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承認有過度加息的風險,抗通脹仍是未來貨幣政策核心目標

2022年08月18日20:51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施詩 上海報導

  美國東部時間8月17日,美聯儲公佈7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會議紀要顯示,與會者在7月的議息會議上“幾乎沒有看到證據”表明美國眼下面臨的物價壓力正在緩解。基於此,與會者重申將不惜一切代價以遏製通脹的決心。此外,與會者首次明確地承認有過度加息的風險,但沒有就未來的加息路徑提供具體指導。

  多位專家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儘管美國7月通脹有所回落,但存在反彈的可能,仍需時間來觀察。他們還指出,遏製通脹仍是美聯儲決策者主要考慮的問題。

  美國通脹前景仍存不確定性

  在7月的議息會議上,美聯儲決定將聯邦基準利率上調75個基點至2.25%至2.50%,使得6月至7月兩次議息會議累計加息達到150個基點,創1980年代初保羅·沃爾克執掌美聯儲以來最大的加息幅度。

  與會者指出,聯邦基金利率2.25%-2.50%的區間接近“中性”水平,既不支持也不限制經濟活動。一些官員表示,利率必須達到“足夠限制性”的水平並在一段時間內維持這一水平,才能控製通脹。

  會議紀要稱,“由於通脹仍遠高於委員會的目標,與會者認為需要採取限制性的利率水平,才能滿足美聯儲促進就業最大化和物價穩定的目標。”與會者還表示,幾乎沒有跡象表明通脹正在減弱。

  美國通脹數據也支撐了美聯儲的立場。根據美國勞工部公佈的數據,7月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環比持平,同比上漲8.5%。美聯儲關注的另一項指標——美國6月PCE物價指數同比上漲6.8%,與預期持平,高於前值的6.3%。

  分析認為,美國7月CPI回落主要受能源價格影響,後續走勢仍有待觀察。長城證券產業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宏觀經濟高級分析師李相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指出,判斷美國現階段的通脹形勢不能夠拘泥於一時的數據漲跌,而是要洞察通脹的本質問題是否解決。7月CPI回落也僅僅是能源價格下跌帶動,而且能源回落不足以促使通脹整體大幅回落,僅能使得通脹回到俄烏衝突前的水平,也就是7.5%左右,通脹進一步降低需要看美聯儲加息幅度以及美國消費需求自然回落的程度。

  渣打中國財富管理部首席投資策略師王昕傑也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目前美國的通脹,從貢獻度分層來看,能源和商品的貢獻度降低,主要是因為6月下旬以來能源價格壓力下降。但是服務和食品的貢獻度有一定程度的提升,反映出工資推升物價螺旋式上升對於內生通脹的支持。

  王昕傑指出,美國通脹是否已經從高點回落,可以持續多久的問題還有待時間佐證。但是反映出來的問題是通脹粘性仍然沒有大幅消除,在就業市場火爆的支持下,通脹仍由商品向服務轉移。不能單單靠能源和商品價格的下降來限制通脹,因為這類商品的價格波動比較大。

  李相龍補充稱,美國通脹的本質是旺盛的消費需求,過快的工資增速和持續上行的房價。首先,房價已經放緩,但房價領先CPI房租12個月,即使現在房價放緩,CPI房租也將持續上漲到明年年中,是通脹中暫時無法通過貨幣政策解決的問題。其次,勞動力市場仍維持著低失業率、高職位空缺率的格局,因此工資增速高於曆史均值,高工資增速就形成了旺盛的消費需求。最後,從美國目前的儲蓄率來看,6月個人儲蓄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是5.1%。是2010年以來最低,但消費傾向依然較高。

  他強調,“貨幣政策起作用需要一定時間,暫時還未觸及到這三個通脹的核心問題,我們認為通脹仍較為頑固,一旦美聯儲放鬆加息,甚至有可能反彈。”

  8月通脹數據將決定9月加息幅度

  由於美國通脹依舊存在高度不確定性,因此與會者重申,未來的貨幣政策將取決於接下來的經濟數據。但是,與會者也表示,“隨著貨幣政策立場進一步收緊,在評估政策調整對經濟活動和通貨膨脹的影響的同時,在某個時間放緩加息步伐將是合適的。”

  王昕傑對記者指出,在7月的美聯儲會議紀要公佈之後,美聯儲確實表示未來可能某個時間點放緩加息。但是何時放緩,何時結束沒有確定的時間點。“我們認為什麼時候放緩加息這個時間點一定是會根據經濟數據來的,而且什麼樣的路徑會導致放緩加息更為重要。”

  李相龍也認為,放緩加息步伐的時機尚未到來。美國短期通脹壓力或將因為能源價格下跌而有所緩解,但長期通脹壓力依然存在。

  他補充稱,“我們認為美國通脹較為頑固,而且存在反彈可能。美聯儲加息週期至少持續到2023年一季度。”

  李相龍預測,美國8月CPI約在8.3%左右,因此美聯儲9月或將加息75個基點。

  王昕傑指出,目前市場預期9月加息75個基點的概率為47%,但是9月加息多少基點,主要取決於8月通脹數據。“如果通脹數據再次回落,那麼加息50個基點的概率比較大。不過,如果通脹有所反彈,那麼可能繼續加息75個基點。”

  華安證券宏觀首席分析師何寧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總體而言,如果能源、糧食與核心通脹水平都有較為明顯的降溫跡象,且美國經濟增長動能進一步減弱,美聯儲可能才會考慮放緩加息。短期來看相關信號尚不明顯,通脹更可能是高位徘徊,美國經濟韌性尚存。

  何寧預計,9月份美聯儲加息的幅度或為50個基點。

  抗通脹仍是主要目標

  除了表示將在合適時機放緩加息步伐以外,在7月的會議紀要中,美聯儲首次明確地承認有過度加息的風險。與會者坦言,加息步伐可能會走得過快,以至於過度抑製經濟活動。

  對此,李相龍向記者解釋稱,關於過度加息,美聯儲會議紀要的表述為“鑒於經濟環境不斷變化以及貨幣政策對經濟的影響存在較長且可變的滯後,委員會也可能出現為了恢復價格穩定而過度收緊貨幣政策的風險。”緊接著美聯儲表示將根據數據來判斷政策收緊的速度和幅度。

  李相龍指出,當前過度加息僅是一種可能風險,美聯儲自己也認為當下的利率水平尚未達到中性水平。只有達到之後,才有考慮過度加息的意義。對於美聯儲而言,控製通脹仍是當前決策的主要出發點。

  不過,美聯儲公信度因為之前對通脹的誤判而飽受質疑,因此此次承認有過度加息的風險或加劇美國民眾對美聯儲的不信任度,進而導致通脹居高不下。

  根據會議紀要,“與會者判斷,FOMC面臨的一個重大風險是,如果公眾開始質疑FOMC充分調整政策立場的決心,通脹高企可能變得根深蒂固。如果這種風險成為現實,將使把通脹恢復到2%的任務複雜化,並可能大幅增加這樣做的經濟成本。”

  王昕傑向記者表示,這是目前美聯儲不得不去承擔的風險。面對根深蒂固的通脹,也許過度加息有可能造成對於經濟的損傷。然而,從長期角度來看,即使短期經濟壓力驟升,把通脹水平重新拉回到2%也是美聯儲的重要承諾。雖然通脹對於貨幣政策的響應有一定的滯後性,但是只有通脹回到可以接受的水平,才能達到可持續的充分就業環境,進而才能為最終美聯儲達到物價穩定和就業最大化的兩大目標奠定基礎。

  他強調,“即使美聯儲承認有過度加息的風險,但是當下並不會改變加息路徑,因為高通脹的風險更加不能被接受。”

  李相龍認為,強調通脹預期的脫錨風險表明美聯儲對失去公信力的擔憂。美聯儲從去年下半年以來錯判美國通脹成因和走勢,加息時點較晚,對美國通脹失控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公眾對美聯儲控通脹的能力產生懷疑,導致通脹預期走高並且頑固。如今美聯儲已經意識到這一點,因此即使通脹在7月有所回落,美聯儲也可能維持較大的加息力度來維持強硬的控通脹態度。

  何寧指出,紀要內容說明控製通脹仍是美聯儲當前的首要目標,且其對不斷加息來控製高通脹的態度是堅決的。在不斷上升的利率水平下,美國經濟需求端將會受到更嚴重的抑製,通脹水平大概率將會回落,但是回落的速度仍存不確定性。

  (作者:施詩 編輯:包芳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