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令英國自豪的福利機構,陷入“有史以來最大危機”

2022年09月02日12:51

▲2020年,英國倫敦溫布利球場打出標語,感謝英國國民保健署(NHS)為抗擊新冠疫情所做的努力。圖/新華社
▲2020年,英國倫敦溫布利球場打出標語,感謝英國國民保健署(NHS)為抗擊新冠疫情所做的努力。圖/新華社

  本該治病救人的英國國民保健署(NHS),如今自己卻“病”了。這個象徵著英國福利制度的機構,被曝陷入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

  在英國《泰晤士報》網站的報導中,一名資深英國醫生稱,如今患者寧願在家裡死去,也不願冒險躺在醫院走廊的推車上等待救治,而英國政府正在蹣跚走向國民保健署的“不滿之冬”。

  英國醫師協會主席菲利普·班菲爾德說,醫生們每天都不得不決定哪些患者能活下來,哪些會無謂地死去,因為國民保健署處於“可怕的狀態”。

  而英國國民保健署聯合會常務會長馬修·泰勒給出的這些數據,或許能更為直觀地體現出該機構目前面臨的危機:“有10萬個職位空缺。急診室人滿為患。大約七分之一的病床被應該出院卻又無法出院的病人佔用。一些患者不得不等待40多個小時才能等到救護車。”

  英國《衛報》則報導稱,國民保健署現在與許多依靠它來維持生命和健康的人具有相同的特徵:年邁,有多種合併症,並且迫切需要緊急護理。夏天已經讓它瀕臨失敗,預計今年冬天會更糟。

  儘管英國正面臨首相“後備”仍懸而未決,社會族群也空前割裂,但至少在一個問題上已經有了共識:這個國家曾引以為自豪的國民保健體系“病”了,而且病得還不輕。這無疑也給英國當局帶來了直接且緊迫的挑戰。

▲英國曼徹斯特索爾福德皇家醫院醫護人員資料圖。圖/新華社
▲英國曼徹斯特索爾福德皇家醫院醫護人員資料圖。圖/新華社

  NHS體系已經“病得不輕”

  據日前公佈的英格蘭地區國民保健署季度人事數據顯示,6月底該地區NHS在急診、救護車、社區保健人員、心理健康人員、專科護理人員等方面職務空缺達前所未有的132139人,空缺率高達9.7%。

  這不僅突破了2019年6月創下的曆史紀錄,並就此宣告英國衛生部所宣佈的“改善計劃”歸於無效。

  人口密度最高的倫敦地區,急診、救護車、社區、心理健康和專科護理部門人員空缺率,更是達到創紀錄的12.5%,其中僅急診室職務空缺即逾2萬人。

  這些數據被指“NHS根本沒有足夠員工提供所需一切”,且“許多員工面臨著不可持續的工作量和倦怠”,更“勾勒出一幅黯淡的畫面”。危機幾乎已經侵蝕到NHS系統的每一環節。

  7月NHS急診室等候時間逾12小時人數達創紀錄的29317人;救護車響應緊急求助平均等候時間為59分07秒,令NHS“救護車響應緊急求助時間不高於18分鍾”的標準成了一個笑話。

  而全國等待醫療和保健幫助的總人數高達673萬,平均候時高達13.3周,等候超過18周的人數高達254萬人。

  由於NHS系統負擔沉重,儘管預期收入減少,英國人仍不得不轉而求助自費醫療體系,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底的兩年間,英國自費醫療選擇率增加了39%。

  相關民調更表明,如今表示“會考慮選擇自費治療”的英國受訪者比例已經過半,與兩年前相比,即使年收入低於4萬英鎊的貧困家庭,願意自費做手術的比例也猛增54%,因為“保命要緊”。

  弔詭的是,一方面成千上萬患者想入院不得其門,另一方面卻同樣有成千上萬明明可以出院的人被“綁”在病床上:數據顯示,英國NHS體系病床的約七分之一,計近1.3萬張,被早該出院的“前患者”所佔據。

  實際上,這些人根本不願待在醫院里,而是希望轉入療養院或回家護理康複。但由於社會護理人員和適合在醫院外護理的專門設備奇缺,他們只能被長期滯留在醫院里,甚至有患者已經足足在醫院里多待了9個月之久。

▲當地時間2022年3月7日,救護車停在英國倫敦一家醫院內。圖/新華社
▲當地時間2022年3月7日,救護車停在英國倫敦一家醫院內。圖/新華社

  “加法”還是“減法”吵不停

  儘管NHS系統老化、不堪重負是英國社會共識,但怎樣應對,各方面的“藥方”卻大相逕庭。

  一派認為“投入不夠”,主張做“加法”增加投入,而這其中也分為主張增加“硬件”投入和主張增加人員投入的兩種意見。

  前者以衛生部等行政系統官員為主,認為NHS系統的醫院房舍老舊,醫療設備缺口嚴重,病床數量不敷,這些都需要加大投入。

  後者則以醫護人員協會成員為主,認為只有給醫護人員加薪才能“提振士氣”,並“鼓勵更多人投身醫學”,如英國醫學協會主席就主張“2023年一次性給醫生加薪三成”。

  另一派卻認為“太多錢花得不是地方”,主張做“減法”給NHS“消腫”,以現任衛生大臣巴克利為代表。

  巴克利在其最近的演講中指出,自2013年以來,NHS中層管理人員數量從9000人增至18600人,另有26000人在綜合護理委員會、7000人在不提供護理的委託支持單位工作,一些社區護士一半以上時間用於管理而非護理,很多NHS工作人員更擅長處理文書,而非應對患者。

  因此,在巴克利看來,應該將這些“不從事醫護工作的醫護工作者”裁減至少80%,才能讓NHS系統更加高效,同時為“最急需的緩解”騰出寶貴的資金。

  下任英國首相最熱門“後備”人選——現任外相特拉斯的首席幕僚愛德華茲認為,NHS得的是一場由來已久的“慢性病”:上世紀80年代以前工黨執政時過於激進推動包括NHS在內“大福利”,造就了一個“貪大求洋”的攤子,保守黨上台後又矯枉過正,自90年代起不斷削弱NHS投入,此後兩黨交替執政,決策層缺乏遠見、前瞻性和政策連貫性,導致如今“加減兩為難”的窘境。

  絕大多數英國醫衛專家承認,持續兩年多的新冠疫情應對壓力,的確給NHS系統帶來額外負擔,但這絕非問題關鍵——NHS系統的“腐朽”,早在疫情開始前就已經鬱積多年,積重難返了。

▲當地時間2021年12月13日,人們在英國塞文歐克斯排隊等待接種新冠疫苗。圖/新華社
▲當地時間2021年12月13日,人們在英國塞文歐克斯排隊等待接種新冠疫苗。圖/新華社

  “打劫彼得給保羅埋單”?

  對於“腐朽”的NHS系統,英國職能部門提出一些技術性應對方案,如增加吸引海外醫護人員、通過養老金政策調整鼓勵超齡醫護人員繼續工作等。

  但即便提出這些方案的人也承認,這些措施也是“治標不治本”,甚至可能連標也沒法治:2015年以來英國至少運作過兩次大規模醫護人員增加方案,效果卻是人員缺口越來越大。

  保守黨即將推舉新任黨領,並接替約翰遜成為下任首相,多數觀察家都相信,新首相和新內閣將不得不面對更嚴峻的NHS體系危機。因為按照多年傳統,冬季而非現在的夏季,才是“NHS綜合症”症狀最嚴重的季節。

  對此,目前已經衝到最後對決的兩位未來首相候選人中,選情暫時落後的蘇納克對NHS問題顧左右而言他,而特拉斯一直將“減稅”當作取悅保守黨普通黨員的“賣點”。但既然要“減稅”,自然就無法增加NHS這個“吸金老虎”的投入。

  對此,特拉斯提出“減少醫護投入用於社會護理投入”,其顯然針對的是醫院“霸床”現象,卻引發了一線醫護人員的普遍恐慌。為此,有人借用英國諺語喊話,呼籲特拉斯不要“打劫彼得給保羅埋單”。

  迫於壓力,特拉斯轉而表示如果自己當上首相,會“增撥130億英鎊用於社會護理”,而不再談拆東牆補西牆的事。

  但是,錢從哪裡來?特拉斯的團隊吞吞吐吐暗示可能要設立一項“特別稅”——然而,“保送”特拉斯一路殺入首相決選的減稅承諾呢?

  新冠疫情經久不退,各國國情不同,醫保體系也迥異,但無不承受著空前壓力。英國NHS體系此般進退兩難的境地,不僅是對英國當局的直接挑戰,或許同時也能為他人提個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