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當今世界瀕臨危險失衡

2022年08月20日22:28

#基辛格稱當今世界瀕臨危險失衡#【基辛格:當今世界瀕臨危險失衡】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8月12日發表題為《亨利·基辛格對“失衡”感到擔憂》的文章,作者是勞拉·塞科爾。在訪談中,基辛格認為“平衡”是政治家的核心指導思想,但當今世界正瀕臨危險的失衡。全文摘編如下: 亨利·基辛格在99歲高齡之際,剛剛出版了他的第19本書《領導力:世界戰略六案研究》。書中分析了二戰後一批獨具特色的卓越領導人——康拉德·阿登納、夏爾·戴高樂、理查德·尼克遜、安瓦爾·薩達特、李光耀和瑪格麗特·撒切爾——的遠見卓識和曆史成就。 在7月一個悶熱的日子,基辛格在他位於曼哈頓中城的辦公室對我說,20世紀50年代,“在我涉足政治之前,我原計劃寫一本書講述19世紀和平的締造與終結,從維也納會議寫起,約三分之一的篇幅寫俾斯麥,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做結尾。”基辛格認為他的新書“是某種延續,不只是對當下的反思”。 這位美國前國務卿及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說,《領導力》一書剖析的六個人物都深受他所說的“第二次三十年戰爭”——從1914年到1945年這段時期——影響,並為塑造之後的世界作出了貢獻。在基辛格看來,他們都同時具備兩種典型的領導力:政治家高瞻遠矚的實用主義和預言家有先見之明的膽識魄力。 與基辛格交談,不一會兒就會聽到“目標”這個詞,這是預言家的鮮明特色。另外還會從他口中聽到的一個詞是“平衡”,這是政治家的核心指導思想。自上世紀50年代基辛格還是研究核戰略的哈佛大學學者以來,他就把外交理解為被核災難陰影籠罩的大國之間的平衡之舉。在他看來,現代武器技術製造世界末日的潛能讓維持敵對國家之間的平衡——儘管這種平衡可能並不穩定——成為國際關係中壓倒一切的當務之急。 他對我說:“在我的觀念中,平衡包含兩部分內容。取得力量上的某種平衡,同時要認可有時處在對立面的價值觀的合法性。如果你認為你努力的最終結果是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於人,那麼我認為是不可能達到平衡的。因此,一種層次是某種絕對的平衡。”另一種層次則是“行為上的平衡,也就是說相對於達到總體平衡所需的能力與實力而言,你在運用自身能力和實力上存在著局限性”。 他說,做到兩者兼顧需要“一種近乎藝術性的技巧”,“政治家並不經常有意要達到這個目標,因為權力有太多的時候在向外拓展的同時並未造成災難性後果,以至於各國從未全面感受到這種責任”。 基辛格承認,儘管平衡至關重要,它本身卻並非一種價值標準。他指出:“在某些情況下,共存在道義上是不可能的。比如和希特勒共存。和希特勒打交道時,討論平衡是沒有用的。” 基辛格在《領導力》一書中透露出希望美國當代政治家吸取前人經驗教訓的意思。基辛格說:“我認為當前這個時期很難確定方向。”美國人不願將外交理念與“和對手的私交”區分開來。他對我說,他們往往用傳教般的方式來看待談判,試圖讓與自己對話的人轉變信仰,或者對他們加以譴責,而不是去洞察他們的思想。 基辛格認為當今世界正瀕臨危險的失衡。 基辛格今年早些時候提出,美國和北約的草率政策可能觸發了烏克蘭危機,這一看法引發了爭議。他認為,唯一的選擇是認真對待普京表達的安全擔憂。他還認為,北約向烏克蘭發出它最終可能加入這一聯盟的信號,這種做法是錯誤的。在他看來,烏克蘭領土曾附屬於俄羅斯,俄羅斯人將烏克蘭視為本國一部分,儘管“一些烏克蘭人”並不這樣認為。烏克蘭發揮俄羅斯與西方之間緩衝區的作用更有利於穩定大局。他說:“我支持烏克蘭完全獨立,但我認為,它能扮演的最好角色是像芬蘭那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