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I是如何出爐的?數據背後的物價調查員及其社交秘訣

2022年08月15日15:13

有種職業,全上海2500萬人中,只有不到30人從事,占比約為百萬分之一。而這份工作卻和家家戶戶相關,小到你決定今天要不要多買一斤西紅柿,大到選擇什麼時候換車。從全國範圍看,它甚至關係到央行貨幣政策應該更鬆一些還是更緊一些。

這個從事者極少、干係卻極重大的職業叫物價調查員。他們的工作就是採集各類商品和服務價格,最終形成CPI(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從每月公佈的CPI可以看出物價總體漲跌幅度,這是通脹水平的一個重要指標。國家統計局上海調查總隊12日公佈數據,7月份,上海CPI同比上漲2.9%。

別看CPI只是一個簡單的百分數,它背後是每月3萬多筆價格數據,其中大部分數據由物價調查員在市場上逐筆採集。物價調查員是最先感知到價格波動的一群人,因為他們的日常工作就是“逛街”。

8月7日一早,南京西路上的新世界百貨剛剛開門,物價調查員馬炎培一天的工作就開始了。她化了淡妝,挎著時裝包,如果不是手上的筆和記事本,完全看不出她和一般逛街女士的區別。

馬炎培調查的第一家店是周大福。“阿姐,這款首飾有活動嗎?”她指著櫃檯里的一枚戒指問。“八五折。”營業員告訴她。她在表格上把折扣記了下來。

物價調查員馬炎培在商場採集價格。楊芽萌 攝
物價調查員馬炎培在商場採集價格。楊芽萌 攝

新世界百貨是馬炎培的采樣點之一,每月7日、22日,她都會來這裏調查商品價格,從1樓到8樓,她一層層走過,每次都去同樣幾家商舖,每次在各家商舖採集同樣幾種商品或服務的價格,從十幾萬元的奢侈品手錶,到數千元的箱包,到幾百元的女裝,到幾十元的籃球,到十幾元的縫補……她的採集對象幾乎涵蓋了商場的各個品類。

調查員的工作難嗎?不難,只要記下每件商品的價格。調查員的工作不難嗎?很難,因為他們需要調查對象配合,而配合既非強製又無回報。

“阿姐,來看看價格。”“阿姐,我又來了。”“阿姐,價格有變化嗎?”馬炎培嘴很甜,每進一家店舖,開口總離不開“阿姐”。工作幾年下來,這些店員大多和她成了熟人。有些店員甚至還沒等她開口,就上來招呼她,幫忙找出她跟蹤的那款商品。

做物價調查員僅僅嘴甜還不夠,還得為商家著想。在輕奢品牌MK(MICHAEL KORS)門口,她讓同行的記者在門外等一等,她獨自進店。她解釋說:“因為MK會統計成交率,如果進店的人多而購物的人少會影響店員的業績。”在鬆下電器的櫃檯前,店員正在服務一位顧客。她就靜靜地站在一旁等待。不打擾別人做生意,這是物價調查員的基本準則。

在穿著打扮上,她也有自己的心思。進商場調查,她會化妝,衣服也穿得更時尚一些;去菜市場調查,她從來素顏,“恨不得起床擦把臉,趿雙拖鞋就去了。”選擇與環境協調的裝束才能更好地融入人群。商場里的馬炎培就像在逛商場,菜市場里的馬炎培就像在逛菜市場。

像新世界百貨這樣的調查網點,全上海共有1000多個。調查員在這些網點採集食品菸酒、衣著、交通通信等八大類商品1600餘個代表規格品的價格。

和商場相比,在菜市場采價的挑戰更大。這不僅是因為菜價5天採集一次,頻率是商場的3倍,也因為蔬菜品類繁多,難保菜販有耐心一一作答。8月10日早上8點30分,嘉定老城區的清河集貿市場里早高峰已過,菜販大多閑坐著,物價調查員李林紅來到她定點采價的菜攤前站定,和老闆一問一答起來:“菠菜?”“菠菜12塊。”“西藍花?”“西藍花8塊。”“韭菜?”“韭菜5塊。”“番茄?”“番茄6塊。”“黃瓜?”“黃瓜5塊。”……幾分鍾後,幾十種蔬菜的價格都記錄在了李林紅的表格上。

物價調查員李林紅在菜市場採集價格。宰飛 攝
物價調查員李林紅在菜市場採集價格。宰飛 攝

在一家水產攤位前,李林紅多逗留了一會。她發現今天的帶魚40元一斤,比上次貴了不少。老闆告訴她,這些帶魚是新捕撈的,“熱氣的”。李林紅記下價格後,在旁邊備註了“熱氣”兩個小字。

李林紅說:“如果某件商品價格波動比較大,我們都要問一下原因。”知其然並知其所以然,調查員的工作為政府決策提供了第一手資料。國家統計局上海調查總隊陳文晶說:“前兩年淡水魚漲價,我們通過每5天一次的價格監測很快發現了,馬上組織了專項調研,從生產端到中間商到銷售端,看哪裡出了問題,很快起草了一份專報,請相關部門儘早應對。”

在嘉定的一家大潤髮超市,李林紅對著一盒兩件裝的香皂說:“漲價了,我上次采的時候才9塊9,現在11塊9。這份工作對我有個好處,就是知道東西什麼時候便宜什麼時候貴。‘雙11’我從來不買,因為價格跟平時差不了多少。我自己需要的東西每次來超市都瞄一眼,等促銷的時候再買。”

李林紅的購物經驗部分解釋了為什麼老百姓的感受與統計部門公佈的數據不盡一致。“有時候老百姓感覺物價漲得很多,我們公佈的CPI才漲1%、2%,為什麼?”陳文晶說自己也常常遇到這樣的質疑。

她解釋說:“CPI是一個綜合概念,是一個大籃子。老百姓感覺菜蛋肉漲了,但很可能超市里的飲料酒水在減價、醫療服務的價格在下降。老百姓對有些商品價格比較敏感,但對另一些可能就不那麼在意。CPI覆蓋的範圍更加全面,所以也更能反映整體價格變化。”

當每個家庭選擇日常生活用品的時候,當經濟學家談論宏觀經濟的時候,當央行調整貨幣政策的時候,馬炎培、李林紅等物價調查員筆下的每一筆數據都在默默發揮作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