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磊:人到每個階段都會有自己的痕跡,我挺接受

2022年08月10日20:34

  中新文娛北京8月10日電(記者 任思雨)“你奶奶不是你奶奶,你奶奶是你爺爺,你爺爺是個太監!”“你撒什麼東西啊!”很多人都是從幾個搞笑名場面入坑芒果TV季風劇場《張衛國的夏天》的。

  這次,黃磊變成了一位胡同里的“廢柴中年”,短短一個夏天,中年危機一個接一個迎面砸來,從坐擁四合院變成負債纍纍,又經曆了一系列雞飛狗跳……

  人到中年的黃磊演繹人到中年的張衛國,他會怎麼看待這些危機呢?演過這麼多的中年角色,會擔心重複嗎?

來源:《張衛國的夏天》劇照。
來源:《張衛國的夏天》劇照。

想寫社會邊緣的角色

  劇集一開始,京劇團道具師傅張衛國蹬著自行車慢悠悠地出場。因為年輕時演出摔傷了腰,他只能在幕後給道具修修補補,雖然生活庸庸碌碌,每天卻也樂樂嗬嗬。

  但父親的意外離世,讓他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人到中年,他才被告知奶奶的照片是爺爺的,而爺爺是個太監,父親並不是爺爺的親兒子。

  可父親還沒告訴他的是,自己家的二環四合院也是租來的。一夜之間,張衛國的父親沒了、房子沒了,不僅發財夢碎,還因為賣古董被騙幾十萬……

來源:劇照。
來源:劇照。

  拍《小歡喜》的時候,黃磊和汪俊導演為新故事東拉西扯地開腦洞,他們想寫兩個處在社會邊緣的人,從事著不太被關注的職業,人到中年,體能、智力等等開始步入“下坡”,但依然渴望著幸福,於是重新審視自己,想要做出點改變。

  原本,黃磊想創作一個關於南京和北京的劇本,名字就叫《南京北京》:一個京劇團師傅和一個不知名中醫的故事,後來隨著劇情慢慢豐富,變成了張衛國和林宏年這對師兄弟。

  這對慘兮兮的兄弟承包了戲里絕大多數笑點:錢被騙光的張衛國想要江葬父親,淒風苦雨中一揚手,骨灰撒到了路人嘴裡;師兄轉行做新媒體,把師弟當素材寫出了大爆款,標題卻叫《太監的後裔》……

  “從某種意義上他倆都是到這個年紀,挺失敗的。”戲里,兩人遭遇著各自的中年危機:張衛國沒錢沒房、又有腰傷、還被兒子瞧不起;師兄林宏年是南京小有名氣的主持人,但因為跟不上新媒體潮流而被辭退,一把年紀又重新開始北漂,夫妻倆也沒有感情。

來源:劇照。
來源:劇照。

  “其實這個戲的人物關係構成和情感都是真實的,但是我們處理上是荒誕。”演師哥的劉奕君常常問黃磊,咱們拍的不是個輕喜劇嗎,怎麼我的哭戲比以前的角色都多?

  黃磊說,“喜劇我有一個觀點,我認為喜劇就是有著一定悲劇的底色,或者悲劇人物有喜劇的處理,其實就是劇中人在哭,但是看的人在笑,這跟生活中的喜劇很像。”

來源:劇照。
來源:劇照。

師兄弟第一次螢屏合作

  劇中,張衛國和林宏年兩人工作後一度失聯,後來在聚會上才重新取得聯繫,而在戲外,黃磊和劉奕君也是真實的師兄弟,經曆過同樣的久別重逢。

  黃磊細數起在北影上學時的生活,當時劉奕君是87級,他是90級,大一到大四的表演系學生加起來只有50來個人,大家都互相熟悉,但畢業時也沒有電子通訊錄,直到三年前,兩人在一個活動遇上,互相加上了微信。

  這次籌備新劇,黃磊在預邀名單看到熟悉的名字,很快就把師哥“搶”了過來,“我說劉奕君好,劉奕君真是我師哥,我們生活中就是師兄弟,是挺合適的。”

來源:劇照。
來源:劇照。

  以往的影視劇里,劉奕君常常飾演嚴肅的正面角色或者反派,這次卻被大家發現,演喜劇也可以很好玩,“第一次看到大家說他演喜劇演得挺好的,其實當時在學校訓練時大家都有喜劇訓練,他喜劇演得真就是到位的,挺準確的。”

  除了師兄劉奕君,劇里還能看到另一位熟悉的老朋友——黃磊的學生海清,很多人一看角色就樂了,紛紛評論說:中醫大夫,這簡直是為海清量身定製的吧?

  “她真的隨身帶著針,經常自己給自己紮”,黃磊笑說,自己身邊有一波人到中年走起養生路線的女演員,“然後海清在這裡邊可能是貢獻比較突出的,所以她外號‘海大夫’,她不僅自己養生,她還希望帶著大家一起養生,造福眾生。”

來源:劇照。
來源:劇照。

  他回憶起當年拍《小別離》的時候,因為膝蓋不太舒服,海清立刻要拿針給老師紮一下,“我就真膽大,說你紮一下,結果給我紮完血都滋出來了,紮我血管,我說你這行不行?但是她確實就挺熱愛這個。”

  這些年,觀眾在許多家庭生活劇里看到黃磊,《小歡喜》《小別離》《小敏家》……有時候也會問,這些人物會不會有點相似?

  “怎麼辦?我到這歲數了,你現在讓我演談戀愛也不合適,談戀愛也行,我也是帶著孩子對不對?”對黃磊而言,那些都是自己在螢幕上的樣子,比如在前不久殺青的《縣委大院》里,他還會以一個不同於以往的角色出現。

  “人到每個階段都會有自己的痕跡,我倒挺接受,現在的《張衛國的夏天》其實跟我前面的《小歡喜》也不太一樣的。”

來源:劇照。
來源:劇照。

想做溫暖現實主義的劇

  熱熱鬧鬧、哭哭笑笑,看《張衛國的夏天》時,一些觀眾總會想起那部講述小人物的經典——《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

  同樣的胡同市井生活,同樣生活不易但苦中作樂的中年人,但相較於張大民的中年,張衛國身上的喜劇色彩更濃,也更陽光一些。

  創作現實題材,黃磊希望能帶給大家一些溫暖,在拍《嘿,老頭!》的時候,他就提出過“溫暖現實主義”的概念,“希望通過一個戲讓大家能夠戰勝焦慮,或者給予大家一些溫暖、慰藉一下人心,我覺得也沒什麼不好。”

來源:劇照。
來源:劇照。

  戲里,人到中年的張衛國經曆著種種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那戲外的黃磊,也會遇到中年危機嗎?

  他的答案是“還好”。也許更多變化是來自生理上的,比如有時特別怕生病,比如開始關注各種維生素,開始感覺新陳代謝變慢,以前喝得有點多,第二天依舊跟沒事人似的,但現在不敢了,因為會難受一天。

  “我一直體力非常好,精力很旺盛,但是突然就開始覺得,我也要換一種方式,怎麼面對未來的人生,是吧?”

  如今再回看與師哥一同經曆的大學生活,三十年已轉瞬而過,他有時候會想,現在健康地工作拍戲,可能自己再幹個十來年,到60多歲就不演了,去做喜歡的舞台劇或者其他的事兒。

  拍了這麼多年的戲,現在再被問起對新戲的期待,他也會答,“大家喜歡,開心就好,不喜歡、批評我,我也都接受。”

來源:劇照。
來源:劇照。

  如果說中年人張衛國的故事能帶給大家什麼啟發,黃磊並不想自己去做引導——

  “我現在做戲反而不想那麼多,或者我想得多也不會都說出來,我自己覺得其實創作就應該是用最深的思考作最淺的輸出,大家能笑一笑,或者會哭一下,能排擠出一些焦慮和憂愁來,有點笑、有點淚就行了。”(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