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真正獨行俠:剛做完孤膽英雄,就變成騙子同夥

2022年08月17日07:57

  剛做完治病救人的英雄,就變成橫割韭菜的騙子。

  他是NBA最慷慨大方的球隊老闆,也是最脾氣火爆的火藥桶。他的大嘴不僅罵裁判罵聯盟,也不會放過總統政客。只要他看不慣的,他都毫不猶豫地開炮怒斥,處罰再多錢也不在乎,因為他有的是錢。

  在很多美國人的心中,他是顛覆暴利醫藥行業的英雄,像天使一樣給窮人帶來平價藥,被譽為美國的社會良心。但在另一群人的眼中,他又是個割韭菜的騙子同夥,幫助站台捲走了數十億美元,讓數百萬投資者損失慘重。

  無論在美國還是中國,馬克·庫班(Mark Cuban)最知名的身份無疑是NBA球隊達拉斯獨行俠隊(Dallas Mavericks,2018年之前中文譯名: 達拉斯小牛隊)的老闆。在獨行俠的比賽轉播中,坐在前排的庫班總能得到最多的電視鏡頭。獨行俠是屬於他的球隊,也深深打上了庫班的烙印。

(圖註:最激情的NBA老闆非他莫屬)
(圖註:最激情的NBA老闆非他莫屬)

  在明星雲集的NBA聯盟,獨行俠隊擁有著獨特的魅力和忠實的粉絲。他們以流暢快速的進攻成為了NBA最具觀賞性的球隊之一,最終在2011年奪得NBA總冠軍,讓德國人諾維茨基輝煌的職業生涯就此圓滿。隨著獨行俠的成功,激情四射的老闆庫班也因此家喻戶曉。

  或許,庫班的人生才配得上獨行俠這個稱號。現年62歲的庫班,雖然個人身家不到50億美元,在美國億萬富翁要排到100多位,但他卻是美國最具人氣的億萬富翁之一。特立獨行的個性和口無遮攔的直率,都讓他在美國吸粉無數。

  毫無爭議,庫班是NBA最暴脾氣的老闆,心裡不爽就要說出來,炮轟裁判和聯盟都不在乎。儘管累計向聯盟繳納罰金超過300萬美元,每罵一次都是幾十萬罰金,甚至因此打破了NBA的罰款記錄。但每一次脾氣上來,庫班都會忍不住罵個痛快。

  庫班的大嘴不僅是炮轟裁判和聯盟,對政客也是嘴下毫不留情。過去幾年時間,他已經多次公開抨擊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德州州長阿伯特(Abbott)以及德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在防疫措施和疫苗接種問題上和德州共和黨政府的規定對著幹,甚至還和克魯茲在推特上公開吵架。

  逆市對衝完美脫身

  庫班出生在匹茲堡的一個猶太中產商人家庭,從小就顯現出了過人的經商天賦。青少年時期,他就開始倒賣各種東西掙錢,從垃圾袋到郵票到報紙。除了會掙錢,他還會慳錢。庫班大學時期,從匹茲堡大學轉學到印第安納大學,只是因為後者是美國排名前十商學院里學費最低的。

  大學畢業後,庫班搬到了達拉斯,在八十年代新興的軟件行業找到了銷售員的職位。他很快就發現了這個全新領域的創業機遇,幾年後創辦了第一家公司MicroSolution,專門專賣Lotus等軟件。1990年,庫班以600萬美元的價格賣掉了這家公司,自己入賬200萬美元,成為了一名百萬富翁。

  上世紀九十年代的互聯網熱潮中,庫班又敏銳發現了市場機遇,創辦了一家互聯網電台聚合平台Broadcast.com。1999年,這個網站成為美國首個在網上直播Victoria秘密內衣秀的平台(當然是音頻直播),通過向用戶收費和廣告模式,Broadcast.com單季度營收達到了1350萬美元。

  在1999年底的互聯網泡沫最高點,庫班以57億美元的天價把自己的第二家公司賣給了“收購冤大頭”雅虎。和雅虎進行的諸多天價交易一樣,網絡直播的先驅Broadcast.com在進入雅虎旗下之後就悄無聲息的沒了,反正雅虎也不在乎。但41歲庫班的人生卻就此改變。

  這筆交易是以全股票方式進行的,庫班因此得到了1460萬股雅虎股票,按照當時95美元股價計算,他持股股份高達14億美元。而隨著泡沫越來越大,雅虎市值甚至突破了3000億美元,庫班持股最高時超過了34億美元。

  一夜暴富之後,庫班開始買私人飛機買豪宅,開始享受“十位數身家”的超級富豪生活。美股《矽谷》裡面那個億萬富翁投資人羅斯·哈內曼(Russ Hanneman),原型人物其實就是庫班。兩個月後,庫班還斥資2.85億美元買下了達拉斯小牛隊,開始了他最為成功的一個身份:NBA球隊老闆。

  但庫班在享受財富的同時並沒有徹底失去冷靜。他在網絡股的一片繁榮聲中嗅到了危機的氣息。庫班自己都不敢相信雅虎居然會花57億美元收購自己的公司,他覺得整個市場都失去了理智。因此,就在所有人都沉醉於網絡股大牛市的時候,庫班卻反其道而行之,做了一件令人大跌眼鏡的事情。

  因為他拿到的雅虎股份有三年鎖定期,庫班不能立刻拋售套現。因此他選擇通過期權來對衝自己雅虎股份暴跌的風險,等於提前買好保險預備股市大跌。1999年底,庫班買了85美元的看跌期權,又買了205美元的看漲期權。這樣一來,無論雅虎股價暴跌還是暴漲,他所持股份的價值都維持在這個區間之內,相當於12億-30億美元。

  很多人都在嘲笑庫班,因為他花了2000萬美元,讓自己的雅虎持股價值不超過30億美元,而當時所有人都覺得雅虎股價還會繼續瘋狂上漲。但就在2000年3月,納斯達克指數在5408點見頂了,之後就是崩盤的開始。2001年,納指跌到了1400點,2002年繼續下行到1100點。很多公司股價跌幅超過一半,還有更多公司因為資金耗盡直接破產倒閉。

  而這個被很多人嘲諷為傻子的庫班,卻依靠期權頭寸穩穩保住了至少12億美元的資產。如果他沒有設置期權對衝,那麼庫班所持的雅虎股票在2002年將只值1.9億美元,等於資產縮水了85%。在這年年底股票解鎖之後,庫班就開始進行分散投資,從這場網絡股泡沫崩盤中全身而退。

  在過去兩年的美股牛市中,庫班再次嗅到了崩盤的氣息。在2020年中庫班就公開開始質疑美國股市的泡沫,認為美國經濟基本面和前景並不樂觀,股市上漲只是因為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牛市里,每個人都有這個錢,都覺得自己是天才,甚至很多根本不會投資的人也進來了。”庫班當時預言美國股市可能會在未來幾年都會大幅下滑,也開始了他的又一次逢高拋售。

(圖註:庫班的仿製藥店以地板價出售藥物)
(圖註:庫班的仿製藥店以地板價出售藥物)

  顛覆暴利醫藥行業

  話題回到文章開頭,為什麼現在的庫班“剛做完英雄,就變成騙子?”

  進入2022年,庫班做了一件造福整個社會,讓美國窮人期待多年的大好事。今年年初,他開了一家連鎖平價藥店Cost Plus Drugs,在網上和線下出售仿製藥;沒有中間商,沒有暴利,只賺15%的利潤,也不接受保險。

  目前Cost Plus Drugs面向美國50個州出售超過800多種仿製藥,治療的疾病從簡單的過敏發燒,到嚴重的癌症與白血病等等。所有的藥價都有嚴格限制:成本價格加上15%的利潤,再收取每單3美元的手續費和5美元的運費。庫班還在達拉斯投資建設了一個2萬多平米的仿製藥廠房,計劃今年年底投產,屆時將大幅降低藥價成本。

  或許其他國家的人難以理解,為什麼一個仿製藥店就是美國窮人的救星。儘管美國GDP全球排名第一,擁有最先進的醫藥和治療技術,但普通民眾所享受的醫療保障卻是G7中最差的。由於製藥集團、醫療機構和保險集團控制著整個醫療健康行業的利潤與定價權,美國的醫藥價格頻頻暴利天價,沒有保險的窮人根本無力承擔。

  或許有良好保險的人可以不在乎藥品定價,但並不是所有人買得起好保險,何況還有大批沒有保險的窮人;很多人在失業之後,也會面臨沒有保險的困境。據調查公司蓋洛普統計,目前美國還有1800萬人,相當於7%的成年人沒有醫療保險,承擔不起昂貴的處方藥。

  對窮人來說,價格便宜的仿治藥就是救命的希望。除了賣地板價的仿製藥,庫班還打算繞過中間商,直接從藥廠那裡購買擁有專利保護的品牌藥,同樣只賺15%的利潤。

  庫班這個仿製藥店對窮人意味著什麼?拿治療白血病的藥物伊馬替尼(Imatinub)舉例,如果通過美國處方零售渠道購買品牌藥,價格超過2500美元,庫班這裏賣的仿製藥只售14.40美元。治療糖尿病的藥物愛妥糖(Actos)在普通藥店賣74.4美元,庫班這裏只賣6.6美元。治療胃病的藥物美沙拉安(Apriso)在普通藥店賣122.7美元,庫班這裏只賣36.6美元。

  美國食品與藥品管理局(FDA)的2018年數據顯示,雖然品牌藥只在處方藥中佔據很小的比例,但卻拿走了80%的利潤,仿製藥的價格通常是品牌藥價的15%-20%。哈佛大學的研究發現,美國去年約有三分之一的藥物是通過Medicare(政府的老年人保險)發放的,如果全部換成庫班的仿製藥,政府醫保每年可以省下36億美元。

  當然,由於利益集團層層阻礙,美國醫療改革困難重重。庫班的這個仿製藥店還無法撼動美國根深蒂固的醫療體制,也很難徹底顛覆美國暴利的藥價。但他的“孤勇藥店”直接以地板價出售救命藥物,卻給這個暴利行業鑽開了一道缺口,也讓數以千萬計的普通民眾看到了健康的希望。心懷感激的民眾直接在推特上稱庫班是“美國的英雄”。

(圖註:庫班公開為Voyager站台圈用戶)
(圖註:庫班公開為Voyager站台圈用戶)

  沾上幣圈變成騙子

  然而,庫班還沒有享受太久盛譽,他的聲譽與人設就遭到了重大打擊。這一次,庫班的人設變成了“詐騙犯同夥”和“割韭菜的惡魔”,數以百萬計的散戶投資人對他咬牙切齒,要求庫班為他們超過50億美元的損失承擔責任。

  庫班怎麼會和騙子混到一起?這還要從去年的一起商業合作說起。去年10月,達拉斯獨行俠隊宣佈與加密貨幣交易平台Voyager Digital達成五年合作協議。Voyager因此冠上了“達拉斯獨行俠隊官方加密貨幣合作夥伴”的稱號,投資者可以在這個平台上交易比特幣、以太坊、狗狗幣等數字貨幣。

  近年來財大氣粗的加密貨幣行業不斷贊助體育球隊,以求擴大自己的品牌影響力。除了達拉斯獨行俠之外,波特蘭開拓者和費城76人隊也擁有加密貨幣行業公司的贊助商。洛杉磯湖人隊的傳奇主場斯坦普斯中心也在去年更名為Crypto.com體育館,這個來自新加坡的加密貨幣平台開出了7億美元的天價買下了20年冠名權。

  在去年秋天的簽約贊助儀式上,獨行俠老闆庫班帶著球隊的明星球員們,和Voyager創始人兼CEO恩利奇(Steve Ehrlich)一道出席了活動。鑒於庫班本身就長期公開看好加密貨幣的前景,因此他也對球隊簽下的這個贊助商讚不絕口。

  庫班在簽約活動上公開表示,自己也是Voyager的客戶,在上面交易加密貨幣,他很喜歡這個平台的低佣金和便捷交易。更為重要的是,庫班還為Voyager的安全性背書,“這(個平台)是你進入加密貨幣領域的無風險平台”。

  而且,庫班還用獨行俠為Voyager背書,“Voyager和獨行俠將通過教育和社區項目、全球活動和粉絲參與,推動加密貨幣更加可接入。”當時Voyager在大肆拓展用戶,獨行俠粉絲只要開設賬戶,存款100美元並進行交易,就可以得到100美元的開戶獎金。

  然而,或許庫班自己都沒有想到,加密貨幣行業的崩盤來得如此之快,他的聲譽也因此跌倒了穀底。在他為Voyager背書不到一年之後,這個加密貨幣平台就在今年7月申請了破產,300萬散戶投資者總計至少50億美元的用戶資金被凍結或者丟失。

  損失慘重的投資者在追訴Voyager的同時,也將庫班與獨行俠視為騙子同夥。他們指責庫班在為Voyager推廣的過程中故意誤導投資者,引誘數百萬對加密貨幣領域缺乏經驗的散戶投資者在Voyager進行投資,才導致他們血本無歸。

  令庫班不利的是,Voyager創始人兼CEO恩利奇也在訴訟文件中表示,“庫班是我的重要顧問,我們有著非常好的關係,他相信加密貨幣。有時候一個人帶來的價值是外界所看不到的,而是在幕後帶來的的幫助。”

  就在上週,Voyager的投資者在佛羅里達提起了集體訴訟,稱Voyager是一個“龐氏騙局”,而庫班和獨行俠在這個欺詐過程發揮了重要作用,引誘了大批投資者。因此,這些投資者也將庫班列為被告之一。遭到集體訴訟之後,庫班和Voyager目前都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雖然這一訴訟要延續數年時間,庫班是否真的需要承擔責任,暫時無法確定,但此次公開給加密貨幣平台站台,幫助圈用戶割韭菜,導致幾百萬投資者損失慘重,無疑會成為庫班人生的一大汙點。

  在2022年,美國最特立獨行的億萬富翁庫班先做了孤勇英雄,又淪為了騙子同夥。一手治病救人,一手幫割韭菜。

  新浪科技 鄭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