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佩克第二大產油國伊拉克宣佈全國宵禁,石油供應擔憂又起

2022年08月30日20:28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吳斌 上海報導

  隨著中東供應擔憂又起,國際油價應聲創下一個月高位。

  8月29日,伊拉克什葉派宗教領袖薩德爾在社交媒體發文宣佈退出政壇,並說他領導的“薩德爾運動”相關機構也將關閉。隨後,已在伊拉克持續一個月的抗議活動陡然升級。當天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綠區”舉行的抗議活動中出現流血衝突,目前已造成數十人傷亡。

  緊張局勢下伊拉克已宣佈實施全國宵禁。當地時間8月29日晚,伊拉克聯合行動指揮部宣佈,在伊拉克全境所有省份實施宵禁,以應對當前抗議活動升級的情況。宵禁時間從當地時間8月29日19時開始,結束時間未定。

  由於伊拉克是歐佩克第二大產油國,該國政治動盪也給石油市場增添了新的變數。在中東供應擔憂提振下,8月29日國際油價大漲逾4%,創一個月來最高收盤價,延續了上週的漲勢。紐約商品交易所10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8月29日上漲4.24%,收於每桶97.01美元;10月交貨的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上漲4.06%,收於每桶105.09美元。8月30日國際油價有所回落。

  新紀元期貨研究所所長王成強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近日,歐佩克+快速釋放減產意向來對衝伊朗潛在供給衝擊,伊拉克和利比亞的內部衝突也為原油供給帶來幹擾,在西方原油供應“去俄化”的地緣背景下,價格對供給的脆弱性較為敏感,任何主要產油國的供給擾動,都可能掀起大的波瀾。

  由於地區局勢動盪不安,伊拉克庫爾德斯坦地區已經陷入“不得不減產”的困境。庫爾德斯坦地區政府的文件顯示,假如在充分優化投資的情況下,伊拉克庫爾德斯坦地區的石油產量可能在未來五年內達到58萬桶/日,其中石油出口量可達53萬桶/日。但是,如果沒有新的投資,隨著老油井的枯竭,該地區可能只有24萬桶/日的石油出口量。

  供應擔憂陰霾揮之不去

  儘管全球經濟放緩會對原油需求造成一定打擊,但相對來看,供應擔憂仍是目前的主旋律。

  隨著美國國內原油產量上升,全球燃料需求持續複蘇,美國煉油商的石油產品出口量也隨之提升。美國能源信息署(EIA)上週公佈的數據顯示,8月19日當週,美國整體石油(包括原油以及柴油等成品油)出口達到了1107.6萬桶/日,創下自1991年有數據以來的曆史新高。

  另一方面,美國巨量出口也給國內供應帶來了困擾。本月美國能源部長詹妮弗·格蘭霍姆(Jennifer Granholm)向包括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龍在內的七家大型煉油企業發出信件,要求他們在美國進入颶風高峰季節之際增加燃料庫存,不要繼續增加燃料出口。此前拜登政府還曾威脅要禁止美國燃油出口。

  與此同時,美國國內的庫存也在持續下降。美國能源部數據顯示,截至8月26日當週,美國戰略石油儲備減少了310萬桶,總庫存降至4.5億桶,創下1984年12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伊朗與西方達成核協議,石油供應可能會增加。根據船舶跟蹤公司Kpler的數據,目前有約9300萬桶伊朗原油和凝析油存儲在陸上儲罐和海上油輪中,等待運送。另一家公司Vortexa則預計,伊朗原油大約有6000萬桶-7000萬桶。

  王成強認為,伊朗近1億桶的浮倉是近端供應格局的重要變量。伊核協議談判有積極發展的趨勢,一旦協議達成,伊朗供應預計會對油市形成“堰塞湖效應”的負面衝擊。

  在美伊雙方各有讓步後,近期伊核協議談判取得了一些進展。伊朗方面表示,本週將審查美國對協議的回應,並在9月繼續推進。如果順利的話,伊朗石油可能會在最近幾週內重返全球市場。

  伊朗石油有望大大緩解石油供應的擔憂,但高盛表示,即便達成了伊核協議,伊朗石油的向外輸送也要等到2023年才能開始。

  嘉盛集團資深分析師Fiona Cincotta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近期各界對於伊朗可能重回原油出口市場的預期攀升,但對伊朗的製裁不太可能立即解除,伊朗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原油產量。

  JTD能源服務公司首席策略師John Driscoll解釋道,伊朗已經建立了相當大的船隊,可以迅速幫助石油出口,但由於保險和運輸問題,以及銷售意向的洽談,石油真正投放仍需要一些時間。

  王成強對記者分析稱,歐盟起草的重啟2015年核協議文本在8月8日正式提交草案,隨後伊朗在8月15日給出了官方回應,而美國方面則拖到8月24日才最終回覆,協議談判前景仍撲朔迷離,最新一輪待伊朗確認的文本至少要到9月2日才能答覆。恢復伊核協議將至少經曆從簽署之日起165天到條約全面生效的四輪階段的時間框架,目前尚不清楚對伊朗原油出口的製裁是否會在第一階段便放開。若談判取得進一步進展,即使伊朗近1億桶原油浮倉今年不會湧入市場,也會對國際原油預期交易帶來巨大壓力。

  正因為擔心潛在的衝擊,沙特領頭的歐佩克成員國強硬地表示,一旦伊朗的原油重歸國際市場,該組織也將對應進行減產。

  在Cincotta看來,市場往往是前瞻性的,原油供應預期的變化會立即反映到當下的油價中。沙特考慮減產的消息是在為伊朗協議達成做準備。如果伊朗最終能夠出口更多原油,那麼沙特就會削減產量,從而保持原油價格基本穩定在每桶100美元左右。

  “多空大戰”仍將持續

  近期敘利亞內部衝突風險提高讓該國的原油生產受到威脅,而且歐佩克+考慮削減產量,抵消了強勢美元、歐美經濟增長前景黯淡、伊核協議的影響,原油價格得到支撐。

  今年早些時候,衰退交易曾一度引髮油價大幅回調,王成強表示,在美國大幅度加息收緊金融環境,美元強勢上漲以及主要經濟體衰退隱憂的背景下,大宗商品此前出現系統性拋售,原油也出現一輪去泡沫式下跌,此前一度抹去了俄烏衝突升級以來的所有漲幅。

  未來衰退交易會捲土重來嗎?在能源緊缺時代,需求放緩的影響或被弱化。高盛認為,未來12個月內,歐洲以外地區的經濟衰退風險相對較低,“在能源嚴重短缺的時代,石油是終極商品,我們相信整個石油行業的回調為投資者提供了一個有吸引力的切入點。”

  不過,高盛也警告稱,未來的道路可能並不平坦,如果美元延續漲勢,這將令大宗商品對於全球買家而言變得更加昂貴。“我們承認,宏觀形勢仍然具有挑戰性,美元短期內可能進一步升值。”

  需要注意的是,歐盟將從12月開始加強對俄羅斯原油的限制,美國政府大規模釋放戰略石油儲備的動作也將於秋季結束。

  景順固定收益和另類ETF策略主管Jason Bloom警告稱,伴隨著美國政府在秋季結束戰略石油儲備的釋放,原油市場將重新面臨供應短缺問題,油價將在秋季“猛然覺醒”。而歐洲的天然氣危機將在化工冶金行業掀起連鎖反應,這將推高相關商品原料價格。

  對此,國際能源署(IEA)署長法提赫·比羅爾(Fatih Birol)8月29日表示,在沒有西方技術供應商、沒有服務公司的情況下,俄羅斯要維持產量將會困難得多。若有必要,在目前的釋儲計劃11月到期時,IEA成員國可以從戰略石油儲備中釋放更多的石油。

  但供應不足的根本問題其實仍未得到解決。CMC Markets分析師Tina Teng表示,雖然近期美元走強抑製了大宗商品價格,但石油市場的供應不足問題可能會繼續支持油價上行。

  另一個支撐油價的關鍵因素是,假如未來全球經濟前景進一步惡化,中東產油國也不會放任油價持續下跌。沙特能源大臣薩勒曼本月早些時候表示,極端波動和缺乏流動性意味著原油期貨市場與基本面越來越脫節,可能會迫使歐佩克+採取行動,包括隨時以不同形式減產。

  全球最大場外原油經紀商PVM分析師Stephen Brennock直白地表示,歐佩克希望維護每桶100美元的價格下限,油價下跌的潛力似乎有限。

  與此類似的是,晨星公司(Morningstar)公用事業和能源分析師Stephen Ellis也指出,沙特的“遊戲”很簡單,它不是試圖恢復石油市場的正常運轉,而是希望保持油價在高位,這樣沙特就能賺更多的錢。

  從種種跡象來看,未來多空力量的激烈博弈還將繼續。王成強分析稱,自2020年原油價格危機以來,以沙特為首的歐佩克+一直奉行原油價格曲線管理,避免國際原油的供需失衡。長期以來行業資本支出不足,限制了主產國長期增產潛力。另外,地緣衝突和供給中斷問題也在持續衝擊原油市場。另一方面,通脹問題已經成為西方世界的頭號難題,美國以曆史上罕見的鷹派風格大幅度升息,不惜以犧牲需求為代價來遏製高通脹,這對商品之王原油造成了打壓。在多空矛盾尖銳的環境中,預計國際原油將寬幅震盪,總體維持在曆史較高水平(85-120美元/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