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一位出境導遊轉型自救:當短視頻博主,月入三四萬元

2022年08月16日20:33

  原標題:疫情下,一位出境導遊轉型自救:當短視頻博主,月入三四萬元

  澎湃新聞記者 吳怡 複旦大學新聞學院記錄中國團隊成員 王小淳

  每個人都可能在15分鍾內出名——這是美國藝術家安迪·沃霍爾在半個世紀前的預言。如今,在移動互聯網下,這句話變成了現實。

  來自山東省青島市的王雲峰沒想到,40歲的他也有機會成為“網紅”。只是,從一位面臨失業的出境導遊,到小有名氣的短視頻博主,他花了不止15分鍾。

  從2001年起,王雲峰就在中旅總社青島有限公司擔任導遊,並在2016年成為青島本地第一位有資格獨立帶團前往歐洲旅遊的導遊,平均每兩個月在青島和歐洲間往返三次,曾獲“青島市十佳導遊”等榮譽稱號。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面臨失業的他決定轉型“自救”。2020年6月,他開始拍攝短視頻,展示青島的旅遊景點和曆史文化。工作範圍也隨之縮小到僅在青島市內,很多時候他面對的是一塊小小的屏幕,但認識他的人卻多了起來。擁有23萬粉絲的他,平時走在街上,偶爾會有粉絲認出來打招呼。

  “現在的收入雖然遠不如帶團出境當導遊的那幾年,但是商業推廣費和粉絲打賞等加起來,每個月三四萬元應該是有的。”王雲峰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說道。

  從導遊到短視頻博主

  “我印象很深刻,那天是大年三十,我在奧地利的薩爾斯堡帶團旅遊,聽到了武漢封控的消息。在那之前,我們已經看到了有關新冠肺炎的新聞,到處買N95口罩。”2020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使王雲峰帶團的歐洲行被迫中止。

  大年初三,經曆了幾次轉機,王雲峰終於帶團返回青島。“那時的我完全沒想到,那是我最後一次帶團出境。”

  王雲峰是一位經曆過非典疫情的資深導遊,在他印象中,當時非典疫情對旅遊業的衝擊是短期的。因此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之初,他沒有感到慌張,以為都只是暫時性的影響,想著不如當放個假在家安心休息,等疫情過去就能繼續帶團出境了。

  可這一等,四個多月過去了,疫情還在持續著,出境旅遊業務遭受斷崖式下跌。部分導遊面臨失業,為尋求一份更穩定的工作,紛紛轉行。

  “後來,我的同事們坐不住了,去各行各業的都有。”王雲峰說,“有的人去做銷售,有的人去了傳媒公司,有的甚至去夜市擺地攤了。”

  但他還是堅持做旅遊業,對這個職業二十年的感情,令他無法割捨。他決定“自救”,轉型成為一名自媒體旅遊博主。疫情期間沒有機會出國,甚至連出省也不方便,王雲峰便決定立足青島,把自己抬頭可見的一處處風景和腳下的一寸寸土地展示給更多人。

  他把目光瞄準了短視頻平台,疫情前他沒有想過自己能和短視頻產生什麼聯繫。在家休息那段時間,他看了很多博主拍的旅遊視頻,突然想到“好像我也可以做這個”。

  2020年,他開始運營短視頻賬號。6月份,青島市中小學恢復線下教學。把女兒送到學校後,王雲峰心血來潮,從市北區趕到市南區,拍攝了自己的第一條短視頻,介紹了坐落在黃縣路的老舍故居。當時他沒有提前構思,不太會拍攝,也不知道視頻可以剪輯。為了40秒的視頻,他錄了幾十遍、兩個多小時才完成。

  王雲峰把第一個視頻發到社交平台,眼看著播放量從零開始一點點漲到兩萬,心裡樂開了花。後來,他學會了剪輯、配音的技巧,短視頻玩得越來越熟練。白天拍視頻,晚上為視頻配音、剪輯,然後再策劃下一個視頻,這基本上就是他每天的工作內容。偶爾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他也會請朋友來幫忙當攝像。

  一個人、一部手機、一架手持穩定器,兩年來,王雲峰就這樣走過了大半個青島。他總共拍攝了500多條短視頻,自己運營的短視頻賬號收穫了23萬粉絲和258萬點讚。

王雲峰在青島老城區拍攝短視頻。複旦大學新聞學院記錄中國團隊成員王小淳拍攝
王雲峰在青島老城區拍攝短視頻。複旦大學新聞學院記錄中國團隊成員王小淳拍攝

  在曆史的沙浪中“撿珍珠”

  “想讓人記住青島是一座曆史文化名城。”平時王雲峰舉著鏡頭,遊走在青島的大街小巷,將每一個景點背後的曆史故事娓娓道來。

  在青島市市南區西部,大學路與魚山路的交界處,有一面造型復古、顏色鮮紅的牆,這面牆是青島著名的“網紅牆”和遊客打卡必經之地。旅遊旺季時,人們甚至會排著長隊去和“網紅牆”合影。

  而少有人知道它的故事。王雲峰拍攝視頻講述:“網紅牆”裡面是紅萬字會青島分會的舊址,當時建造的時候,把山東大學通往老舍家的一條路給擋住了……

  在拍攝“網紅牆”視頻之前,王雲峰翻閱了老舍求學那年的青島地圖,發現從老舍故居通向當時的山東大學的路,恰好經過了這面“網紅牆”。之後,他找到了老舍夫人胡潔青在青島生活時的口述回憶錄,其中提及老舍當時回家確實要經過一片工地。他將這個細節放在了自己的視頻當中。

  其他幾百條視頻的誕生之路,亦是如此。為了拍攝一條幾十秒的視頻,王雲峰至少要花上幾個小時查閱資料,或是翻閱書籍、瀏覽網頁,或是到實地採訪百姓、到檔案館翻閱史料。

  “我家裡關於青島的書,有兩百本左右。”王雲峰發現,自己二十年前剛當導遊時熟記於心的青島故事,已經不足以支撐他製作高質量的視頻。只有不斷地閱讀史料、走訪街角,他才能找到新的視頻線索。

  拍攝的過程也並非一帆風順,有時他想介紹老城區的房子,但礙於裡面住著人,不方便拍攝。有時他還會被誤當成是“壞人”,別人以為他在窺探居民隱私,上來把他攔住。他只好頻頻解釋。

  這兩年來,他一直穿梭在常人眼中的“犄角旮旯”。王雲峰知道,這些小眾的曆史故事並不是最受短視頻平台青睞的爆款內容,受製於短視頻碎片化傳播的特點,外地遊客更願意在有限的時間內瀏覽具體的旅遊攻略和打卡地點推薦。他的視頻受眾還是以青島本地人為主,以中年人和孩子居多。

  但王雲峰覺得,讓更多人拾起那些馬上就要被這一代人遺忘的記憶,也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當一座城市的曆史在現代化的巨浪中逐漸被人遺忘時,王雲峰想成為那個赤著腳在沙灘上“撿珍珠”的人。他並不擔心短視頻素材“枯竭”,“雖然景點只有這麼多,但文化是拍不完的。”

  隨著王雲峰的視頻越來越“火”,一些青島本地企業也關注到了他的熱度,請他拍攝商務推廣視頻或直播,加上還有粉絲的打賞,他由此獲得較為可觀的收入,每月的收入達到三四萬元。

  當“最接地氣”的文化傳播者

  經過這兩年的摸爬滾打,從導遊到博主,王雲峰覺得自己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

  當導遊時,他只需要把幾個景點的故事講細緻,就能夠完成工作任務;但現在,成為“自媒體達人”的他,認為自己身上多了一份社會責任感。

  “除了把一座城市的曆史文化傳承下去,也要把這座城市的聲音放大,傳遞給更多人。”王雲峰說道。

  2020年10月,青島市局部暴發了由冷鏈物品觸發的新冠疫情。當時王雲峰在送孩子上學路上聽到部分家長在聊天時表達出擔憂,因此他決定到核酸檢測點實地走訪。

  他戴著口罩、舉著手機,走過市民排隊做核酸檢測的隊伍。視頻中,他喊道,“檢測是為了讓全國人民放心,我們要讓山東人民乃至全國人民,看到我們青島的素質和水平……青島人有沒有信心?”排隊的市民們高聲附和“有信心”。

  這條視頻迅速走紅網絡,引起了青島市委網信辦的關注。在網信辦的組織和青島媒體的支持下,王雲峰與其他幾位博主共同組成了“青島網紅天團”,肩負起“講好青島故事、傳播青島正能量”的責任。

王雲峰(左三)作為青島“網紅”天團成員出席2021年青島網絡盛典。受訪者供圖
王雲峰(左三)作為青島“網紅”天團成員出席2021年青島網絡盛典。受訪者供圖

  不久前,“青島一位拾荒奶奶為癱瘓兒子討羊肉湯”的新聞引發廣泛關注,數次登上網絡熱搜。王雲峰看到新聞後帶著物資前往老人家中探望,向她轉達了網友的關心,也從她口中得知,當地相關部門已對他們家給予了關注和援助。

  運營短視頻賬號之初,王雲峰覺得,出境旅遊在不久的將來一定可以恢復正常,自媒體只是自己臨時起意經營的副業;沒想到,兩年過去了,他已經把副業做成了主業。“不過,我還是很期待能出境旅遊的那一天。”

  他用“天生我材必有用”來總結自己轉型的這兩年。當時剛拿起手機,他甚至有點暈,覺得自己根本學不會怎麼拍視頻。但現在他明白了:人一定不能看低自己,有些事情不試一試,就不會知道自己的天賦和能力在哪裡。他希望做這座城市“最接地氣”的文化傳播者。

王雲峰 複旦大學新聞學院記錄中國團隊成員王小淳拍攝
王雲峰 複旦大學新聞學院記錄中國團隊成員王小淳拍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