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中:準確把握、穩步推進、落實“雙碳”

2022年08月12日12:51

“推進雙碳戰略要因業施策,分類推進科學穩步安全降碳,防止運動式的減碳,不能急於求成,也不能層層加碼設置不合實際的所謂的提前達峰目標。”8月2日,在2022新京報貝殼財經夏季峰會開幕式上,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會長、工信部原部長李毅中發表了主題為“準確把握穩步推進落實’雙碳’”的演講,從調整優化能源結構、落實責任摸清碳排放和碳足跡,以及政策和科技攻關三個方面,就我國雙碳戰略進行了闡述。

以下為演講摘要:

談優化能源結構

調整優化能源結構,平穩過渡保障安全。實現雙碳目標,能源是源頭,工業是重點,加快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是關鍵。

第一,減碳減排要逐漸減少化石能源的用量,大力發展非化石能源。我國2021年非化石能源佔比16.9%,到2025年達到20%,2030年達到25%,預計到2060年將達到80%。目前我國水電、光伏、風電裝機容量已經是全球第一,核電第三。今後仍然要積極有序地分門別類發展,逐步建立以非化石能源為主的能源消費結構。

第二,各種發電能力互相匹配,保證供電安全穩定。要加快特高壓輸電建設,加大西電東送,高比例非化石能源的發電量接進電網,將對系統的穩定帶來新的挑戰,因此要構建智慧電網。要推動儲能加上新能源的模式平抑風電和光電的間歇性,水電的季節性,因此要大力加快儲能建設。今後相當長的時間內,仍然要保持相對充足的煤電能力,火電仍然起著支撐、兜底的作用。

第三,要合理調控油氣的用量。現在有用電代油,比如電動汽車、軌道交通逐漸代替油品,燃油車經濟效能進一步提升,減少了百公里耗油,公路運輸轉向鐵路運輸,也可以用電能代替油品。石化行業控油增化,逐漸發展無碳綠氫,也能代替部分油品。

中央文件提出,石油消費到“十五五”進入峰值的平台期,2025到2030年,石油消費達峰。天然氣被看作是清潔能源,今後的利用量仍然會增加。原油和天然氣對外依存度高,2020年分別是73.5%和43%,油氣的安全存在風險。要用好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一方面加強國內的勘探開發;同時要走出去,發揮技術和工程的優勢以及與產油國特別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作開發共贏,獲得油氣權益資源。

第四,要有序推進煤炭減量,同時要關注電煤的保底量。要加強煤炭的清潔高效安全利用,嚴格控制電煤的新增量,繼續淘汰落後的小火電,還要禁止散燒。為了保障用電安全,還要保證一定的煤炭的產能產量,特別在急需時保障供給,去年出現拉閘限電情況,經驗和教訓應該深刻吸取,今後不能再發生。

談落實責任,摸清碳排放和碳足跡

實現雙碳目標,行行有責,人人有責。首先要梳理一下碳排放,電力、鋼鐵、有色、建材、石化、化工等工業行業和道路交通是碳排放的重點。減碳減排不只是直接燃燒煤、燒油、燒氣行業的責任,而是行行有責,要引入碳足跡概念。

比如說機械製造行業燒煤、燒油、燒氣少,直接排放二氧化碳少,但大量用電用材,如果用碳足跡的概念核算,數字也很大。所以機械行業認識到減碳減排的任務很艱巨,不僅要生產高效低耗用能設備和器具,而且要做好節電節材降耗。

新興產業並不都是低能耗、低排放,有一些還是用能大戶。在國務院文件中提到,“加強新興基礎設施節能降碳,統籌規劃科學配置數據中心等新興基礎設施,避免低水平重複建設”。現在“東數西算”,西部電力充足,氣候比較涼爽,把數據中心建到西部,為東部提供計算服務。

第三,從全生命週期看,要重視用能設備器具的報廢、利用和再製造,健全資源循環回收綜合利用體系,加強資源的再生產和再製造,比如餘熱的回收與能量的梯次利用、污水的治理,大宗廢固和綜合利用。

第四,民生消費在減碳減排中的份量與日俱增,鼓勵消費應該堅持節約優先。生活用能用電和消費者用量增長很迅速。現在不少地方在散燒煤,需要改電改氣。人民利益至上,首先要保民生,但是保消費不是保浪費,鼓勵消費仍然要倡導綠色健康簡約低碳文明消費,要遏製鋪張奢侈,生活中伴生著碳排放,衣食住行都有碳足跡,所以每個消費者都擔負著減排減碳的責任。

談政策和科技攻關

要提高站位,統籌政策舉措,加強科技攻關。實現雙碳目標已經成為了全球的共識和行動,也是節約資源,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和戰略安排,是實現可持續發展,高質量發展的要求。所以減碳減排,不僅是綠色環保的問題,更重要的是高質量發展與能源結構、產業結構、產品結構、生產方式都要進行變革。減碳低碳就節約了能源、資源,反過來減少了碳耗,兩者互為因果。減碳減排和防止汙染處於同一過程、同一時空。中央文件指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是著力解決自然環境約束突出問題,實現永續發展的必然選擇,同樣也是對我們治國理政能力的考驗,所以雙碳需要各方共同努力,協同推進。

第一,碳達峰不是推高峰值,要實行碳排放強度和總量雙控制,長期以來我們實行強化能源消費強度和能源消費總量雙控,堅持多年很有成效。現在強調建立二氧化碳的排放強度和排放總量雙控,而且要盡快轉變,由能耗的雙控轉到碳排放的雙控上,更加突出能源結構的調整優化。全球的二氧化碳排放總量已經零增長了,發達國家已經是負增長了,所以我們達峰的形勢還是很嚴峻。

第二,要因業施策,分類推進科學穩步安全降碳,防止運動式的減碳,不能急於求成,也不能層層加碼設置不合實際的提前達峰目標。耗能的高低是行業的性質決定的,要建立結構合理、比例協調、基礎牢固的現代工業體系,對於不同的行業要根據實際情況、科學合理地確定有序達峰的目標規劃。我國東中西部工業化進程、產業結構、資源稟賦等差別很大,要分類指導、因地製宜、確定目標、梯次推進達峰,如果過快過急,可能會對國計民生產生負面影響,我們不要自亂陣腳。要積極落實國家的雙碳規劃和工作方案,各地區,各行業都要製定各自的規範和方案,還要建立相應的綜合統計評價考核指標體系,加強領導組織實施。

第三,要建立健全碳交易市場,適時推出碳稅。碳交易價格的形成機制還要經過磨合。國家還要適時穩步地推出碳稅,實行碳稅不是為了增加財政收入,而是為了促進減碳減排,增收碳稅的同時在其他方面要減稅,儘量使總稅負不要增加,不要因為碳稅影響能源供給,影響經濟增長和穩定。此外,我們還要研究雙碳的國際規則,可能會引起的貿易壁壘,一方面要推動交流合作,做好應對準備。

第四,實現雙碳還有很多懸而未決的技術問題需要攻關。一方面需要加快已經有的先進技術推廣應用,比如智能電網、儲能、光熱發電、氫的製儲運輸以及二氧化碳的儲存和利用技術等;還有一些前沿技術正在研發,比如說低碳零碳甚至負碳的新材料,高效率的碳能電池、固體電池,可控的核聚變以及零碳工藝流程再造,二氧化碳的原料化等。

此外,培育森林、草原、濕地、海洋、沙漠、土壤等生態碳彙,研究動植物生命過程二氧化碳的誕生,以上有一些在實驗室攻關,有一些還在科學構想。據專家估計,我國實現雙碳目標總投入300萬億元,這麼大的投入須有先進、實用、可靠的技術,不能用實驗室成果或者科學構想作為投資規劃的基礎,要把工作做紮實牢靠。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陳維城

編輯 宋鈺婷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