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不振、保守黨分裂,英國新首相特拉斯卻只有“老藥方”?

2022年09月06日08:52

  9月5日,英國保守黨經過兩個月的黨魁選舉,最終選定現任外交大臣特拉斯為該黨領袖,隨後接替現任首相約翰遜的職位。9月6日,特拉斯將前往蘇格蘭謁見女王,並受命組建新一屆政府。

  特拉斯的當選並不出人意料,自最後兩位候選人確定之後,民調數據一直對特拉斯有利,且大幅領先於她的競爭對手——前財政大臣蘇納克。

  當地時間2022年9月5日,英國倫敦,英國保守黨黨首、即將上任的首相利茲·特拉斯(右)抵達位於英國倫敦的保守黨總部。 人民視覺 圖

  特拉斯獲勝的原因

  從兩位候選人宣佈的競選政策看,特拉斯和蘇納克的執政理念並沒有太大差別,他們都致力於減稅、穩定公共開支,進而遏製通貨膨脹,促進經濟發展,只是在細節上稍有不同。因此,特拉斯實現反轉獲勝的因素必然是其他方面的。

  首先,最直接的原因是特拉斯獲得了保守黨普通黨員的廣泛支持。在保守黨議員第五輪投票產生最後兩位候選人時,特拉斯只得到113票,而蘇納克卻握有137票。但到全國黨員投票的最後關頭,特拉斯的民調數據一直領先,徘徊在60%左右,而蘇納克只有30%多。在保守黨17.2萬名黨員中,特拉斯贏得81326票,占有效總票數的57.4%,蘇納克獲得60399票,占42.6%。特拉斯獲得了保守黨過半投票者的支持。

  其次,保守黨更喜歡選擇白人擔任領袖。這次保守黨領袖選舉的一大看點是有色人種和白人的對決。雖然膚色歧視在英國是堅決杜絕的事情,雖然多元主義也是英國向來所秉持的原則,但具體落到實踐上卻是另外一回事。蘇納克是印度裔二代移民,生長在英國,家財萬貫,且有兩年多主政英國經濟的經驗。雖說保守黨議員較為理性和寬容,但整個保守黨群體的白人更多,他們的人員年齡更老,也更加保守。特拉斯當選便由這一群體的偏好決定,因為她是盎格魯-薩克遜白人代表,而作為前殖民地有色皮膚的蘇納克不幸躺槍。

  最後,對約翰遜的忠誠有助於特拉斯成功當選。蘇納克在保守黨內被貼上了“背後捅刀子者”的標籤,黨員們質疑其人格品性。從傳統上來講,英國在政治實踐中形成了責任內閣製,內閣閣員應與首相共進退。然而,作為閣員的蘇納克看到首相約翰遜陷入危機後便帶頭辭職,精心佈局競選黨魁,實則變成了一名政治投機者。相反,特拉斯則力挺約翰遜,約翰遜也暗中支持其競選。特拉斯和蘇納克在保守黨黨員心中的形像有著鮮明對比,也許出於這一點,很多人希望選擇一位忠誠可靠的人來繼任,特拉斯成功反轉。

  特拉斯是約翰遜政府既有政策的延續者

  特拉斯1975年出生在英國牛津,其父是利茲大學教授,母親是位護士。起初,特拉斯一家的政治立場屬於“工黨左翼”或者“蘇格蘭自由派”,他們曾反對過撒切爾政府的有關政策。這種家庭氛圍也影響了特拉斯,使其在就讀牛津大學時加入自由民主黨並擔任該校的自由民主黨主席。雖然特拉斯在1996年畢業前夕加入了保守黨,但她的自由主義基因一直都在。她致力於個人自由,相信塑造生活和改變命運的能力。

  特拉斯最初的從政生涯並不順利,她積極競選議員卻屢遭失敗,直到2010年才成功當選下議院議員。在政治立場上,她主張取消國家管製來維護自由市場,以提升英國的世界地位。2014年後,特拉斯迎來了順風順水的仕途,她擔任過環境大臣、司法大臣、國際貿易大臣、外交大臣,並在約翰遜宣佈下台後參加黨魁競選活動。

  約翰遜雖表面稱不公開支持任何一個候選人,但卻在某些重要場合諷刺挖苦蘇納克。特拉斯的忠心得到了約翰遜的肯定,無疑為特拉斯帶來了更多支持者。此外更重要的是,特拉斯和約翰遜在價值觀念上趨於一致、惺惺相惜。且不說二人都有擔任外交大臣的經曆,他們的世界觀、價值觀也都相同。在國際社會中,二人都把英國看作外向型國家,努力拓展英國的國際影響力,無論在經貿還是外交上都是如此。

  特拉斯對世界的認知與約翰遜如出一轍。二人在對待俄烏衝突上有著相同的觀念,並有類似的行動。約翰遜在俄烏衝突的戰火中前往基輔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會面以示支持,特拉斯則在愛沙尼亞視察英國軍隊時登上坦克拍照以表強硬。特拉斯是約翰遜政府政策的堅定支持者,這並非是單純地執行命令,而是在思想和認識上達到了高度統一。可以預見,特拉斯擔任首相後將繼續推動約翰遜的內外政策,進一步落實上屆政府的各項戰略佈局。

  化解英國社會危機是當務之急

  英國國內的社會危機已浮出水面,社會群體和有組織的工會正蓄勢待發向英國政府施加更大的壓力。律師罷工、鐵路工人罷工、“不付錢”運動等事件按倒葫蘆浮起瓢,輪番刺激著政府的神經。

  特拉斯獲勝後發表簡短講話,稱要把減稅、應對能源危機看作接下來的工作重點。實際上,這也是擺在英國人面前的嚴峻問題。英國與歐洲國家在俄烏衝突上共同採取製裁俄羅斯的政策後,均面臨因俄斷油斷氣帶來的國內油氣價格上漲,民眾生活成本提高,能源賬單金額翻了又翻。英國民眾正在組織發動“不付錢”運動,迫使政府快速解決這一問題。

  實際上,能源賬單問題背後是英國國內的高通脹。今年7月,英國的通脹率達到10.1%,再一次刷新40年來新高。然而通脹只是個開端,峰值遠未達到。通貨膨脹是過去兩三年來英國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所付出的代價,也是英國對外政策帶來的直接後果。

  伴隨通脹更嚴峻問題是英國經濟增速下滑。據日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統計數據,印度經濟在2021年最後三個月已超越英國,成為世界第五大經濟體,印度的領先優勢又在2022年頭三個月中進一步擴大。英國被前殖民地印度超越自然心中不是滋味,英印兩國經濟增速差距越拉越大,印度未來幾年的增速在7%左右,而英國的增速不僅今年是印度的一半,而且明年很有可能是負增長。英國人雖早有被印度超越的準備,但一旦成為既成事實也會引起國內民眾的不安和騷動。

  當前,英國經濟正在步入衰退,同時伴隨著高企的通脹率。英國似乎又回到了上個世紀70年代,但當時英國出現了撒切爾。而此時此刻,素有“撒切爾第二”之稱的特拉斯也開始登上舞台。只不過,其結果如何,尚待觀察。

  保守黨內部分裂危機依然不容小覷

  自卡梅倫之後,保守黨一盤散沙,黨內分裂愈演愈烈。保守黨內部分裂起源於卡梅倫與約翰遜的觀念之爭,也可以說是權力鬥爭。

  作為卡梅倫的政治夥伴,約翰遜曾對卡梅倫提供了大力支持。但約翰遜或許不願意在政治上只停留在倫敦市長的職位上,他在卡梅倫主導的脫歐公投上大唱反調,致使英國無意間走上了脫離歐盟的道路。約翰遜向卡梅倫公開叫板直接導致卡梅倫政府倒台,保守黨失去了數名年輕有為的悍將。

  繼任的特雷莎·梅無力彌合保守黨內部脫歐派與留歐派的紛爭。狀告政府、發起二次公投運動、軟硬脫歐、提前大選等事件相繼發生,最終特雷莎·梅因脫歐協議遭人質疑而被迫下台。保守黨再次失去了一個務實的班底。

  約翰遜終於上台了,他的確把脫歐問題給終結了,也給保守黨帶來了選票,贏得了大選。但保守黨內的可用之人已捉襟見肘,約翰遜不得不頻繁改組內閣,由於缺乏務實可信之人也只能把人員調換位置使用。約翰遜自身不守規矩,違反法律,最終也因用人失察被迫下台。但其關鍵問題在於,保守黨內部已無人可用。

  特拉斯接手的是一個被“洗劫一空”的保守黨,它已被颶風吹得七零八落。更有甚者,特拉斯不被保守黨下院議員看好,議員們的第一選擇是蘇納克。在整個保守黨內部,雖然特拉斯以相對優勢當上了保守黨領袖和未來首相,但她也是2001年以來黨內得票率最低的領袖,此前黨魁的得票率均在60%以上。另有民調稱,只有12%的英國人認為特拉斯會成為好首相,而52%的人認為她會做得很差。

  保守黨內部意見分裂,這在特拉斯政府下仍將是常態。特拉斯給自己執政的時間是兩年,她曾提到2024年大選。但在現實中,特拉斯政府能否挺到大選,這還是個問題,現在英國國內已有輿論在敦促提前大選了。

  當地時間2022年3月24日,比利時布魯塞爾,北約峰會將召開。英國首相約翰遜、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抵達會場。人民視覺 資料圖

  特拉斯政府對外關係前瞻

  目前來看,特拉斯會繼承約翰遜政府的大部分對外政策。“全球英國”仍然是脫歐後英國政客們樹立的一面旗幟,因為它不再是歐盟成員,只能重返國際社會,因此也只能說是全球的英國,“全球英國”是迫不得已的做法。

  英國最重要的對外關切仍在歐洲,尤其是俄烏衝突給歐洲帶來的麻煩。按照特拉斯的邏輯,英國會繼續以自由、民主等價值觀念引領烏克蘭,遏製並反擊俄羅斯。英國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切割會繼續推進,在俄邊境部署的防線會不斷鞏固,武器和資金也將持續跟上。這也符合特拉斯要把國防開支提高到3%的目標。

  英國不得不更加依賴美國,在國際社會上到處尋找如何與美國密切配合。鑒於英國經濟力量不斷下降,英國的國際投入和行動無法自主展開。英國會繼續抓住英美特殊關係不放,大力推進現有美國主導的各項機制,瞅準時機開拓新機制。

  (李冠傑,上海外國語大學上海全球治理與區域國別研究院英國研究中心智庫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