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AMC增資潮:7家註冊資本達到百億級

2022年08月13日02:54

  本報記者 紅敏 京報導

  8月5日,中原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原資產”)發佈消息稱,增資工作已圓滿完成,公司註冊資本由50億元增至100億元。

  《中國經營報》記者統計發現,除中原資產以外,今年以來,已有多家地方AMC完成增資,其中兩家地方AMC增資之後,註冊資本達百億級。此前,註冊資本達百億級的地方AMC僅有5家。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兩個原因促使地方AMC增資:一個原因是,經過多年快速發展,地方AMC普遍杠杆率較高,增資有助於降杠杆、控風險;另一個原因是,在經濟下行期,作為地方AMC的實控人(多由地方政府控製),地方政府對其增資意願也比較強。

  新增兩家百億級機構

  此輪增資是中原資產成立以來實施的最大規模增資。

  據瞭解,中原資產成立於2015年8月,初始註冊資本30億元,2018年12月,註冊資本增至50億元。中原資產是經銀監會和財政部核準的河南省第一傢俱有金融不良資產批量收購業務資質的地方資產管理公司。

  今年2月,時任中原資產董事長馬洪斌在與恒豐銀行鄭州分行行長陳友明會談時表示:“爭取在2022年增資到150億元。”

  記者梳理髮現,除中原資產之外,還有多家持牌地方AMC在今年完成增資。

  例如,2月18日,貴州省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州資產”)註冊資本由56.42億元增至100億元,增幅達77.25%。6月30日,廣東粵財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註冊資本進行了變更,由50億元增至72億元,增幅為44%。同樣是在今年6月30日,內蒙古慶源綠色金融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內蒙古慶源資管”)註冊資本由14億元增至15.7億元,增幅為12.14286%。

  此外,根據四川發展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川發資管”)官網信息,6月20日,川發資管增資20億元,資金全部到位,註冊資本達到人民幣50億元。

  從上述信息來看,中原資產、貴州資管、粵財資管、川發資管增資幅度均比較大。其中,貴州資管、中原資產兩家地方AMC註冊資本均增至百億級。

  此前,註冊資本過百億的地方AMC已有5家,分別為山東省金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註冊資本 366.39億元;寧夏順億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註冊資本 102億元;廣西金控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00億元;泰合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註冊資本100億元;成都益航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註冊資本100億元。

  地方AMC的融資難題

  西部某地方AMC內部人士認為,這輪增資潮和監管的一系列動作有一定關係。

  據其透露,2021年8月,《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向業內徵求意見,雖然目前並沒有發佈,但行業內部分地方AMC機構已經在按照該文件相關要求推進業務。

  公開信息顯示,《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要求,在每年新增投資額中主營業務投資額占比應不低於50%,收購金融機構不良資產投資額占比應不低於25%,連續兩年不達標將被取消業務資質;地方AMC控製杠杆率,謹慎選擇融資渠道,未經批準不得向社會公眾發行債務性融資工具,融入資金的餘額不得超過其淨資產的3倍。

  據瞭解,地方AMC融資渠道有限,主要包括股東借款、銀行貸款及公開市場發債融資,個別資質較弱的地方AMC甚至通過信託等非標渠道融資。

  以債券融資為例,據統計2016年以來債券市場上地方AMC發行債券和債務融資工具情況,2016年未有地方AMC發行;2017年僅有2家地方AMC發行,規模共13.00億元;2018年發行規模激增至246.80億元,之後2019年、2020年發行規模同比分別增長43.76%和5.92%,2020年發行規模為375.80億元,當年發行的地方AMC主體家數也增至23家。

  2021年1~11月,地方AMC發行債券規模合計394.00億元,較上年全年規模小幅增長,發行主體方面,2021年1~11月,共有17家地方AMC發行債券,較上年減少6家,減少的發債主體主要系其自身出現信用風險事件,公開市場再融資能力下降,或發債主體自身信用資質較弱,公開信用認可度較低等所致。

  聯合資信研報顯示,截至2020年末,樣本企業(共27家地方AMC)平均資產負債率和平均全部債務資本化比率分別為71.29%和68.67%,負債水平偏高。

  上述西部某地方AMC內部人士還指出,經過近幾年的快速發展,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杠杆率已經非常高,需要用增加資本金的方式來降低杠杆。

  南方某省級地方AMC內部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則直言,地方AMC屬於資本消耗型企業,大多數都是因為自身自持的資產流動性不足,才有增資的動作。“增資的原因可能主要還是出於自身考慮,比如,問題資產或不能產生現金流的資產太多了。”

  公開信息顯示,今年6月21日,審計署發佈的《國務院關於2021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指出,參與審計的20家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偏離主業違規對外融資,其中151.07億元形成不良或逾期。

  記者注意到,支持公司經營流動性,提高抗風險能力也是部分地方AMC機構此輪增資的主要出發點之一。

  例如,關於此輪增資,川發資管官網提及“ 公司註冊資本金擴大,將有效支持公司經營流動性,提升公司資本規模水平,提高展業規模和抗風險能力,改善資本充足率等監管指標,支撐公司未來長期持續發展……”

  身份轉變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來,監管先後出台多項政策鼓勵AMC積極參與問題房企併購重組、中小金融機構改革化險等重點領域的風險化解工作,地方AMC的作用正在凸顯。

  5月25日,國務院出台《關於進一步盤活存量資產擴大有效投資的意見》,支持AMC通過不良資產收購處置、實質性重組、市場化債轉股等方式盤活閑置低效資產,為國企低效資產剝離業務指明發展方向。

  6月6日,銀保監會出台《關於引導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聚焦主業 積極參與中小金融機構改革化險的指導意見》(銀保監辦發〔2022〕62 號)提出 “適度拓寬對金融資產的收購範圍”,允許金融機構將以下 5 類資產批量轉讓給 AMC,包括“涉及債委會項目;債務人已進入破產程序;本金或利息等權益已逾期 90 天以上;債務人在公開市場發債已出現違約;因疫情影響延期還本付息後再次出現逾期的資產或相關抵債資產”。

  記者注意到,截至目前,廣州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浙江省浙商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河南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家地方AMC已入場參與房地產行業風險化解。

  在其背後,無論是參與中小金融機構改革化險,還是參與房地產風險化解等均考驗地方AMC資本實力,地方AMC需要業務規模相匹配的資本金體量,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增資地方AMC的意願增強。

  “經濟下行週期,地方需要快速做大地方AMC資本金以承擔更多社會責任。”上述西部地方AMC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個別地方AMC增資可能是因為已經確定要承接地方特定重大項目。”

  “地方政府作為多數地方AMC的實控人,在經濟下行期,通過增資快速做大地方AMC的意願也在提升。”某具有央企背景的地方AMC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份,陝西金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陝西金資”)發佈《關於實際控製人發生變更》的公告。公告顯示,陝西金資實際控製人由陝西省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變更為陝西省人民政府。同時公告指出,本次實際控製人變更不涉及公司股權結構變化。

  浙商資產研究院分析認為,我國金融風險化解是一項長期艱巨的工作,而且在短期內就有大量複雜的不良資產事務需要處理,因此原先企業經營的思路要讓路給行政管理需求,有可能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和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未來會更加像一個政策工具而非商業性機構。

  就此輪增資,粵財資管表示,將以本次增資為契機,繼續緊密圍繞省委、省政府的重大戰略部署和中心工作,持續提升主業核心競爭力,不斷增強風險管理能力,加快推動公司高質量跨越式發展,更好地履行化解區域金融風險、維護地區金融穩定、服務實體經濟發展的職責使命。

  中原資產亦表態稱:“本次增資是省財政廳貫徹落實省委、省政府決策部署,有效發揮中原資產服務實體經濟、維護區域金融穩定、助推省委、省政府重大戰略實施功能作用的重要舉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