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時刻“拜鬼”,日本政客對侵華曆史缺乏真正反思

2022年08月15日14:16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佈日本無條件投降。圖為日本天皇在議會宣佈投降。圖/新華社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佈日本無條件投降。圖為日本天皇在議會宣佈投降。圖/新華社

  在日本戰敗投降77週年前夕,日本新任經濟產業大臣西村康稔公然挑釁全世界人民的情感,於8月13日參拜靖國神社。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8月14日表示,“日本內閣成員參拜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再次反映出日本政府對待曆史問題的錯誤態度。中方已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

  另據韓聯社8月13日報導,韓國外交部當天對西村康稔參拜靖國神社行為表示“深切失望和遺憾”。

  西村康稔並非第一次參拜靖國神社

  西村康稔剛剛在本月10日進入岸田內閣,出任經濟產業大臣。自去年10月岸田文雄就任首相以來,西村康稔是第一位參拜靖國神社的岸田內閣大臣。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每年在此前後,一些日本政客以及右翼保守勢力往往會選擇參拜供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比如,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前防衛大臣岸信夫、自民黨前政調會長高市早苗等都曾高調參拜過靖國神社。

  作為剛入閣不久的經濟產業大臣,西村康稔在日本政界的知名度並不是特別高。但若結合起本人的政治立場和當前日本的政局情況,那麼也不難理解他為何會率先高調參拜靖國神社。

  西村康稔參拜靖國神社是其個人政治立場的延伸。西村康稔於1962年出生,並於2003年首次當選眾議員,現在隸屬自民黨安倍派。他曾在安倍內閣和菅義偉內閣時期,出任過經濟再生大臣等職務,並在日本政界以“政策通”而知名。

  一直以來,被視為安倍晉三親信的西村康稔本人政治立場非常偏激。比如,他支持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不讚同引入“夫妻別姓制度”、支持修改憲法和明確將自衛隊寫入憲法等。基於保守的政治立場,西村也成為了日本保守團體“日本會議國會議員懇談會”和“神道政治聯盟國會議員懇談會”的成員。

  在2020年和2021年的日本無條件投降紀念日前後,西村康稔都曾以經濟再生大臣的身份參拜過靖國神社。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圖/IC photo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圖/IC photo

  安倍的正統“繼承者”?

  值得注意的是,西村康稔參拜靖國神社也意在凸顯其是安倍的正統“繼承者”。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意外遇襲身亡,不僅導致日本保守勢力失去了領軍人物,而且也對自民黨內的派系博弈造成不小的影響。安倍的意外離世雖不至於讓日本保守勢力完全消退,但至少在短期內日本保守勢力將成為一盤散沙,缺乏凝聚力。

  與此同時,安倍生前是自民黨內最大派系安倍派的領導者,安倍派內部不乏能力出眾者,如內閣官房長官鬆野博一、自民黨政調會長萩生田光一、前文部科學大臣下村博文、前經濟產業大臣世耕弘成等。但這些人中沒有一位能像安倍那樣讓所有人信服,這也是安倍派現在採取7人集體領導體制的重要原因。

  在這樣的背景下,西村康稔率先在今年“815”前夕高調參拜靖國神社,也是為了向安倍派、日本保守勢力展示自身對安倍政治理念的切實繼承,表明自己才是安倍的正統“繼承者”。通過參拜靖國神社,西村康稔意在拉攏日本右翼保守勢力,為今後能領導安倍派以及權力博弈做準備。

  值得注意的是,在8月10日的岸田內閣改組中剛剛卸下經濟產業大臣一職、同樣隸屬安倍派的萩生田光一於也15日參拜了靖國神社。這預示著,今後安倍派內部,以及日本保守勢力內部,對於爭奪安倍衣缽的競爭將會加劇。而通過高調參拜靖國神社、發表否定客觀曆史言論等行徑或將成為博出位的主要方式。

  日本一些政客缺乏對侵略曆史的徹底反思

  靖國神社是日本軍國主義分子發動對外侵略戰爭的精神工具和象徵,供奉有曾犯下滔天罪行的二戰甲級戰犯。近年來,日本政客參拜靖國神社的目的已從否定侵略曆史,逐漸轉為通過參拜靖國神社來謀取政治影響力、換取右翼保守勢力的支持。此次參拜靖國神社的西村康稔、萩生田光一就有著這樣的打算。

  然而,日本政客參拜靖國神社行為的本質,正是對日本侵略曆史缺乏徹底反思的結果。這種將世界人民的苦難作為政治工具的行為,只會讓一些日本政客的醜陋嘴臉更加徹底地暴露在世人面前,只會讓日本在國際社會的聲譽更進一步被拉低。

  因此,在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77年後的今天,也奉勸日本一些政客能夠切實正視和深刻反省侵略曆史,以負責任態度妥善處理有關問題,以實際行動取信於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

  撰稿 / 陳洋(遼寧大學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