以使用其肖像及姓名,可以用其肖像和姓名製作產品宣傳,使用時間為十年,如果要成立軍霞健身器材集團公司,需要徵得本人同意。

更讓投資者不解的是,2000年4月,作為國有股東的徐州健身器材總廠請求將其持有的軍霞健身全部出資轉讓給該廠上述原44名經營骨幹,並由該廠工會委員會代為持有,而此次國有股權轉讓並未履行任何評估程式、未及時辦理工商變更。

2004年,朱華勇等37名原股東將其持有軍霞健身股權全部轉讓給衡墩建,至此康力源成為衡墩建個人絕對控制的民營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徐州健身器材總廠改製時,衡墩建時任該廠廠長,這意味著在其任內,衡墩建將集體所有製企業轉變成為了其個人控制的私有化公司。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截至目前康力源的發起人股東衡墩建、許瑞景、彭保章、郭景報、曹康凱全部是徐州健身器材總廠的原高層,其中衡墩建為廠長,許瑞景、彭保章、郭景報為時任副廠長,曹康凱為時任的倉庫副主管。

一人獨大

康力源改製演變過程中存在諸多瑕疵,是否涉及國有資產的流失,是否涉及相關股權的爭議,是否涉及侵犯奧運冠軍的姓名權、名譽權?

21世紀經濟報導帶著多項相關問題致電公司採訪,但是截至發稿並未獲得公司進一步回應。

截至招股書籤署日,康力源已成為公司董事長衡墩建一人獨大股份製公司,其直接控制了公司98.07%的股份。

“如此高的個人持股比例在整個A股市場很少見,但是個人持股比例過大容易給上市公司帶來控制權等風險。”某券商分析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康力源是否存在改製違規等問題,需要其保薦機構、法律服務機構、監管層等深入調研確認,僅從目前的公司回覆函中難以說明問題。

“發行完成後,實際控制人持股比例有所下降,但對公司仍具有絕對控制力。”招股書中,康力源坦言不排除在公司利益與實際控制人利益發生衝突時,實際控制人不恰當行使其表決權,可能影響甚至損害公司及公眾股東利益的風險。

事實上,2019年至2021年報告期內,衡墩建一人獨大的股權結構已經給康力源埋下經營財務隱患。

報告期內,衡墩建等上述發起人股東頻繁與康力源拆借資金,僅康力源向衡墩建拆出的資金項目就包括衡墩建向公司的借款、由衡墩建代收貨款代付費用,三方抵賬等應收的淨額,以張芹、周濤和衡豔梅的名義向康力源借款,但由衡墩建實際使用的資金。

據瞭解,除代收貨款代付費用外,衡墩建向康力源的借款主要用於個人投資及少量個人資金周轉。

2019年初,公司與衡墩建的資金拆借餘額高達7901.75萬元,主要是康力源尚未收回的向衡墩建拆出資金本息。2019年當年,康力源向實際控制人衡墩建拆出資金1546.88萬元,其中由衡墩建代收貨款代付費用、三方抵賬等應收的淨額183.38萬元,應收取利息390.98萬元,收回資金8276.37萬元。2019年末,雙方的資金拆借餘額554.32萬元。2020年,康力源再向衡墩建拆出資金7.73萬元,收回資金565.85萬元。

康力源在報告期甚至成為衡墩建家族的提款對象,報告期內,康力源先後向衡墩建配偶魏哲玲、衡墩建配偶魏哲玲之弟魏浩等關聯人提供借款,用於個人資金周轉。

此外,康力源還存在大量的非關聯方資金拆借,報告期內,公司先後向江蘇歡樂買商貿股份有限公司、江蘇康伯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徐州海天石化有限公司等非關聯方拆出資金,金額累計近3000萬元。同時,康力源報告期內還存在為優力同創等提供對外擔保。

這也意味著,康力源在報告期內,暴露了多項實控人財務風險,已引起監管層的關注。

代工經營

“預計公司2022年營業收入在6.05億元至6.70億元,同比下滑4.58%至13.84%;歸母的淨利潤在7100萬元至7750萬元,同比下滑1%至9.30%。”還未上市,康力源業績已經變臉。最新的回覆函中,康力源回應深交所業績質疑稱,2022年公司的業績或將出現下滑。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報告期內,2018年至2021年,康力源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3.71億元、3.82億元、6.75億元和7.02億元,各期對應淨利潤分別為1438.86萬元、3470.13萬元、9365.43萬元、7852.51萬元。

報告期內,康力源的營收維持增長,但是盈利能力卻出現過山車行情。回看公司的經營數據不難發現,康力源二十年發展仍未實現業績穩定,背後有著其難以擺脫的束縛因素。據瞭解,雖然康力源註冊了自有品牌,但是目前主業仍主要是為國外知名健身器材品牌提供OEM/ODM等代工服務。

公司雖聲稱採取外銷與內銷、線下與線上、ODM與自主品牌相結合的銷售模式,但是在2018年至2021年,公司ODM/OEM銷售收入佔比分別達69.95%、65.80%、69.01%和71.19%。

2019年至2021年,康力源主要靠前五大客戶營收,對其銷售收入佔比分別為54.04%、58.43%和57.86%,尤其是對公司第一大客戶Impex直接銷售額佔比分別達35.62%、40.18%和39.76%。報告期內,康力源客戶集中度較高且呈現上升趨勢。

對國外知名健身器材品牌的代工依賴,讓康力源面臨境外市場的束縛,2019年至2021年新報告期內,公司外銷收入佔比已由71.12%提升至81.60%。

另一方面,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調查,報告期內,康力源的營收規模穩步增長,並不是公司銷售產品規模的擴大,2021年公司主要產品銷售數量甚至出現大幅下滑,公司營收穩步增長或主要得益於公司大幅提價。

2019年至2021年,康力源的綜合訓練器、自由力量訓練器、跑步機、健身車和室外全民健身器材等產品均出現大幅漲價,其中綜合訓練器由單價1261.96元提升至1333.68元,自由力量訓練器由201.66元提升至280.86元,跑步機由1888.54元提升至2114.65元,健身車由789.64元提升至901.08元。

為突破國內市場和自有品牌銷售,康力源甚至在國內電商平台採取刷單銷售,但是仍未有效提升公司的銷售規模。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我國與健身器材相關的企業數量眾多,2021年分佈在山東、浙江、廣東等10省的健身器材相關企業數量就高達68.57萬家,其中2020年新註冊企業12.46萬家,2021年新註冊企業9.25萬家。面對紅海競爭,行業企業普遍採取價格戰,相關產品價格正持續下滑,康力源報告期採取的提價行為短期增厚了公司營收,長期是否能順應行業趨勢,實現業績穩定仍是挑戰。

(作者:韓一 編輯:李新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