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波羅熱核電站一旦發生事故,後果有多嚴重?

2022年08月29日20:58

  當地時間8月29日,聯合國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總幹事拉斐爾·馬里亞諾·格羅西宣佈,IAEA專家組已經啟程前往烏克蘭紮波羅熱核電站。

  格羅西在社交平台上稱,IAEA專家組預計將於本週內抵達。他指出,“我們應該確保歐洲最大核能設施的安全”。

  近期,紮波羅熱核電站附近炮擊持續,俄羅斯和烏克蘭再次就炮擊事件相互指責。持續的炮擊引發多方對於可能發生的核災難的擔憂。聯合國和多國一直在呼籲國際原子能機構專家組成員進駐紮波羅熱核電站,確保核安全。

  國際原子能機構專家組訪問已成行

  在國際原子能機構專家組啟程前往紮波羅熱核電站前,格羅西就強調“我們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自8月初以來,紮波羅熱核電站區域已經多次遭到炮擊,迄今還在繼續。國際原子能機構8月28日在官網發佈聲明稱,該核電站區域25日、26日與27日連續遭到炮擊,損害程度未知,但炮彈擊中了距離反應堆建築約100米的兩座特殊建築,建築內的設施包括水處理廠、設備維修車間等。

  這份聲明稱,雖然烏克蘭已告知該機構,所有安全系統仍在運行,輻射水平沒有增加,但最新的炮擊事件再次強調了紮波羅熱核電站可能發生核事故的風險。

  格羅西當時在聲明中表示,正繼續與各方協商,以期在未來幾天向紮波羅熱核電站派出專家組,確保該區域的核安全。屆時,除了在現場進行緊急保障工作以外,專家組還將評估核電站設施的實際損壞情況,確定核安全和安保系統是否正常,以及評估工作人員的工作條件。

  發佈聲明後不久,訪問紮波羅熱核電站的專家組已經成行。格羅西8月29日在社交平台上宣佈,機構的專家小組已經啟程前往紮波羅熱核電站,預計將於本週內抵達。

  《紐約時報》8月27日的報導透露,根據已掌握的信息,專家組共14人,由格羅西帶隊,其餘13名成員主要來自中立國家的專家,專家組中沒有英美代表。

  據央視新聞報導,紮波羅熱州軍民政府負責人巴利茨基8月28日在接受俄新社採訪時表示,紮波羅熱州當局已準備好接待國際原子能機構專家組並為其提供全面的安全保障,將保證專家組人員可以進入核電站及其附近區域,以評估真實情況。

  俄烏相互指責對方炮擊核電站

  當地時間8月27日,俄羅斯和烏克蘭再次就紮波羅熱核電站發生的炮擊事件相互指責,都稱是對方發動了襲擊。

  據法國24台(France24)報導,烏克蘭國家核能公司“Energoatom”27日稱,俄軍在過去24小時再次炮擊了紮波羅熱核電站區域,目前正在確定損壞情況。

當地時間2022年8月7日,烏克蘭紮波羅熱州埃涅爾戈達爾市,視頻截圖顯示紮波羅熱核電站遭炮擊後多處設施遭到破壞。圖/IC photo
當地時間2022年8月7日,烏克蘭紮波羅熱州埃涅爾戈達爾市,視頻截圖顯示紮波羅熱核電站遭炮擊後多處設施遭到破壞。圖/IC photo

  與此同時,俄羅斯國防部稱,烏克蘭軍隊在27日3次炮擊核電站建築,總共發射了17枚炮彈,其中4枚炮彈擊中了一座儲存著“168個美國西屋公司核燃料組件”的建築屋頂,10枚炮彈在一個乏核燃料乾式儲存設施附近爆炸,另外3枚在一座儲存新鮮核燃料的建築物附近爆炸。不過,紮波羅熱核電站目前輻射狀況正常。

  此前,俄烏雙方已就炮擊事件互相指責。

  據新華社報導,烏克蘭方面指認俄軍“故意”襲擊紮波羅熱核電站設施,對烏方“核訛詐”。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要求所有俄軍立即無條件撤離核電站及周邊地區。

  而俄羅斯國防部發言人伊戈爾·科納申科夫8月18日說,烏方計劃在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訪烏期間在紮波羅熱核電站挑釁,借此指控俄方在這一地區製造人為災難。他強調,俄方在核電站及周邊地區均未部署重型武器,只有安保部隊,正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確保核電站安全。  

  俄烏雙方還在相互指責之際,紮波羅熱核電站遭遇炮擊對烏克蘭乃至歐洲的核安全擔憂不斷上升。

  “最壞的情況”或將類似福島核事故

  雖然俄烏雙方就誰應為炮擊負責各執一詞,但對紮波羅熱核電站可能引發的後果卻有類似的看法。

  當地時間8月29日,巴利茨基向衛星通訊社表示,如果紮波羅熱核電站發生事故,其後果堪比切爾諾貝利和福島的悲劇,對整個歐洲來說或將是一場真正的災難。烏克蘭外長庫列巴近期也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如果該核電站因遭遇攻擊發生爆炸,其危害將是切爾諾貝利事故的10倍。

  紮波羅熱核電站靠近埃涅爾戈達爾市,是歐洲最大的核電站之一,現由俄軍控製,但仍由烏克蘭技術人員負責管理。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位於烏克蘭首都基輔以北100餘公里處。1986年4月26日,該核電站4號機組反應堆發生爆炸,造成迄今為止世界上最嚴重的核泄漏事故。

  但有核專家提出,紮波羅熱核電站如果發生事故,最糟糕的結果可能不及切爾諾貝利事故,但也可能達到日本福島核事故的級別。

  歐洲核學會主席萊昂·齊澤爾(LeonCizelj)告訴政客新聞網“politico”,紮波羅熱核電站本身的安全級別非常高,炮擊的風險有限,“最壞的情況”是發生類似日本福島核事故的情況。

  福島核事故發生在2011年,當時一場大地震引發了海嘯,導致日本福島核電站三個反應堆冷卻所需的電力供應中斷,並釋放出大量放射性物質。與此類似,紮波羅熱核電站附近的烏克蘭人可能直面危險。紮波羅熱核電站地區連日來遭到炮擊,紮波羅熱地區的州長奧列克桑·斯塔魯克還告訴烏克蘭電視台,在距離核電站兩小時車程的紮波羅熱市,人們正在被告知如何在輻射泄漏的情況下使用碘。

  歐洲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核政策項目聯合主任詹姆斯·阿克頓持相同看法,認為炮擊並不是真正的風險,需要關注的是核電站冷卻系統的脆弱性。核電站設計有多個獨立的安全系統,包括眾多的電網連接和備用柴油發電機,但長期斷電可能導致用於核電站的安全和冷卻系統電力不足,使核電站處於熔燬的危險之中。

  齊澤爾和阿克頓都表示,在最壞的情況下,即冷卻系統出現故障,導致反應堆熔燬,會給局部地區造成嚴重破壞,出現類似福島核事故的情況。

  但無論是福島核事故的級別,還是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的級別,紮波羅熱核電站如果發生意外,後果都將是嚴重的。

  阿克頓說:“對當地人來說,這將是一場悲劇。”世界核協會的數據顯示,烏克蘭十分依賴核電,坐擁15座核反應堆,核電占烏克蘭總電量的大約50%。紮波羅熱核電站是烏克蘭最大的核電站,其發電量占烏克蘭核電總量的近50%。作為烏克蘭重要的戰略基礎設施,如果紮波羅熱核電站中斷運行,烏克蘭的電力供應將會受到很大影響。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戰爭研究系博士生阿米莉·斯托澤爾告訴半島電視台:“(一旦發生事故)紮波羅熱核電站有可能釋放輻射,鑒於紮波羅熱核電站的位置特殊,它位於大陸的中部地區,其輻射有可能隨著風吹向任何地方,波及歐洲大陸任何地方,會導致更多人因輻射中毒等不可預測的災難性後果。”

當地時間2022年8月23日,美國紐約,聯合國安理會舉行關於紮波羅熱核電站局勢的會議。圖/IC photo
當地時間2022年8月23日,美國紐約,聯合國安理會舉行關於紮波羅熱核電站局勢的會議。圖/IC photo

  面對紮波羅熱核電站的緊張局勢以及可能帶來的嚴重後果,當地時間8月23日,聯合國安理會舉行了臨時會議。聯合國主管政治與建設和平事務的副秘書長迪卡洛對核電站周邊炮擊行動升級深表關切,敦促相關方立即停止一切軍事活動,以保證核電站能夠持續地安全運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