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清揚:為什麼說香港是連接中國內地與全球的橋樑?

2022年08月24日19:59

中新社北京8月24日電 題:為什麼說香港是連接中國內地與全球的橋樑?

  ——專訪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副教授顧清揚

中新社記者 馬佳佳

  自1997年回歸以來,香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立足中國,對標全球,國際金融中心的競爭優勢和服務功能日益凸顯。25年來,香港始終發揮“連接中國內地發展與全球發展”的聯通作用,深入參與國家發展大局與世界經濟全球化。而今,站在“由治及興”的新起點,香港如何把握自身獨特優勢,繼續發揮好橋樑作用,實現經濟向好發展?

  近期,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副教授顧清揚接受中新社“東西問”專訪,深入闡述香港回歸25年來的獨特發展優勢,並就香港與內地、香港與世界的關係以及風險應對等話題分享了自己的見解。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2022年3月,新一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顯示,香港在全球金融中心排行中繼續保持全球第三、亞洲首位的位置。與世界其他國際金融中心相比,香港的獨特優勢在哪裡?

顧清揚:作為金融中心,香港的優勢在於它發揮了一種橋樑作用,連接中國內地和全球發展,這是香港一直以來的定位。內地的快速崛起為香港帶來了很多金融發展機遇,主要是內地通過香港進行國際融資,而香港把世界的資金資源帶到內地。

  回歸25年來,我們看到香港金融中心的整體體量和競爭優勢一直保持得比較好,主要原因就在於中國內地經濟的高速發展。同時,香港在回歸之後保持了市場經濟的靈活性以及香港經濟的高效率性,使得這25年來香港一直很好地保持著其在金融領域的優勢。特別是,香港和內地加強了諸多金融方面的聯繫,像“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等資本市場、股票市場、債券市場,都通過香港把內地的金融發展和全球發展更高效、有效地連接在一起。

香港交易廣場。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
香港交易廣場。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

  由於香港和內地這樣緊密的聯繫,以及香港自身優良的營商環境和專業、高效率的金融從業人員,使得一些國際資本非常依賴香港,將其作為一個中轉站,在香港積蓄資金擇機進軍中國內地市場,謀求發展。所以說香港也是全球金融業一個重要的中轉平台。

  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另外一個巨大優勢是,它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通道,這是其他金融中心所不具備的。香港是離岸人民幣最大的結算中心、交易中心,這為香港帶來了非常多的金融發展機會。

中新社記者: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北部都會區”“深港通”的建設發展,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香港越來越融入中國的國家發展大局。您如何理解內地-香港-世界這三者之間的關係?香港在其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發揮著怎樣的作用?這又會為香港經濟發展帶來哪些機遇?

顧清揚:總體上講,香港應該是內地國際化發展的一個橋樑,可以起到一種杠杆作用。與此同時,我們也要看到,香港的快速發展也受限於自身的經濟體量和產業結構。所以,香港經濟發展的前途和前景必須要和內地的經濟發展相結合,這樣香港才有持久的競爭力和生命力。也就是說,內地是香港經濟的一個放大器,香港只有通過將世界引入內地,將內地推廣到世界,才會起到這樣一個放大的作用。總的來說,香港主要是起到一種橋樑紐帶作用,促進中國內地和世界的經濟聯繫,把世界的資源通過香港引入內地,並把內地經濟發展的實力,通過香港的平台推廣或者帶到世界各地。

2022年6月,粵港澳大灣區核心工程深中通道中山大橋正式合龍,為深中通道2024年如期建成通車奠定基礎。中新社記者 陳驥旻 攝

中新社記者:“一國兩制”在香港發揮獨特優勢促進經濟發展中是怎樣的角色定位?發揮著怎樣的作用?

顧清揚:香港的發展,採取一種適合本地的務實發展戰略是非常重要的。有些評論從西方的價值理念和意識形態角度對香港和中國內地進行評論,我想這不符合香港本地的發展實際。“一國兩制”,是解決曆史遺留問題的一個非常務實、也是非常獨特的創新,反映出中國政府在解決香港問題方面的務實性和靈活性,而不是從一種抽像的價值形態角度來選擇解決方案。“一國兩制”實際上也是保持香港長期穩定的一個好的、可行的選擇。

  我認為“一國兩制”最大的一個優勢,就是可以把不同的政治模式和經濟模式在香港進行實踐和創新,探討出適合香港和內地進行交往的一個最佳模式,可以將兩種不同的制度、不同的發展模式相互補充結合、相互取長補短,從而創造出適合香港發展的最佳模式。

  中國中央政府在整體規劃和統籌協調方面具有強大的優勢,這為香港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外部支撐環境。我們看到,在面對全球經濟和金融方面的衝擊時,香港總體上可以保持穩定,就是因為中央政府及內地給予了政治和經濟、金融方面的支持,這為香港營商環境的穩定以及整個香港經濟和金融環境的穩定提供了重要保障,為促進香港本地經濟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保駕護航作用。

  從自身來看,香港保留了完善的產權保護和自由市場經濟,在內部治理權、法律權限、司法權限方面,對標國際,使香港經濟更加靈活、更具有創新性和競爭性,易於與國際接軌,這也促進了香港經濟的發展。也就是說,“一國兩制”既可以使香港發展享有更穩定的大環境,又可以使其發揮自身獨特的優勢。

中新社記者:在新冠疫情疊加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背景下,如何評價香港經濟的發展?香港經濟未來會面臨哪些挑戰?香港又該如何利用其獨特優勢在抵禦風險挑戰中實現經濟向好?

顧清揚:現在,國際地緣政治和全球化都受到了嚴重的干擾和挑戰。香港是一個高度外向型、國際化的經濟體,因此,外部環境帶來的一些不穩定,給香港未來發展造成了挑戰。其中最具有挑戰性的,是美國和某些西方國家對中國的發展模式給予一種負面的評價,從民主、自由、人權等價值體系提出了一些挑戰,在國際上形成對中國發展不利的戰略環境。

  由於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很難避免這些衝突帶來的負面影響。這種地緣政治的博弈也會影響到香港與外部世界的經濟聯繫。在這種情況下,香港可能會面臨一種新的外部發展環境。當然,香港內部也面臨著社會矛盾比較突出及產業轉型、經濟轉型的矛盾。所以說香港處在一個非常關鍵的發展階段,那麼該怎樣抵禦這樣一些風險?我覺得穩定和發展創新是最重要的一個因素。

  縱觀全球的金融和產業發展中心,其發展最主要的前提條件之一就是穩定。在穩定的基礎之上,製定正確的政策並執行,是非常重要的。香港自身具有地理位置優越、經濟體制優良、專業素質良好等固有優勢,如果在穩定的前提下,加強和內地的經貿、金融聯繫,就可以使香港有更大的底氣來應對外部挑戰,從而促進香港更加深入國際經濟和貿易體系,發揮更大的橋樑和紐帶作用。

銀行林立的香港中環。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
銀行林立的香港中環。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

  其中,很重要的一方面是香港應該利用好自身創新、活躍的傳統優勢。在曆史發展過程中,香港一直具有一種勇於探索、積極創新的良好傳統。在當前國際科技正在進行巨大革新、商業模式面臨巨大轉變的形勢下,香港加強自身創新能力的提升、制度的完善,應該能夠抓住當前全球科技和商業模式大轉變的好時機。(完)(官逸倫亦對本文有貢獻)

  受訪者簡介:

顧清揚,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副教授,他自1982年起先後在中國華中科技大學、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等大學從事全職教學和研究工作,主要研究領域包括:中國與全球經濟、城市發展與城市政策、全球化與全球治理、基礎設施建設。他還擔任了國際英文學術期刊Journal of Infrastructure, Policy and Development 主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