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問猴痘傳播:它是性傳播疾病嗎?會通過空氣傳播嗎?

2022年08月16日16:44

  7月23日,在世界衛生組織緊急委員會召開第二次緊急會議後,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宣佈,將猴痘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這是世衛給予一種傳染病的最高級別警報,上一次發佈這一級別的傳染病,是新冠。

  截至目前,此次猴痘疫情已傳播到近90個國家,全球猴痘確診病例總數接近32000例,其中美國報告了最多的病例(三分之一)。美國拜登政府在上週便宣佈猴痘為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此次猴痘疫情與以往有著明顯不同。幾十年來,猴痘病毒在非洲多次出現,根據當地研究人員的觀察,往往是偶爾出現一些零星或小群集病例,通常是捕獵和處理受感染的動物或被其咬傷後感染,很少在人類社區啟動長鏈傳播。

  此次反常的猴痘疫情最值得關注的問題之一是:猴痘病毒在此波疫情中到底是如何傳播的?猴痘是性傳播疾病嗎?會通過空氣傳播嗎?會蔓延到男男性接觸者以外的其他人群嗎?目前尚未發現病例的國家應當做些什麼?

  對此,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了世衛緊急委員會成員、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熱帶醫學教授丹尼爾·鮑斯奇(Daniel Bausch),世衛組織緊急委員會成員、尼日爾三角洲大學傳染病學教授迪米·奧戈伊納(Dimie Ogoina)兩位專家,試圖對上述問題作出進一步解釋。

  猴痘主要傳播方式

  猴痘病毒真正的原始宿主目前還不清楚。此前,人們發現它主要在非洲中部和西部的小型哺乳動物體內存在,並不“擅長”感染人類,要想感染,需要接觸並攝入大劑量的病毒。

  世衛組織指出,目前已知有三種方式可以讓感染者接觸到足夠數量的病毒感染:直接皮膚接觸病毒造成的損傷(如膿包);接觸被汙染的物體;以及密切接觸呼吸道分泌物,如口腔或喉嚨有損傷的人的唾液。目前從流行病學證據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此次猴痘流行絕大多數病例是由第一種方式造成的——特別是性伴侶之間的密切接觸。

  短暫的接觸,如握手或碰拳都不太可能造成傳播。而親密接觸,例如數小時的反複觸摸、擁抱或劇烈摩擦,特別是任何可能導致皮膚上細小擦傷的行為,都會更容易感染猴痘病毒。

  根據美國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CDC)的描述,2022年美國這一波猴痘疫情患者的總體臨床特徵包括:1)98.7%病例為男性;2)94%在發病前3周內有男男性行為;3)100%患有皮疹,最常見為生殖器皮疹,其次是手臂、面部和腿部。

  丹尼爾·鮑斯奇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猴痘病毒通常通過與病人的直接身體接觸傳播,儘管在早期階段也可通過密切接觸和咳嗽傳播。但與新冠病毒相比,它的傳染性要小得多。

  鮑斯奇表示,目前還不清楚該病毒是否會在一般人群中廣泛傳播,還沒有看到證據表明它已經突破男男性接觸者群體進入更廣泛的人群。

  “當然我們希望防止這種情況出現,包括在男男同性戀社群中的進一步傳播。我們應當謹慎行事,不要在應對這次疫情時將任何群體汙名化。在擁有可廣泛使用的有效疫苗之前,病毒可以影響我們所有人。”鮑斯奇說。

  猴痘是性傳播疾病嗎?

  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尿液、糞便、血液、精液或陰道液體是否會傳播病毒,無症狀的人會在多大程度上感染其他人,以及吸入呼吸道的飛沫顆粒在傳播中起多大作用。

  可以確定的是,猴痘可以通過包括性接觸在內的途徑傳播。在這次疫情中,性接觸是病毒傳播的主要途徑,但並不能由此認為猴痘是性傳播疾病。

  根據世衛組織本週發佈的一份報告,在有傳播數據的5982例全球猴痘病例中,91%可歸因於性接觸。世衛官員表示,到目前為止,這一波猴痘疫情中絕大多數病例集中在男男性接觸者中。

  鮑斯奇進一步表示,這波疫情病例中,98%是男男性行為者。“但目前還不清楚這是否真的是通過性傳播,儘管在許多情況下,已經在病患生殖器和直腸上發現猴痘病灶,或者更確切地說,這是否只是反映了人們通過性行為進行密切接觸。”他說。

  在性接觸中,多種傳播機制是可能共存的,包括接觸病變部位、交換體液、吸入呼吸道飛沫——而且很難將它們分開。但真正的性傳播疾病,如梅毒,只有通過性行為才會發生感染。在這方面,目前的數據仍不能將猴痘歸於此類。

  但越來越多的研究的確在為性傳播的可能性提供強有力的證據,或者至少顯示,皮膚與受感染病灶的接觸是感染的主要驅動因素。

  在一項研究中,德國研究人員和公共衛生機構在349例猴痘病例(全部是男性)中發現,他們都在最近與其他男性發生過性接觸或其他親密接觸。

  德國研究小組的接觸追蹤數據進一步發現,猴痘患者只感染與他們有過性接觸的人。其他被認為是親密接觸者(例如室友和同事)沒有感染這種疾病。

  在另一項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的研究中,英國的研究人員仔細研究了16個國家在此次疫情暴發的頭三個月中的大約500例猴痘病例的醫療記錄。他們發現,95%的病例中,患者最有可能是通過與已經感染的人發生性接觸而感染的。超過70%的患者在生殖器周圍、肛門或口腔內有損傷。在取得精液樣本的32個病例中,29個病例中出現了病毒。

  意大利的另一個研究小組還進行了更進一步的探索,在《柳葉刀》傳染病上發表的這項案例研究中,研究人員發現,一名猴痘患者在症狀出現後19天,精液中仍存在活的具有傳染性的病毒。這加強了精液可能是潛在疾病傳播途徑的論點。

  但是上述科學家們強調,這一發現需要在其他更多病例身上得到證實。上述研究中的患者同時是一名攜帶愛滋病毒的男性,研究人員希望這一發現與攜帶愛滋病毒的人的免疫系統在清除猴痘病毒方面與正常人的差異無關。

  事實上,在今年疫情暴發之前,猴痘病毒可以有效地通過性傳播的線索就已經很明顯了。2017年,尼日利亞經曆了一場大規模的猴痘疫情,當時該病毒已經開始在男男同性戀群體中傳播,專家稱這些警告信號被忽視了。

  迪米·奧戈伊納告訴澎湃新聞,當時在尼日利亞,猴痘傳播的確切來源雖然尚不清楚,但已有人傳人的報導。

  “大多數病例與主要由男男性行為者參加的聚會有關。但是如果性傳播轉移到異性戀者身上也不足為奇。儘管目前在尼日利亞,異性戀傳播的病例還很少。”奧戈伊納說。

  與2017年和2018年在非洲流行的猴痘病毒株相比,目前流行的猴痘基因組的基因測序顯示出了驚人數量的突變。但研究人員目前仍在爭論,這些變化是否表明病毒已經進化得更具傳染性,或者只是因為病毒找到了一個新的人類群體,而這個群體恰巧有著高度連接和密切接觸的社交網絡。

  猴痘能通過空氣傳播嗎?

  到目前為止,科學家們尚未找到空氣傳播是導致猴痘疫情暴發的證據。在歐洲進行的接觸追蹤研究發現,被汙染的空氣不太可能是主要的傳播來源。

  西班牙一組研究人員的一項研究發現,在已知接觸猴痘病毒的153人中,只有21人患上了猴痘,其中13人是家庭接觸者。在所有這些病例中,暴露發生在患者得到診斷之前。一旦患者被診斷出並在家中自我隔離,就沒有繼發病例出現。

  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上週發佈的一份報告也發現,家庭傳播非常有限。如果有人會通過空氣傳播感染,那一定是家庭內的密切接觸者。

  這與2018年發生的一起事件相符,當時英國一名醫護人員從一名患者身上感染了猴痘,後來的調查認為,最有可能是因為沒有採取防護措施的醫護人員在幫助病患換床單時吸入了病毒顆粒。

  但這種情況不同於新冠病毒的感染,新冠病毒可以通過氣溶膠在空氣中傳播。而一項西班牙的研究發現,在188名猴痘患者中,從鼻子和喉嚨採集的拭子中含有的病毒載量比從皮膚損傷處採集的拭子中含有的數量級低三倍。

  上述研究作者寫道: “我們的研究強化了性行為中皮膚接觸作為猴痘傳播主要機制的證據。”目前,大量證據表明,猴痘病毒可以以氣溶膠的形式存在,但吸入這些氣溶膠並不是導致流行的主要因素。”

  無症狀的患者能傳播疾病嗎?

  在這方面,比利時的研究人員在對224名男性患者的樣本進行的回顧性檢測中發現,三名男子的肛門或直腸拭子中發現了猴痘,但在採集樣本之前和之後的幾週內,三人都沒有報告有任何症狀。

  這些無症狀的患者是否能夠將猴痘傳給其他人仍然是一個未知的問題,需要進行更深入的研究,以更好地瞭解無症狀感染者的潛在風險。

  接觸被汙染的物體會感染嗎?

  猴痘患者周圍的環境會因為病變、呼吸道分泌物和體液而遭到汙染,病毒會留在他們使用過的物體表面。根據現有研究,已知病毒在受感染者家中可存活15天。

  但此次疫情的流行病學數據證明,猴痘病毒並沒有通過這種方式很好地傳播。根據世衛組織最近的一份報告,只有大約0.2%的感染者是通過接觸受汙染的物質而感染病毒。

  大多數專家都認為猴痘疫情不會成為像新冠一樣大流行。對於那些目前尚未發現病例的國家來說,該如何來預防?對公眾來說,最重要的建議是什麼?

  鮑斯奇表示,所有國家都應加強對猴痘的監測,確保它們有普通民眾和醫療工作者都能夠理解的明確病例定義,並確保建立起診斷檢測機制。

  奧戈伊納則表示,“保持警惕,加強監測,告知公眾,減輕焦慮,並為可能發生的病例做好衛生系統準備。”

  微博相關科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