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國防科技大學空天科學學院教授易仕和

2022年08月11日22:39

  新華社長沙8月11日電 題:創新為戰,高速飛行——記國防科技大學空天科學學院教授易仕和

  新華社記者張汨汨、郭明芝

  工作日早上八點之前到辦公室,深夜時分才離開;出差總是訂儘可能早的航班,結束工作了再晚也要爭取連夜返回……

  “快些!再快一些!”心中彷彿有催征的鼓點,30多年來,國防科技大學空天科學學院教授易仕和在高速飛行器氣動光學創新研究上一路飛奔、追趕、超越,在一片幾乎空白的領域中摸索前行,無數次失敗後從頭再來,終於使我軍精準打擊有了新的理論與技術支撐。

  1991年,海灣戰爭爆發,高科技武器的強大威力震驚了世界,也讓即將研究生畢業的易仕和陷入了沉思。“我們國家何時能擁有更先進的武器裝備?”易仕和在心中畫下一個問號,也埋下了一顆種子。

  為了尋找答案,物理專業出身的他決定參軍入伍。在國防科技大學任教以來,他投身高速飛行器相關基礎研究。

  “這個研究領域能不能出成果不好說。”身邊不少人這樣提醒他,可易仕和還是一頭紮了進去。

  高速飛行器飛行時周邊流場速度快、溫度高,“看不見、摸不著”,傳統測量方法無能為力,新一代高速飛行器研製面臨諸多挑戰。

  “要研究破解新一代高速飛行器難題,先要能夠測量飛行器周邊流場,並弄清其機理。”易仕和決心從這裏突破。沒有資料可以參考,那就自己去琢磨、去創新。

  易仕和不停地研究琢磨,一個個新想法不斷湧現。然而,往往解決一個問題,又會出現新的問題。彷彿一腳踏進黑暗,看不見光,找不到路,但易仕和從未放棄。他就像夢想中的高速飛行器,不知疲倦地朝著目標衝刺。

  曆經千百次實驗,耗時數年,易仕和帶領團隊終於解決了納米粒子團聚的問題。隨後研究勢如破竹,不斷突破,使高速飛行器流場變得清晰可見、精確可測,也為新一代高速飛行器研製奠定了流動理論基礎。

  易仕和並未止步於此,接下來,他把研究重點放到提升高速飛行器的打擊精度上。

  要做這一研究,首先需要一台能夠捕捉高速飛行器流場動態的超高速相機。然而,當時能找到的超高速相機,沒有一台能夠滿足實驗室需要。

  那就自己動手做!易仕和帶領團隊把一台同類相機分解開,逐個部件進行研究,不懂的就翻資料查、諮詢相關專業人士,一步步編寫程序、做測試……

  “1.0版”“2.0版”“3.0版”,半年後,他們終於設計出一款新型超高速相機,為下一步研究奠定了基礎。

  易仕和接續挑戰新的難關——飛行器高速飛行時,“高溫”和“湍流”使飛行器表面猶如被裹在一團“火球”中,導致成像探測器無法對目標清晰成像。飛行器“看不見”目標,也就無法實現精確打擊。

  方案做了一輪又一輪,測試做了一遍又一遍,卻仍然沒有突破,研究彷彿進入了死胡同。

  一個狂風暴雨的夜晚,實驗室停電了,易仕和只好暫時結束工作。開車回家途中,一個靈感閃現。易仕和立馬調轉車頭,回到黑暗的實驗室里,藉著手機電筒的微光計算起來。

  經過不懈努力,細緻的數值仿真和實驗測試結果驗證了易仕和的想法。此後,易仕和帶領團隊又曆經多年艱苦攻關,成功研製出原理樣機,並進行了大量試驗測試,最終解決了這一難題。

  走別人沒走過的路,只有親身經曆過的人,才能真正體會其中的艱辛。易仕和一心撲在高速飛行器基礎創新研究上,甘坐“冷板凳”,多年來探索之路從未偏航,先後榮獲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1項、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4項,授權國家發明專利35項,創新成果在多家航空航天工業部門和部隊單位得到廣泛應用。

  “前方還有無數科研創新高地需要飛越,‘戰鬥’才剛剛開始!”瞄準打贏目標,易仕和一路衝刺。(參與采寫:張照星、顧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