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反電信網絡詐騙法將重點保護物流信息、貸款信息等

2022年09月06日01:09

  原標題:將重點保護物流信息、貸款信息等

  反電信網絡詐騙法於9月2日由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六次會議表決通過,將自12月1日起施行。

  9月5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圍繞反電信網絡詐騙法舉行專題採訪。全國人大常委會法製工作委員會刑法室主任王愛立、公安部刑事偵查局副局長薑國利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法製工作委員會刑法室處長張義健等就法律的亮點,以及對防止個人信息泄露、多部門合力懲治等方面看點作瞭解讀。

  關注1 防止個人信息泄露

  雙重發力保護個人信息 防止二次泄露

  張義健介紹,個人信息的泄露,為實施電信網絡詐騙提供了“牽線搭橋”的便利,特別是在投資理財殺豬盤案件、冒充領導、快遞物流類等詐騙案件中,實現了精準鎖定詐騙對象的精準詐騙。反電信網絡詐騙法對個人信息保護雙重發力,既要從上遊阻斷為實施電詐提供信息源,也要防止在反電信網絡詐騙工作中個人信息的二次泄露。

  反電信網絡詐騙法與個人信息保護法銜接,規定個人信息處理者要建立個人信息被用於電信網絡詐騙的防範機制。特別是對與實施電信網絡詐騙密切相關的物流信息、貸款信息、交易信息、婚介信息等要予以重點保護。規定公安機關在辦理電信網絡詐騙案件時要“一案雙查”,對犯罪所利用的個人信息的來源進行查證溯源,並依法追究提供、泄露個人信息人員的法律責任。

  對於出售、提供個人信息,為實施電信網絡詐騙提供支持幫助的黑灰產行為明確禁止,規定相應法律責任。同時,法律強調在反詐工作中對個人信息的保護。為了保障反詐工作,本法對實名製、依法收集、使用相關信息作了規定,這些信息也有加強保護的問題。對此,本法規定,有關部門和單位、個人應當對在反電信網絡詐騙工作過程中知悉的個人信息予以保密,在履行反詐職責中獲得的相關信息,不得用於反電信網絡詐騙以外的其他用途。

  關注2 跨境電信網絡詐騙

  對前科人員可根據情況限制出境

  張義健介紹,目前,境外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占比高,境外電信網絡詐騙犯罪也是打擊的重點和難點,反電信網絡詐騙法對於治理跨境犯罪的規定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在管轄方面,規定中國公民在境外實施電信網絡詐騙活動的,境外的組織、個人針對中國境內實施電信網絡詐騙活動或者為針對境內實施電信網絡詐騙活動提供產品、服務等幫助的,適用反電信網絡詐騙法的規定。

  同時,反電信網絡詐騙法規定了出境限制措施。對前往涉詐嚴重地區且出境活動存在重大涉詐嫌疑的,或者因電信網絡詐騙受過刑事處罰的,可以根據情況採取出境限制措施。

  “這一規定,是結合目前電信網絡詐騙跨境實施的突出特點和治理需要作出的有針對性的規定。”張義健說,法律規定的條件是明確的,實踐中要注意精準適用,依照有關規定確定的標準和程序,結合具體情況對重大涉詐活動嫌疑作出判斷和決定,同時對於前科人員也要結合犯罪情況和預防再犯罪的需要判斷,決定是否限制出境,總之,要有力打擊、精準打擊。

  此外,加強國際執法司法合作,規定公安機關要會同有關部門,通過開展國際警務合作等方式,提升情報交流、調查取證、偵查抓捕、追贓挽損等方面合作效能,堅決有效打擊遏製跨境電信網絡詐騙。

  關注3 宣傳教育和預警勸阻

  加強對老年人等重點易受害群體宣教

  王愛立表示,有針對性、精準性的宣傳教育和防範預警是反電信網絡詐騙工作取得的重要實踐經驗。反電信網絡詐騙法在總結經驗的基礎上對有關制度作了規定,營造“全民反詐”濃厚氛圍。

  反電信網絡詐騙法明確規定各級政府和部門的宣傳教育職責,要普及相關法律和知識,提高公眾的防騙意識和識騙能力。規定有關部門和基層組織,加強對老年人、青少年等重點易受害群體的宣傳教育,開展反詐宣傳教育進學校、進企業、進社區、進農村、進家庭的“五進”活動。

  法律還規定行業企業的反詐宣傳職責,對本領域新出現的詐騙手段要及時向用戶作出提醒,在業務過程中對非法買賣“兩卡”的法律責任作出警示。規定有關新聞單位面向社會廣泛開展宣傳教育活動。

  此外,反電信網絡詐騙法還規定舉報電信網絡詐騙的獎勵和保護。規定社會面上的單位和個人也要加強內部防範,提升自身防範意識。規定預警勸阻措施。公安機關要會同有關部門、企業建立預警勸阻系統,對發現的潛在被害人及時採取相應勸阻措施。

  關注4 多部門合力懲治

  明確公安機關、法院、檢察院等部門職責

  從實踐來看,打擊電詐需要壓實各部門職責,形成多部門合力,才能高效懲治犯罪,更好地維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

  張義健介紹,與傳統的詐騙相比,電信網絡詐騙利用技術手段鑽管理上的漏洞,呈現組織化、鏈條化、精準化等特徵,實現跨部門、跨行業、跨地域協作犯罪。因此不能單兵作戰、各自為戰,必須加強部門聯動、地域協作,形成打擊治理合力。

  反電信網絡詐騙法對地方政府的屬地責任、部門的監管主體責任、政法部門的懲治責任、企業的防範責任、公民提高防範意識等作出全面規定,組合出拳,形成合力。

  加強各級政府和監管部門職責是建立完善反電信網絡詐騙工作責任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法律規定國務院建立反電信網絡詐騙工作機制,統籌協調打擊治理工作,地方政府要擔起屬地責任,組織領導本行政區域反電信網絡詐騙工作,開展綜合治理。

  規定公安機關牽頭負責反電信網絡詐騙工作,加強依法打擊,對電信網絡詐騙案件依法及時立案,金融、電信、互聯網等主管部門履行監管主體責任,負責本行業領域反詐工作;規定法院、檢察院依法防範、懲治電信網絡詐騙活動,人民檢察院依法提起公益訴訟。

  同時,法律還規定了政府部門間打擊治理電信網絡詐騙的協同配合和聯動機制。規定金融、電信、互聯網部門對有關企業落實本法規定進行監督檢查職責。規定部門、單位工作人員在反電信網絡詐騙工作中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的法律責任。

  ■ 亮點

  立足源頭治理、綜合治理 側重前端預防

  王愛立介紹,反電信網絡詐騙法的亮點或特點,概括起來有幾個方面。小切口、小快靈。這部法律堅持問題導向,針對實踐需要,對關鍵環節、主要制度作出規定,條文不多,但每一條內容都力求精準管用。

  法律重預防、強綜合。反電信網絡詐騙法立足源頭治理、綜合治理,側重前端預防,變“亡羊補牢”為“未雨綢繆”,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法治中國。

  這部法律還具有“全鏈條、管要害”的特點。王愛立介紹,法律從人員鏈、信息鏈、技術鏈、資金鏈等進行全鏈條治理,從前端宣傳預防、中端監測處置、後端懲治進行全流程治理,強化部門監管主體責任,壓實企業社會責任,對電詐分子規定了有效的預防懲處措施,嚴厲打擊各類涉詐黑灰產行為。

  此外,法律統籌發展和安全。電信網絡詐騙分子要利用金融、電信、互聯網服務實施詐騙活動,如何精準有效識別涉詐活動,又防止對企業、公民正常生產經營活動的影響,是立法要考慮的重要方面。法律在制度設計上,始終注重措施有力、精準,同時規定必要的申訴救濟措施。

  ■ 追訪

  公安部:正研究製定涉詐資金處置規定 明確資金處置流程措施

  近年來,公安機關始終保持對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嚴打高壓態勢。公安部刑事偵查局副局長薑國利介紹,隨著打擊治理工作的不斷深入,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出現了一些新變化、新特點。如詐騙手法加速迭代變化,攻防對抗不斷加劇升級等。公安機關會同相關部門始終和詐騙集團鬥智鬥勇,不斷研究調整打擊防範措施,確保始終保持主動權。

  對於加強追贓挽損,及時返還被害人合法財產,薑國利透露,公安部根據反電信網絡詐騙法的規定,正在研究製定涉詐資金處置規定,進一步明確涉詐資金處置的工作流程和措施,確保有關工作依法高效開展。

  通過刷單返利實施投資詐騙案件高發

  薑國利介紹,近年來,隨著信息社會快速發展,犯罪結構發生了重大變化,傳統犯罪持續下降,以電信網絡詐騙為代表的新型網絡犯罪已成為主流犯罪,成為公安機關面臨的重要挑戰。

  同時,詐騙集團緊跟社會熱點,隨時變化詐騙手法和“話術”,迷惑性強,人民群眾很容易上當受騙。詐騙集團針對不同群體,根據非法獲取的精準個人信息,量身定製詐騙劇本,實施精準詐騙。公安機關發現的詐騙類型就超過50種,其中網絡刷單返利、虛假投資理財、虛假網絡貸款、冒充客服、冒充公檢法是5種主要的詐騙類型。去年以來,先通過刷單返利騙取群眾信任,後引流至虛假投資平台實施詐騙的案件高發多發,發案和損失均在30%以上,被騙百萬元以上的重大案件時有發生。

  薑國利介紹,詐騙集團利用區塊鏈、虛擬貨幣、AI智能、GOIP、遠程操控、共享屏幕等新技術新業態,不斷更新升級犯罪工具,與公安機關在通訊網絡和轉賬洗錢等方面的攻防對抗不斷加劇升級。從通訊網絡通道看,利用虛假APP實施詐騙已占全部發案的60%,開始大量利用秒撥、VPN、雲語音呼叫以及國外運營商的電話卡、短信平台、通訊線路實施詐騙。從資金通道看,傳統的三方支付、對公賬戶洗錢占比已減少,大量利用跑分平台加數字貨幣洗錢,尤其是利用USDT(泰達幣)危害最為突出。

  “詐騙集團組織嚴密、分工明確,呈現出多行業支撐、產業化分佈、集團化運作、精細化分工、跨境式佈局等跨國有組織犯罪特徵。”薑國利介紹,詐騙集團組織的頭目和骨幹往往躲在境外,打著高薪招聘的幌子,誘騙招募涉世未深的年輕人赴境外從事詐騙活動。集團頭目通過境外聊天軟件,指揮境內人員從事APP製作開發、引流推廣、買賣信息、轉賬洗錢等各類違法犯罪,境內境外銜接緊密,跨國有組織犯罪特徵日趨明顯。

  2021年共緊急止付群眾被騙款3291億元

  反電信網絡詐騙法提出,對電信網絡詐騙案件應當加強追贓挽損,完善資金處置制度,及時返還被害人合法財產。

  對此,薑國利介紹,全國公安機關始終把追贓挽損作為反詐工作的重中之重。近年來,公安機關會同人民銀行、銀保監會等部門採取了一系列的工作措施,堅決追繳返還電信網絡詐騙受害人被騙資金,切實保護人民群眾財產安全。

  首先,建立快速止付凍結機制,不斷優化升級平台系統,儘可能多地及時止付凍結受害人被騙資金,2021年共緊急止付群眾被騙款3291億元,正在打款的150萬名受害群眾免於被騙。

  其次,建立涉詐銀行賬戶風險監測攔截機制,公安部、人民銀行指導各銀行金融機構、非銀行支付機構,建立大數據風控模型,對涉電信網絡詐騙的風險賬戶,實時開展資金攔截,累計攔截102萬個資金賬戶148億元。

  此外,公安部會同銀保監會製定出台了《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案件凍結資金返還若干規定》及實施細則,對權屬明確、符合返還條件的涉案凍結資金,依法及時返還被騙群眾。

  薑國利介紹,隨著互聯網金融的迅猛發展,詐騙分子利用三方四方支付、跑分平台、數字貨幣、貿易對衝等多種方式,不斷改變轉賬洗錢手法,轉賬速度快、隱蔽性強、追蹤溯源難,給公安機關追繳贓款工作帶來很大困難,此項工作還面臨諸多挑戰。反電信網絡詐騙法的出台,為公安機關處置涉詐資金提供了法律支撐。目前,公安部根據反電信網絡詐騙法的要求,正在研究製定涉詐資金處置規定,進一步明確涉詐資金處置的工作流程和措施,確保有關工作依法高效開展。

  “下一步,公安部將會同人民銀行、銀保監會、全國人大法工委、最高檢、最高法等部門,完善法律法規,健全風險監測機制,提升預警攔截能力,進一步加大電信網絡詐騙被騙資金的返還力度,切實守護好人民群眾的‘錢袋子’。”薑國利說。

  新京報記者 吳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