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動車組首次出口,這些城市正在靠高鐵產業“上分”|新京智庫

2022年08月11日17:41

高鐵不僅是一條便捷的交通通道,其衍生出的高鐵產業和高鐵經濟更是相關城市爭先進位的“大殺器”。

▲2021年5月27日,高鐵列車從青島膠州灣畔花海駛過。圖/IC photo
▲2021年5月27日,高鐵列車從青島膠州灣畔花海駛過。圖/IC photo

近期,我國首次出口國外的高速動車組——雅萬高速動車組和綜合檢測列車在青島成功下線。

雅萬高速動車組成功出口印尼,標誌著“一帶一路”標誌性項目雅萬高鐵建設取得重要進展。

值得關注的是,雅萬高速動車組在青島下線,也讓青島的高鐵裝備製造成功“出圈”。

高鐵產業對一座城市到底意味著什麼?

青島,隱秘的高鐵製造之都

談及青島,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應該是青島擁有優美的海景,藍藍的天空,碧綠的樹和湛藍的海水。

作為“北方第三城”,除了有南方海港城市的宜居環境外,青島的產業發展也是頗具特色。

此次雅萬高速動車組在青島下線,就體現了青島在軌道交通裝備製造上的實力。

據央視的報導,此次下線的高速動車組和綜合檢測列車,主要由中車青島四方機車車輛股份有限公司,依託時速350公里複興號中國標準動車組先進成熟技術,適應印尼當地運行環境和線路條件,融合印尼本土文化,進行適應性改進,採用中國標準設計製造。

這不是青島的高鐵製造第一次迎來高光時刻,青島的軌道交通產業發展由來已久。

青島的軌道交通產業基礎良好,一直是我國軌道交通產業發展的“高地”,在高鐵時代也逐步發展成為我國軌道交通裝備製造業的重要基地。

公開資料顯示,青島軌道交通產業起源於1900年。1952年,新中國第一台國產火車頭“八一號”就在青島成功試車,一舉結束了中國人不能製造火車的歷史,也拉開了青島軌道交通產業的序幕。

除了此次為印尼設計建造的時速350公里的高速動車組,2021年7月20日,由中國中車研製、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時速600公里高速磁浮交通系統也在青島成功下線。

奔跑的高鐵列車也讓青島誕生了軌道交通產業集群,作為青島重點打造的五大產業集群之一,據青島當地媒體報導,2019年,軌道交通全產業鏈產值突破1000億元大關。

在2021年工信部公佈的先進製造業集群中,青島軌道交通產業集群成為全國25個先進製造業集群之一。

2021年青島專門召開了市軌道交通產業集群發展大會,這次大會也向外界透露了青島交通裝備製造的家底。

截至2021年年底,青島軌道交通裝備製造企業超過260家,規上企業超過110家,累計生產的高速動車組占全國在營高速動車組的55%,城軌地鐵車輛占20%,青島不僅有中車四方股份、四方龐巴迪這樣的主機企業,還帶動了青島威奧軌道股份有限公司等本土企業的發展。

成立於2018年的青島軌道交通產業示範區是青島交通裝備產業項目建設的主陣地,已經成為青島振興發展實體經濟的重要載體。官方資料顯示,青島90%的軌道交通產業聚集於此,不僅坐落著中車四方等三家主機廠,還聚集著127家高新技術企業、130家科技型中小企業、20家省級以上高端研發平台。

近年來,在產業集群壯大發展的同時,青島的高鐵技術水平和製造能力在國內一直佔據著舉足輕重的位置。

根據相關媒體披露,截至2020年,“青島造”高鐵動車累計約占全國運營動車組的60%,地鐵車輛約占全國的25%。

按照青島的相關規劃,在“十四五”期間,青島軌道交通產業集群產值力爭突破2000億元,2035年突破5000億元。

▲7月5日,在中車株洲電力機車有限公司車體事業部城軌車體車間,工人在生產線上作業。圖/新華社
▲7月5日,在中車株洲電力機車有限公司車體事業部城軌車體車間,工人在生產線上作業。圖/新華社

這些城市也在靠高鐵“上分”

截至2021年底,中國高鐵營運里程突破4萬公里,占到全球高鐵總里程的三分之二以上。

根據國務院發佈的《“十四五”現代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發展規劃》,我國鐵路營業里程將從2020年的14.6萬公里發展為2025年的16.5萬公里;其中高速鐵路營業里程將從2020年的3.8萬公里發展為2025年的5萬公里。

高鐵建設的巨大需求,也讓一些城市依靠高鐵產業迎來經濟發展的“風口”。

除了青島,圍繞整車廠和關鍵零部件製造廠,株洲、長春、唐山、成都等城市也在全力借助軌道交通產業謀求更大發展。

拿湖南株洲來說,京廣和滬昆兩條鐵路在株洲呈十字形穿過,所以在普鐵時代株洲被稱為“火車拉來的城市”,曾與鄭州並稱“北鄭南株”。

除了是交通樞紐,株洲也是重要的軌道交通裝備研製基地。目前,中國中車集團下屬中車株機、中車株洲所、中車電機、中車投資控股、中車時代電動等5家子公司都在株洲,主機和零部件企業330餘家,主機產品本地配套率達到80%以上,是以“複興號”“和諧號”為代表的軌道交通車輛“心臟”和“大腦”的主要製造基地之一。

如“複興號”上裝載的牽引輔助變流器、網絡控制系統、顯示器、充電機、無線數據傳輸裝置、軸溫實時監控系統、轉向架失穩監測裝置等八大子系統大部分都來自株洲。

跟青島一樣,株洲的軌道交通裝備產業集群也入選了國家先進製造業集群。據湖南日報的報導,在中車株機、中車株洲所等主機公司的引領下,株洲軌道交通裝備產業迅猛發展,2020年集群總產值達1310億元,這也是株洲首個千億產業集群。

新京智庫注意到,經過數十年發展,株洲已形成國內最完備的軌道交通裝備全產業鏈體系,智軌、高原高鐵、雙層動車磁浮等新產品也逐漸壯大,電力機車占全球市場份額27%,市場份額全球第一。

得益於先進軌道交通裝備、中小航空發動機產業等產業集群的發展,過去十年株洲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9.6%。

不難看出,青島和株洲這兩個傳統的軌道交通製造重鎮,正在借助高鐵發展的東風實現自身產業的轉型升級。

跟青島和株洲這些傳統軌道交通裝備製造重鎮不同,成都和長春等城市則是通過引進大項目,以既有龍頭企業為抓手,“借力”實現產業的快速騰飛。

拿成都來說,成都軌交產業龍頭的中車成都機車車輛有限公司是中國中車與擁有高速磁懸浮技術的中車青島四方共同投資成立,具備產業落地的技術路徑。

長春則是通過央地合作,積極爭取中車集團支援發展軌道交通產業。包括成立合資的長春中車長客軌道裝備服務有限責任公司,研製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複興號”動車組、京張智能動車組、時速400公里跨國互聯互通動車組等產品。

▲7月16日,吉林省長春市中車長春軌道客車股份有限公司高速動車組製造中心調試車間,技能專家在檢查複興號高鐵列車的電氣系統。圖/新華社

高鐵產業能帶來什麼?

在強調製造業發展韌性和中國高鐵正在走出國門的背景下,高鐵產業鏈對一座城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相關報導曾指出,軌道交通擁有一個漫長的產業鏈,從上遊的技術研究、設計開發、設計諮詢,到中遊的建設施工、裝備製造,再到下遊的運營維護、增值服務等。

從產業鏈角度來看,相關城市產業集群爭相發展的重點大多集中在中遊的整車製造、核心零部件、專用系統設備等產業。

這是因為,在高鐵產業鏈條里,中遊的裝備製造在整個製造環節自主創新程度最高、產業帶動效應最明顯。

更為重要的是,高鐵產業有著廣闊的市場需求。

除了國內建設如火如荼地在展開,從世界範圍來看,高鐵市場的需求空間也是非常大。

相關學者曾根據各國鐵路網規劃統計,未來20年間,世界鐵路建設需求量約在12萬公里-15萬公里,其中高速鐵路建設大概在1.5萬-3萬公里,投資的需求非常旺盛。

隨著中國高鐵成為“走出去”的一張靚麗名片,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高鐵的出口勢必會迎來井噴時代,中國軌道交通裝備發展正迎來重大機遇。

雅萬高鐵高速動車組出口印尼便是中國高鐵質量得到國外客戶認可的最好證明。據悉,這是中國高鐵首次全系統、全要素、全產業鏈在海外落地。

目前,中國中車股份有限公司的高鐵產品遍佈六大洲101個國家,生產的列車目前已經在全球近83%擁有鐵路的國家運行。

與開通高鐵,改善交通帶來的發展機遇不同,城市“押寶”高鐵產業還在於重塑自身產業鏈,推動自身產業轉型升級。更深層次的來看,高鐵巨大的市場需求也說明相關城市瞄準軌道交通尤其是高鐵產業鏈的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例如,青島利用城市更新“騰籠換鳥”機遇,將全市90%的軌道交通裝備製造資源集聚起來建立軌道交通產業示範區,同時與中車集團一起全力招引軌道交通領域一批強鏈、固鏈、補鏈、延鏈的重要項目和科研機構入駐,打造軌道交通領域技術創新策源地。

“鐵路一響,黃金萬兩”。高鐵不僅是一條便捷的交通通道,其衍生出的高鐵產業和高鐵經濟更是相關城市爭先進位的“大殺器”。

對一座城市來說,誰抓住了高鐵帶來的機遇,誰就能在未來競爭中贏得主動。

撰稿/新京智庫研究員 查誌遠

編輯/李瀟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