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者 正青春·解困惑·促紮根】紮下根去做村官

2022年09月04日08:46

  來源:光明日報

林舒進(左)同石茅村柑橘果農交流。 受訪者供圖
林舒進(左)同石茅村柑橘果農交流。 受訪者供圖

  [奮鬥者 正青春·解困惑·促紮根]

  ■講述

  廣西玉林市博白縣那卜鎮黨委副書記、鎮長 林舒進

  “黑博士來咯!”每當有村民半開玩笑地這樣招呼我,我總是笑著答應,心裡一片暖意。他們說的還真沒錯。來那卜鎮工作兩年多,接受了田間地頭的烈日洗禮,我已從最初的“白面書生”變成了如今膚色黢黑的農村基層幹部。

  三年前,作為玉林市交通局派駐石茅村第一書記,我從玉林市區來到地處偏遠山區的博白縣那卜鎮石茅村。村民得知我是博士畢業,還主動申請來村里派駐,一個個都流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你一個博士,怎麼願意來我們這貧困村?”“博士讀書多,但吃不了農村的苦,村里的工作可不一定做得好……”

  面對村民的質疑,我心裡也禁不住直打鼓。畢竟,自小在城市長大的我,對農村的瞭解相當有限。

  農村工作的難度,遠遠超出想像。到村里的第一天,我就遇到了難關:語言不通。記得那天,村上為我舉辦了一場座談會。當我正期待著與村民侃侃而談時,村支書一通客家話的發言,直接澆了我一頭冷水,直到他發現我一臉茫然,用普通話重新說了一遍,才化解了我的尷尬。而我跟大家的互動也很艱難——通過村支書的翻譯,村民才會點點頭、笑一笑。後來,村民經常開玩笑,說我那次是“鴨子聽雷——聽了也不動(懂)”。

  為了盡快融入村民,我天天往村里人多的地方鑽。有時候看到有小朋友在家,就拉著他們幫我翻譯;有時候遇見村幹部,就逮著他們教我兩句客家話……就這樣邊學邊練,大膽開口,兩個多月後,變得能與村民簡單交流了。

  克服了語言關,還要解決村里的發展建設難題。在全市開展“三清三拆”的工作部署下,我們計劃圍繞提升鄉村風貌、樹立文明鄉風開展建設。但是,之前村里從沒這樣幹過,也沒有專項經費支持,一切都要從零著手。怎麼辦?我提出,拋棄“等靠要”思想,主動出擊開展建設:“沒有經驗可以出去學,沒有經費就自己出力幹!”

  於是,我帶領村幹部多次赴廣東等地考察學習。在調研中,我發現很多地方的做法投入成本過大,不適合在我們這裏推廣。能不能走一條就地取材、變廢為寶的路,探索一套低成本的鄉村振興建設方案呢?說干就干。我把手頭僅有的1.5萬元第一書記幫扶經費拿出來作為啟動資金,帶著村幹部行動起來。

  一開始,村民很不理解為什麼要開展這項工作,有人還說這就是“做做樣子”。但是,我和村幹部堅持每天都到村里埋頭干,即便騎電動車摔傷了腿,第二天我依然雷打不動地出現在建設現場。村民被打動了,也逐漸加入進來。他們捐錢、出力、捐贈建築材料,甚至有人讓出自家的地,用於建設健身廣場、打造微景觀。因為這,村里節省了近30萬元的人工費、材料費。最終,我們只用了7萬多元,就打造出近1.5公里的主路景觀帶,建成1個健身廣場、9處微景觀、2個停車場、1間農家書屋和1座農具展館,還完成了主路全線風貌提升和綠化工程。村民路過時,常常脫口而出“很漂亮呀”。這簡單的一句話,份量比我得到多少個獎勵和表彰都重得多。

  2021年5月,我被提拔為博白縣那卜鎮鎮長,這讓我有了新的目標。我以石茅村的經驗為基礎,通過組織企業種植、動員鄉賢認種、引導農戶合作種植等方式,培育和壯大菠蘿蜜產業;同時,推行“三變改革”,帶動整治全鎮撂荒土地、種植優質水稻,因地製宜推動產業發展。

  現在,村民再也不質疑我這個博士能不能“接地氣”了,一見面,總是拉著我的手熱情地“黑博士”長、“黑博士”短。有一次,我去縣里學習了幾天,有村民專門打電話給我:“黑博士,你不會要走了吧?我們還沒當面感謝你呢!”村民樸實的話語,就是對我工作最大的肯定。未來,我還要繼續紮根在中國廣袤的農村,為鄉親們的美好生活奉獻一份力量。

  (本報記者唐芊爾採訪整理)

  ■對話

  林舒進:

  從新聞報導中,我瞭解到2020年全國先進工作者、安徽省稅務局派駐金寨縣全軍鄉熊家河村第一書記劉雙燕助力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事蹟。特別想請教劉書記,從城市機關單位到農村基層一線,您是如何迅速轉換角色,與村民打成一片,並推動各項工作開展的?

  安徽省稅務局派駐金寨縣全軍鄉熊家河村第一書記劉雙燕:

  其實,咱們有著非常類似的經曆。駐村之前,我一直從事稅收工作,從沒在農村工作生活過。記得2012年去亳州市利辛縣陸小營村時,村里產業發展滯後,個別群眾對我這個城里來的第一書記很不理解,也有過質疑。

  “你離群眾有多近,群眾跟你就有多親。”帶著這樣的信念,我一方面逐戶走訪村民,用心用情,和他們拉家常,幫他們出主意、解難題;另一方面積極爭取資金,完善全村基礎設施。慢慢地,道路修好了,自來水接通了,環境改善了,村民的積極性也調動起來了。村班子研究發展項目,大家開始積極出主意、想辦法,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推動村里發展進入快車道。村民也把我當成自家閨女,真誠地關心我、幫助我。

  從2012年到2021年,我連續三屆十年擔任亳州市利辛縣陸小營村、亳州市利辛縣朱集村第一書記,腳下沾滿厚厚泥土,心中盛滿濃濃真情。2021年駐村期滿後,我回到城市。可是,無數個清晨從夢中醒來,我卻恍惚以為自己還在農村。我這才明白,我離不開心貼著心的村民們,離不開那片灑下無數汗水的土地……

  2022年6月,我毅然選擇重回鄉土,入駐六安市金寨縣全軍鄉熊家河村。這裏曾是徐海東率領的紅二十八軍革命根據地。能在新時代為老區全面振興作出一點貢獻,我感到無比幸福。

  (本報記者任歡採訪整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